美元升值勢如破竹 金融市場無處可躲

美元升值勢如破竹 金融市場無處可躲 (圖:AFP)
美元升值勢如破竹 金融市場無處可躲 (圖:AFP)

美元指數 (DXY) 今年累計上漲 8%,而這股氣勢在不久的將來似乎仍不會被逆轉,並對金融市場和世界經濟各個層面造成破壞。

輸入性通膨

美元獨強,從英鎊紐元,G10 貨幣黯然,一些有龐大逆差的開發中 國家也承受龐大壓力。就連屬於避險族群的瑞士法郎也無法倖免於難,目前兌美元貶到接近 2020 年 3 月的低點。

雖然貨幣貶值通常有利出口導向的歐洲和日本,但效益隨著高通膨持續升溫而被抵銷,因為隨著企業的輸入性成本增加,進口的食品和燃料價格也上漲。

這些國家的央行——尤其是歐洲央行 (ECB) 和日本央行 (BOJ)——因為擔憂經濟成長而遲遲未升息,貨幣政策上的分歧讓這些貨幣壓力沉重。

金融情勢緊縮

美元升值是導致金融情勢緊縮的原因之一,而金融情勢緊縮代表融資更難取得。高盛編纂的金融情勢指數 (FCI) 顯示,該指數若緊縮 100 個基點,足以導致明年的經濟成長減損 1 個百分點。

FCI 從 4 月以來緊縮 104 個基點,影響因素包括股票和債券拋售,以及美元在這段時間升值逾 5%。

新興市場

歷來幾乎所有新興市場危機都和美元升值相關,當美元攀升,開發中 國家往往被迫緊縮貨幣政策以捍衛本國貨幣。如果不這麼做,通膨將加劇,償付美元計價債務的成本也會增加。

例如,印度本周意外升息,智利也以 125 個基點 (5 碼) 的升息幅度,讓市場出乎意料。

印度央行本周突襲式升息 40 個基點。(圖: AFP)
印度央行本周突襲式升息 40 個基點。(圖: AFP)

惠譽預估,新興市場的外幣政府債務占國內生產毛額 (GDP) 的中位數約三分之一,從 2013 年的 13% 明顯攀升。一些國家已向國際貨幣基金 (IMF) 和世界銀行 (World Bank) 求援,如果美元繼續升值,負債比將繼續升高。

這也讓投資人感到憂心忡忡,新興市場貨幣已經跌到 2020 年 11 月以來低點,要求持有新興市場美元債券相較於美國公債的溢價,今年來上升 100 個基點。

大宗商品

美元升值,通常會使美元計價大宗商品對非美元消費者來說更昂貴,進而抑制需求和價格。

目前由於俄烏戰爭和中國封控擾亂了大宗商品的生產和交易,上述問題尚未發生。但由於美元和美債殖利率狂升,開始威脅全球經濟成長,大宗商品的價格也感受到衝擊。

美元升值,通常也代表智利、澳洲和俄國等大宗商品出口國賺進更多外匯,但收益也會被機械和設備上升的成本吃掉。

摩根大通本周表示,已減持智利披索、祕魯索爾等貨幣的鋪險部位。

而對 Fed 來說,美元升值則能幫助緩和輸入性通膨。法國興業預估,美元每升值 10%,美國的消費者通膨可望在一年內下降 0.5 個百分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