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性短缺正癱瘓市場 FRA-OIS利差飆至8年多新高

流動性短缺正癱瘓市場 FRA-OIS利差飆至8年多新高(圖:AFP)
流動性短缺正癱瘓市場 FRA-OIS利差飆至8年多新高(圖:AFP)

全球主要資產市場不約而同暴跌之際,已經足以令投資人煩躁,但更令基金經理人難以應付的,是流動性的匱乏。

交易商表示,因為一天當中市場過於動盪,交易難度越來越大。美國 30 年期公債殖利率創下 1980 年代以來最大跌幅,美國股市開盤幾分鐘就觸發熔斷,此前金融狀況已經在以 2008 年危機以來最快的速度收緊。

在流動性不足之下,人們即使想賣出資產,也見不到買盤。野村資產管理的基金經理 Richard Hodges 說:「我還沒找到流動性,完全沒有。」

信貸和融資市場出現裂痕

最關鍵的風險指標—即遠期利率協議 (Forward Rate Agreement, FRA) 和隔夜利率互換 (Overnight Indexed Swap,OIS) 的利差,快速飆升至接近 60,為 2011 年以來最高,即使這與 2008 年 11 月金融危機高峰時的 170 左右相去甚遠,但一些中小企業可能未能意識到這個狀況,而造成危機惡化。

FRA-OIS 利差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FRA-OIS 利差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FRA 是一個未來利率交換的協議,其基準來自 3 個月期的 Libor 利率,影響著學貸、車貸到信用卡貸款等金融工具及商品的利率;OIS 主要則依據投資者交換固定利率和浮動利率現金流量的合約計算的。FRA-OIS 利差提供了另一種市場如何查看信貸狀況的參照,因為這表明交易者押注 Libor-OIS 的潛在價差在哪裡。

摩根大通策略師 Nikolaos Panigirtzoglou 在週日的報告中也警告,信貸和融資市場出現了一些非常嚴重的裂痕,如果這樣的變化在未來幾週和幾個月內得以持續,信貸問題可能會開始放大 COVID-19 疫情危機帶來的經濟影響。 

《Zero Hedge》報導認為,FRA-OIS 利差飆升通常基於 3 個原因—美國貨幣政策不確定性的風險溢價、最近銀行的信用違約交換 (CDS) 利差上升、為應對市場壓力而準備的資金需求,但無論基於何種原因,都意味著美元資金正變得愈來愈成為問題。

小摩:唯一救市的方式是正式的 QE

當然,因為意識到這一點,美國聯準會週一快速動作,增加了在附買回市場上提供的臨時現金數量。

不過,這明顯只是個治標的手段,因此 Panigirtzoglouk 在報告中主張,唯一可以使市場擺脫困境的,是聯準會推出一個真正的量化寬鬆政策。

Standard Bank 外匯策略主管 Steven Barrow 指出,流動性壓力點燃了的根深蒂固的恐懼情緒,「對市場而言,最壞的情況是美元流動性開始短缺,使槓桿融資的人陷入危險。

波動性飆升之下,衡量美國公債價格波動的美銀美林 MOVE 指數,週一躍升至 2009 年以來最高。

美銀美林 MOVE 指數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美銀美林 MOVE 指數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當市場進入自由落體狀態時,迫使人們瘋狂尋找買家,安本標準投資基金經理 Luke Hickmore 表示,現在投資人在市場看到有人出價就成交,這樣能夠賣出,但價格肯定不會令人喜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