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對聯準會有何意含?從提名人看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走向

拜登時代對聯準會有何意含?從提名人看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走向 (圖:AFP)
拜登時代對聯準會有何意含?從提名人看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走向 (圖:AFP)

準美國總統拜登 (Joe Biden) 近期為成立交接小組在尋找各領域專家上馬不停蹄,除了在財政、貿易方面招兵買馬外,聯準會人事也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儘管政權轉變不太可能直接影響利率與貨幣政策,但提名的理事人選可能左右未來金融監管政策。

聯準會主席人選

現任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 任期在 2022 年 2 月結束,拜登需決定是否繼續任命鮑爾,或另尋人選來帶領未來央行的利率、信貸與金融監管決策。

鮑爾在 2012 年歐巴馬時期加入聯準會理事會,並於 2018 年接受美國總統川普提名為聯準會主席,若未來續任,可以預期的是與川普時代相比,鮑爾與拜登的相處會更有序,對立情況少。

儘管鮑爾是前私募基金合夥人與共和黨成員,但他在 2018 年至 2019 年間面對川普批評良好應對,以及疫情爆發期間及時推出寬鬆貨幣政策,優異的表現受到美國兩黨好評。

鮑爾於 2018 年上任時,參議院以 84 張贊成票對 13 張反對票通過,因此若未來共和黨續掌參議院,將有助於提高鮑爾的連任機會。

儘管鮑爾評價良好,但考慮到他在銀行監管方面的政策與民主黨的分歧,拜登可能會面臨民主黨的內部壓力。

目前除鮑爾續任的可能外,若 Fed 理事布蘭納德 (Lael Brainard) 最終未如外界預期被拜登延攬為財政部長,有可能是新主席人選。

此外,外部分析人士認為前聯準會主席葉倫 (Janet Yellen)、亞特蘭大聯準銀行總裁波斯提克 (Raphael Bostic) 與歐巴馬時期經濟顧問佛曼 (Jason Furman) 都是可能的人選。

聯準會理事提名

總統影響利率政策的方式除了聯準會主席外,還包含其餘的 7 名理事,目前理事會有 2 席空缺,因川普提名的薛爾頓女士 (Judy Shelton) 與聖路易聯準銀行經濟學家 Christopher Waller 兩件人事案遲遲未決。

由於參議院擔憂薛爾頓的政策理念過於傳統,因此該提名案至今尚未通過,倘若最終政權交接時仍未通過,再加上拜登可能任命聯準會理事布蘭納德 (Lael Brainard) 擔任財政部長,屆時拜登將獲得 3 個理事的提名權。

不過,參議院的控制權也將左右拜登的提名是否能順利進行,如果共和黨人最後仍保留參議院多數席位,他們可以透過延遲或保留的方式來決定是否放行。

信貸政策

信貸政策方面,一般而言聯準會推出的緊急貸款等信貸計畫都需經過財政部批准,聯準會內部協商跡象顯示,未來拜登很可能會對疫情大流行期間提出的信貸政策進行調整。

儘管聯準會推出的緊急信貸規模不大,但確實扮演支撐經濟的重要角色,隨疫情反撲,聯準會正商討是否將年底到期的緊急貸款至少延期 3 個月以上。

不過,上個月美國財政部表態不支持其中聯準會提出的地方政府流動性融資計畫,不願為地方和州政府提供短期貸款,若參議院最終由共和黨控制,擔任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主席的參議員 Pat Toomey 贊成終止該計畫。

可以預期的是,若在年底前川普政府否決該計畫,屆時拜登則可以決定是否重新實施該計畫,以支持地方政府度過難關。

貨幣政策

聯準會在 9 月時推出平均通膨目標,並表態未來 3 年基準利率將維持低點,預料無論明年誰加入聯準會,都不會改變這項政策。

唯一的變數是拜登政府上任後新一輪紓困案規模。儘管紓困案規模需取決於參議院投票結果,但最終紓困規模大小都將影響通膨的上升幅度,因而左右聯準會的決策。

銀行監管

銀行監管將是拜登上任後最有可能大幅改變的部分。此前共和黨試圖放寬 2008 年後的金融法規,甚至提出比鮑爾上任時更激進的鬆綁計畫,然而這一切與拜登的政見大相逕庭。

時任聯準會副主席、負責金融監理的夸爾斯 (Randal Quarles) 因此飽受民主黨批評,他的任期將於 2021 年 10 月屆滿。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