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差 美股反彈力道卻強?原因是這個

S&P500指數都是由超大型企業組成,且具備防禦與成長特性的科技與非景氣循環類股市值占比高達7成。(圖:AFP)
S&P500指數都是由超大型企業組成,且具備防禦與成長特性的科技與非景氣循環類股市值占比高達7成。(圖:AFP)

因為新冠疫情影響,全球經濟成長步入衰退已是不爭事實,但今年以來,美國 S&P500 指數累積跌幅並沒有如經濟一樣雪崩。法人認為,S&P500 指數由超大型企業組成,且具備防禦與成長的科技與非景氣循環類股市值佔比高,這些產業影響程度較小,甚至有些產業還因疫情受惠,所以,景氣敏感度較高的企業所承受的跌幅,被這些產業的報酬表現蓋過,這也是為何經濟前景黯淡,S&P500 指數卻依然能夠強力反彈的原因。

一場疫情,不僅讓生活亂了套,就連股市與經濟也脫鉤,路博邁總裁暨股票投資長 Joseph V. Amato 指出,新冠肺炎奪走許多寶貴的生命,打亂日常社交生活、全球供應鏈、就業市場、以及整個醫療衛生體系。 除此之外,這場疫情危機也打亂了股市與實體經濟活動之間的關係。

經濟復甦之路漫長又艱辛 恐將顯現資源分配不公

雖然美國 S&P500 指數上週再度大跌,但今年以來累積跌幅仍不到 15%。Joseph V. Amato 表示,儘管在 3 月中,S&P500 指數跌幅比年初至今多一倍,但這是典型經濟衰退時,通常會預期的跌幅而已。然而,投資人只要環顧一下全球經濟環境,就不難發現,眼前絕不是典型的經濟衰退,可以從全球主要市場即可看出。

就中國而言,Joseph V. Amato 指出,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與全球經濟成長的火車頭,第一季中國經濟成長率逼近 - 10%。歐元區與英國的第一季 GDP 成長率分別為 - 3.8% 與 - 2%,且這個數字還沒完全反映,全球經濟活動停擺對於英國與歐元區帶來的真正影響。上週五,美國公佈 4 月份工業生產指數並寫下 - 15% 的年增率,零售銷售數字亦負成長 22%。

此外,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一場疫情就摧毀美國耗費 10 年創造的就業數目,且就連失業也呈現分配不均的情況。聯準會主席鮑爾在上週對美國經濟發表悲觀的看法,並指出年薪在 4 萬美元以下的美國家庭,有 40% 家庭在 3 月份就有一個家庭成員失業。更糟糕的是:部分經濟學家認為 5 月份美國失業率可能會高達 20% 至 25%。

雖然全球經濟環境仍嚴峻,不過,Joseph V. Amato 認為,最壞的情況說不定已經過去。包括那些疫情的重災區在內,多數歐洲國家的經濟活動開始緩步解封。美國共有 29 個州,約佔美國 GDP40%,開始允許部分非必要的商業設施回復營業。現在,各國抗疫政策也出現重大的調整:除了救治病患,政府官員也開始討論該如何救百姓的生計。

儘管如此,Joseph V. Amato 也提醒,未來經濟復甦之路會相當漫長、艱辛,且會留下無法彌補的傷害,同時也將凸顯財富、醫療資源、與教育機會分配不均等各種殘酷的現象。面對種種分配不公的問題,接下來民眾可能會要求將更多經濟成長的果實分配給勞工,而不是由資本家獨佔。倘若分配不公的情況持續惡化,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可能會引發社會動亂。

美股指數 報酬特性大相徑庭

面對這種局面,S&P500 指數為何還能穩穩站上 2800 點呢?Joseph V. Amato 認為,觀察 S&P500 指數成分股,就會發覺此現象,一點也不奇怪。

他指出,部分指數成份企業-尤其是景氣敏感度最高的企業-受創程度與實體經濟不相上下。截至 5 月 15 日為止,今年以來金融產業累積下跌超過 30%,汽車產業的跌幅更是高達 40% 以上。

然而,這些景氣循環產業承受的跌幅,卻被其他產業的報酬表現蓋過,例如非景氣循環產業(例如健康護理與核心消費),或是原本是景氣循環股,但在這波疫情危機下有助於解決重大挑戰的企業(例如科技與電子商務企業,其中包括支持標準普爾 500 指數表現相對領先的科技巨擘)。

2000 年以來,具備防禦與成長特性的科技與非景氣循環類股佔 S&P500 指數的市值比重已攀升至 70%,且市場分析師預估這類型企業的第二季盈餘成長率僅負成長 13%,遠遠低於金融與景氣循環產業的 - 71%。

如此分散的報酬特性也出現在其他股票指數的身上。Joseph V. Amato 指出,S&P500 指數都是由超大型企業組成,但是美國 45% 的 GDP 都是來自員工人數不到 500 人的小型企業。不同於 S&P500 指數,由中小型企業組成的羅素 2000 指數今年累積跌幅已接近 30%。同時間,由大型企業組成的羅素 1000 成長指數的跌幅不到 3%,但是由小型企業組成、且金融與景氣循環類股佔大宗的羅素 2000 價值指數則下跌近 40%。

沒有一個股票指數毫髮無傷

簡單來說,Joseph V. Amato 認為,S&P500 指數不等於實體經濟活動。儘管新冠肺炎疫情似乎打亂 S&P500 指數指數與實體經濟之間的關連性,但是兩者之間的相關性本來就不算特別顯著。

故此,在經濟數據表現如此疲弱的同時,即便看到 S&P500 指數展現相當的韌性,毋須感到訝異。然而,這不代表 S&P500 指數能夠完全不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傷害。長期而言,金融市場終將反映經濟基本面。

Joseph V. Amato 指出,全球經濟活動要徹底擺脫疫情的陰霾,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且這段時間經濟活動承受的損失,也需要時間慢慢修復。面對如此嚴峻的經濟衝擊,即便是最具韌性的企業都可能在一個季度內損失兩位數的盈餘,自然也就不會有任何一個股票指數能夠毫髮無傷。未來 S&P500 指數將持續走在起伏震盪的道路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