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再度轟炸特斯拉!分析師:快逢低買進

空軍再度轟炸特斯拉!分析師:快逢低買進 (圖片:AFP)
空軍再度轟炸特斯拉!分析師:快逢低買進 (圖片:AFP)

特斯拉 (TSLA-US) 長期以來是賣空者的熱門標靶, 但在 2020 年空軍大失血後一度撤退並沉寂一段時日,如今空軍又再度回來襲擊特斯拉,但分析師認為,此時正好逢低買進。

回顧

特斯拉股價高於其他車廠,且執行長馬斯克 (Elon Musk) 有破壞王的素質,加上從零開始建立一家企業本就艱困,更何況還是一家成本如此高的企業,例如現在電池仍較汽油成本高許多,綜合這些因素,特斯拉容易成為放空標的。

特斯拉 2019 年空單餘額大於 30%,而當時 S&P 500 平均空單餘額僅 2% 左右,可見當時投資者高度看跌特斯拉股票。

但馬斯克成功讓特斯拉持續獲利,令股價飆升,2020 年漲幅約 743%,激起大批空頭回補交易,特斯拉空單餘額一度低於 6%,甚至特斯拉還有一些可轉換債券。

空軍回防

電影《大賣空 (The Big Short)》原型、著名大空頭 Michael Burry 旗下避險公司 Scion Asset Management 公布最新 13F 報告,首季押注 5.34 億美元放空特斯拉,令特斯拉週一股價下跌 2.2%。

然而,New Street 分析師 Pierre Ferragu 捍衛特斯拉股的獲利能力,建議投資者趕緊逢低買進。

看跌的分析師通常會指出,特斯拉的獲利還包含了碳排額度的銷售收入,一旦其他車廠也生產更多電動車後,「碳權之王」特斯拉的地位就會動搖,但巴倫商周否定這樣的看法。

為了達成減碳目標,歐盟規定車廠需要降低碳排放量。難以達成目標的車廠,為了不被罰款或停工,會向其他車廠購買「碳權」,也就是碳排放量額度。

一旦全球電動車銷售量增加,縮限了特斯拉碳排額度的銷售時,特斯拉電動車擁有比同業更低成本的電池,且各國政府對電動車的支持也正在增加,而不會下降,這也將讓特斯拉受惠。

Ferragu 對於碳權的銷售減損沒有太多著墨,他聚焦在特斯拉的獲利能力,亦即自營運中的資產所得的現金回報。特斯拉 2020 年在其營運中資產所得的回報約 20%,Ferragu 認為該回報已經超越德國 BMW 和福斯等同業。

但 Ferragu 確實將碳權納入其分析,「這分析當然不含所有監管信用,這是我們在觀察特斯拉財務表現時一直忽略的一點。」

Ferragu 對特斯拉的預測模型為營運現金流 44 億美元,不含碳權額度的銷售,相較由工廠、設備和周轉資本 (庫存和營運業務所需的現金) 組成的營運資產為 238 億美元

但營業現金流確實不包括基於股票的報酬,因為這是非現金項目。特斯拉有很多基於股票的薪酬,主要是給執行長馬斯克,此外,特斯拉的工廠和設備具有優勢,特斯拉於 2010 年向通用汽車 (GM-US) 買下加州 Fremont 工廠。

同時,特斯拉也靠投資賺取現金,Ferragu 相信一切正在改善。展望 2023 年,他的模組是營業現金流 163 億美元、營運資產 469 億美元,亦即 38% 的收益。Ferragu 估計特斯拉 2023 年的年度交車量 200 萬輛。

Ferragu 是特斯拉多頭,給予買進評級,其目標價為 900 美元,較現行股價隱含漲幅 50% 以上。

由於特斯拉股價近日承壓,迄今已較 52 週高點下跌約 34%,且過去 3 個月跌幅約 25%,因為利率上升和特斯拉投資比特幣令投資者擔憂。

但即使空軍來襲,也不會動搖 Ferragu 的決心。


延伸閱讀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