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力拼超車台積電 專家直指企業文化轉型難題

英特爾力拼超車台積電 專家直指企業文化轉型難題 (圖:AFP)
英特爾力拼超車台積電 專家直指企業文化轉型難題 (圖:AFP)

全球大鬧晶片荒讓半導體業大賺一筆,但英特爾 (INTC-US) 上季淨利卻年減 21%,不僅晶片設計落後超微 (AMD-US),晶片生產也落後台積電 (2330-TW)。企管專家分析英特爾為何從遙遙領先到落後同業,並把關鍵指向難以快速扭轉沿襲已久的企業文化。

MarketWatch 報導,英特爾一直是全球最大晶片製造商,直到 2021 年被三星取代。雖然三星主要業務是記憶體晶片,和英特爾的微處理器不同,卻仍是英特爾地位衰落的象徵,瑞士洛桑管理學院 (IMD) 的「未來整備度指標」也顯示,英特爾在科技業的排名落到第 16 位。

IMD 管理與創新教授俞昊 (Howard Yu) 在 MarketWatch 專欄中指出,英特爾靠著自行包辦晶片設計和生產的模式,在電腦處理器市場取得巨大成功,直到發生典型的「破壞性創新」,英特爾沒有把握住行動設備起飛的大好機會,讓台積電順勢彎道超車。

台積電 IP 資料庫龐大

俞昊表示,英特爾當年選擇專注在高利潤、高品質晶片市場,把行動裝置晶片市場讓給競爭對手,導致英特爾漸漸地只能設法守住昂貴、耗電的電腦中央處理器 (CPU) 市場。

同時,隨著高通和蘋果向台積電下單,台積電因而在線上建立起強大的智慧財產權 (IP) 資料庫,包括自己和所屬價值鏈其他供應商的 IP。

如此一來,台積電可迅速告知客戶,從製造角度來看那些可行,並把這些知識融入設計規則。這種「資訊透明」讓台積電客戶可以從現有「選單」找到可用的東西,並把產品設計發揮到極致。

專家表示,台積電已建立起半導體業最可觀的「虛擬晶圓廠」。(圖: AFP)
專家表示,台積電已建立起半導體業最可觀的「虛擬晶圓廠」。(圖: AFP)

俞昊表示,台積電的智財資料庫已經逐漸成為整個半導體產業最龐大的一個,而且最厲害的是,工作流程協調都是透過「虛擬晶圓廠」(virtual foundry) 在線上完成,而這座虛擬晶圓廠包括效能模擬、電腦模型、即時回饋。在經年累月的優化下,台積電逐漸侵蝕英特爾的優勢。

台積電無需承擔推出新晶片的風險

台積電也無須承擔推出新晶片的風險,專心精進製造能力即可。舉例來說,假如某個高通的產品失敗,超微的產品仍有成功的機會,台積電只需在客戶之間切換產能。

對晶片設計公司來說,外包給台積電代表可以在設計方面大膽行動,如果晶片賣不好,可以隨時喊停,把剩下的問題丟給負責生產的台積電。這正是輝達 (NVDA-US) 從繪圖晶片變身人工智慧 (AI) 應用晶片佼佼者的策略,也是超微起死回生的關鍵。

企業文化轉型要快

反觀英特爾仍須確保每一種產品都有足夠的產量餵養每座工廠,英特爾在經營方面因而變得愈來愈保守。

英特爾的毛利 (總營收扣除總生產成本) 十年來一路下滑。對科技公司來說,最大危險在於無法盡快開發出領先的產品,只能退回到銷售大宗產品的處境。

俞昊指出,對英特爾執行長季辛格 (Pat Gelsinger) 來說,挑戰在於如何快速扭轉過去以自給自足為傲的公司文化?季辛格宣告要重振代工業務,但如何能花一年就轉型為協作組織,而不必耗費十年光陰,仍是有待回答的問題。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0.00%

$10,000

原投組報酬率

0.00%

$10,000

投組標的成分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