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除了武漢肺炎 2020年還有這5大黑天鵝

2020年你不可不慎的5大黑天鵝 (圖片:AFP)
2020年你不可不慎的5大黑天鵝 (圖片:AFP)

全球金融市場經歷了豐盛的 2019 年,投資人的荷包可謂是收穫滿滿,而隨著時序進入了 2020 年,除了中國爆發出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已成為市場黑天鵝以外,知名總經調研機構 BCA 為投資人列出了「2020 年五大黑天鵝」地緣政治風險,而雖然這些風險發生的機率是接近 10% 至 15% 的「低機率事件」,但仍是不容投資人輕忽。

一. 中國爆金融危機:

在目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權在握的場景下,沒有制度上的制約,且下級官員也可能害怕諫言,那麼對於經濟的風險在於,一些社會上的負面資訊可能無法向上傳導,進而在管理決策上即容易出現「政策性錯誤」。

2020 年是北京當局針對金融系統性風險、汙染、貧困「三大戰役」的第三年,也是最後的收官年,其中第一場戰役即著眼在金融系統性風險上。

中國在面對內部影子銀行大幅擴張形成的信貸泡沫,已於前些年祭出金融去槓桿,盼緩解危機四伏的金融系統性風險,但是 2018 年中旬,中國卻遇上了美中貿易戰,這導致了中國經濟出現嚴重放緩,故為了支持經濟動能,北京當局也已對金融去槓桿之目標有所妥協,並在貿易戰期間內執行寬鬆的貨幣政策。

目前美中已簽署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在貿易戰和緩之下,已有跡象表明,北京當局對先前所實施的財政刺激已感到滿意,這可能使得北京當局將考慮重新收緊貨幣政策,一些中國貨幣供給量和信貸擴張可能出現見頂,雖然先前中國對影子銀行的打擊有所放緩,但非正式之貸款是仍在收縮。

綠線:3 個月期上海同業拆款利率 Shibor 減 7 天期之利差 虛線:利差 30 天期移動平均線 圖片:BCA
綠線:3 個月期上海同業拆款利率 Shibor 減 7 天期之利差 虛線:利差 30 天期移動平均線 圖片:BCA

展望後續美、中還有二階段的貿易協議,而中國在與美國溝通貿易協議的一大關鍵即是,需證明中國並未刻意採取競爭性貶值,因此今年上半年人民幣美元匯價,有可能超出市場預期的反向走升,但人民幣過度走升對中國經濟亦有可能將形成壓力,因這將收緊中國國內的金融環境,升值幅度若高於合理水平,也可能影響中國出口與實體經濟動能。

在中國可能減緩刺激政策的前景下,中國經濟現時的反彈趨勢,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失去動能,而黑天鵝的風險即在於,若再遇到較大的負面意外,那麼即可能引起中國內部的惡性循環,因中國金融與經濟已出現顯著失衡,經濟潛在成長力也在持續走弱,再加上國內外的政治阻礙,可能將導致中國企業違約率上升,雖然目前中國債券違約率是低於其他國家,但中國債券發行人將可能需要支付更高的風險溢價。

在岸人民幣公司債與各國公司債之利差 圖片:BCA
在岸人民幣公司債與各國公司債之利差 圖片:BCA

二. 美中「開戰」:

目前美國社會對中國威脅感正在與日俱增,此前 2014 年時,只有約 19% 的美國民眾認為中國是「未來威脅」,但目前該比例已快速飛升至 24%,與俄羅斯共列榜首;甚至在過去六年間,厭惡中國的美國人比例更是已自 52% 增加至 60%。

綠線:對中國感到友好的美國人比率 虛線:對中國感到厭惡的美國人比率 圖片:BCA
綠線:對中國感到友好的美國人比率 虛線:對中國感到厭惡的美國人比率 圖片:BCA

目前美國民眾的反中氣氛仍在持續當中,而反中國的旗幟亦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所剩不多的共識之一,故無論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何人當選,估計對中國的強硬立場將是難以改變,其中,美國總統川普若順利連任第二任任期,將可能加大對中國的貿易關稅壓力,以確保中國遵守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承諾,並為第二階段貿易協議取得更大籌碼,要求中國讓步。

而從中國內部來看,中國的反美情緒,也是在日益高漲,雖然中國對於媒體具有更大的掌控權,但是隨著近年來中國中產階級崛起,以及一黨制下的重獲民心舉措,皆令中國的民主主義情緒顯著增強,若美中進一步爆發衝突,北京當局可能難以抑制民眾的反美情緒。

另外,美中的另一個衝突核心即是「台灣」。

2020 年台灣總統大選,總統蔡英文以 817 萬的史上最高得票數連任成功,同時民進黨更是維持住立院最大黨的絕對優勢,顯示台灣人民的反中情緒亦是相當濃烈。

台灣估計將是美、中戰略衝突的重要核心,主要從三方面解讀:

  1. 北京方面不可能在國家安全,以及一個中國的原則之外妥協。
  2. 美國與台灣長期保持著國防關係,而台美雙方目前又正在交易大規模軍售案。
  3. 美國是否會為了台灣與中國開戰是一疑問,這可能存在著錯誤的計算空間。

總括來看,美中爆發軍事衝突會是最大、也是最嚴重的黑天鵝風險,但目前美國民眾的對於民主、自由的意識形態與 2014 年相比,是更加升溫,再加上貿易、安全、和其他與中國的分歧交雜,都正在挑動美中兩國的敏感神經。

三. 美國社會動盪:

美國的千禧世代和 Z 世代年輕人們,也正面臨著嚴重的學貸和信用卡債務壓力,而在川普上台以後,美國年輕人過去對政治冷漠的狀況也是大為改變,2018 年美國的期中選舉,美國 18 歲至 29 歲的年輕人投票率自此前的 18% 激升至 36%,投票率幾乎是翻了一倍。

以目前民調來看,雖然拜登 (Joe Biden) 是民主黨內呼聲最高的總統候選人 但是他並不受到千禧世代和 Z 世代年輕人們的喜愛,這將可能加強拜登於黨內初選勝出的不確定性,因此,拜登將需要在黨內初選時承諾「更左傾」,包括接受一位「激進派 (Progressives)」的副總統候選人,或是民主黨可能最後就推出一位激進派的總統參選人出線。

然而,無論是拜登「左傾」或是民主黨推出一名「左派」的總統候選人,這都可能被川普的死忠支持者視為是巨大威脅。

2020 年美民主黨黨內初選各總統參選人之支持率 圖片:BCA
2020 年美民主黨黨內初選各總統參選人之支持率 圖片:BCA

對美國來說,2020 年總統大選年估計將是特別暴力的一年,若拜登於 7 月贏得黨內初選,正式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民主黨內的極左派人士除了會感到震驚與憤怒之外,也可能會質疑選舉過程的背後炒作。

再者,若拜登進一步擊敗川普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那麼市場可能需要反思,在拜登擊潰川普之後美國政界與社會將可能出現何種反應,其中一種可能是,廣大的川普熱情支持者,可能會出現極高的民粹主義情緒。

四. 歐洲難民危機再起:

歐洲 2020 年並不存在著大選或是自政治危機來的黑天鵝事件,而歐洲較有黑天鵝可能的風險,將可能是難民潮重現。

對比 2015 年超過 100 萬的難民潮高峰人數,2019 年歐洲僅有 12 萬 5000 多名難民經由海路與陸路進入歐洲,這主要是因為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境內內戰已見緩和,另外,歐盟自 2015 年起在邊境加強執法,更是重要原因。

雖然歐洲難民潮人數重回 2015 年高峰的機率並不高,但是仍是重要的歐洲風險之一。

五. 俄羅斯農民起義

最後一個黑天鵝風險,則是俄羅斯所面臨的農民起義危機,而這也是最被市場低估的最大黑天鵝。

俄羅斯總統普丁 (Valdimir Putin) 在第四任的總統任期中,是更加深了對俄羅斯國內的政治控制,例如普丁於 2016 年成立了直接對普丁負責的國民警衛隊,任務就是負責處理俄羅斯的國內動亂。

而在對外政策上,普丁並未有太多對外國的冒進主義政策,例如在與 OPEC 的減產協議上,普丁是正遵守著 OPEC 會員國的減產規則,另外,普丁也向烏克蘭遞出和平的橄欖枝,刻意緩解長期的俄烏衝突,這些都意味著普丁在國際立場上有所克制,反倒更聚焦解決國內問題。

2019 年俄羅斯內部是曾經爆發過抗議衝突,最終受到警察暴力鎮壓、粗暴逮捕 1000 多人,堪稱俄國近年來最嚴重的鎮壓行動,只是這在國際媒體上較為少見,因為香港反送中的抗議規模更大、且更具話題性,但俄羅斯鎮暴警的鎮壓行動,很可能只是治標不治本。

另外,由於俄羅斯在過去的十年來持續保持著緊縮的貨幣政策,雖然俄羅斯央行近期已出手降息,但該國國內的融資環境仍是相當緊俏,這已傷害到了內需發展,且俄國政府還在削減退休金、提高增值稅,這些動作都導致了俄國實質工資成長放緩,國內需求下滑、零售銷售疲軟,雖然俄國政府已採取降息和放寬財政政策,但可能無法緩解經濟疲軟帶來的國內動盪。

在 2020 年伊始,普丁也已出手改組政府內閣,雖然從經濟改革的思考出發,普丁所啟動的內閣改組對經濟來說是一正面訊號,俄羅斯政府的貨幣和財政政策繼續為「超配」新興市場提供積極的基本面支撐,但是俄股的大幅上漲,很可能已低估了政治風險。

綠線:俄羅斯名目薪資年增率 虛線:俄羅斯實質薪資年增率 圖片:BCA
綠線:俄羅斯名目薪資年增率 虛線:俄羅斯實質薪資年增率 圖片:BCA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