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模型可預測、沒歷史可借鏡 現在市場已讓華爾街束手無策?

無模型可預測、沒歷史可借鏡 現在市場已讓華爾街束手無策? (圖片:AFP)
無模型可預測、沒歷史可借鏡 現在市場已讓華爾街束手無策? (圖片:AFP)

美股近日經常出現「跌到熔斷、漲到熔斷」的市況,這給市場上了一課,因為目前市場沒有歷史可以比較、沒有模型、沒有估值或獲利圖表,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每天都在造成更多城市和國家造成封城和企業停工,投資人或許認為已經見到了最糟糕的情況,但轉眼週一 (16 日) 道瓊指數又跌了 3000 點,誰又會知道接下來會是怎樣的場景?

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 首席市場分析師 Dave Lafferty 即表示:「我們不是專業醫療人員,且由於我們沒法對疫情的持續時間或嚴重程度構建模型,所以我們也就沒法估計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而我們沒法估計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也就無法對企業獲利和本益比建立模型。」

對於常常自信滿滿的華爾街投資者和交易員而言,這種無助可謂全新體驗。

在短短三週多的時間裡,標普 500 指數暴跌了近 30%,上一次要出現如此慘烈的年度跌幅,還要追溯到 2008 年。

S&P 500 本益比 圖片:Bloomberg
S&P 500 本益比 圖片:Bloomberg

正在調整預測的研究機構,往往幾天後又要再次調整,先前 2 月底時,高盛預計美國企業的獲利將零成長,而上週,高盛即表示未來兩季美國企業獲利將至少下降 12%;摩根大通分析師也下調了企業的獲利預期,瑞信分析師 Jonathan Golub 也下調了 S&P 500 指數的年底目標價。

投資機構 Canaccord Genuity 首席分析師 Tony Dwyer 則已完全放棄,暫停了對 S&P 500 年底目標價的預測,Tony Dwyer 直言,在目前的環境裡要給出預測,這已經變成不可能的任務,不僅僅是因為經濟停頓,也因為大規模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屬於歷史罕見。

CFRA Research 首席投資分析師 Sam Stovall 亦說道:「前景的不確定性已引發了市場的深層憂慮,我們所做的任何預測都不過是最佳的猜測罷了,而且往往依賴於與歷史的比較,而歷史雖然有很好的指導意義,但從來不是福音。」

而美股的估值下降,確實讓一部分投資人感到安慰,但也有其他分析師則不知道如何在一個零利率的世界中,對股票進行評價並算出估值。

Natixis 分析師 Lafferty 表示,目前環境已使得市場無法判斷企業未來的獲利價值,比如,聯準會模型 (Fed Model) 正暗示著當前美股的本益比是無窮大。

(註:Fed 估值模型 (Fed model) 是 Fed 在 1997 年發布的一種股市評價方法,也是國際上普遍認可的本益比評價方法,Fed 估值模型是將股票的收益與美國長期債券進行比較,該模型根據債券收益,來發出是否對股票進行買賣之信號。)

Lafferty 說道:「很明顯,我們已經到了一個利率、隔夜利率越來越低,無法證明本益比無限高合理性的時間點。」

Sundial Capital Research 總裁 Jason Goepfert 也認為,或許現在投資人應該完全放棄拿歷史來與現在的危機作比較。

Jason Goepfert 在一封致客戶信中表示:「投資者曾經面對過的一切,都無法與過去一週內的社會、財政、貨幣政策,還有股價和拋售力度相提並論,現在我們完全進入了一片未知的水域。」

(本文不開放合作媒體轉載)


延伸閱讀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