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導致蘋果價格上漲

※來源:華爾街見聞
蘋果執行長庫克。(圖:AFP)
蘋果執行長庫克。(圖:AFP)

蘋果周四(11 月 1 日)發布了 2018 財年 Q4 業績(編註:即 2018 年第三自然季度)。財報顯示,蘋果第四財季凈營收為 629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525.8 億美元增長 20%;凈利潤為 141.2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107.1 億美元增長 32%。

根據 Refinitiv 的調查,華爾街分析師預計蘋果公司的收入為 615.7 億美元,每股收益為 2.78 美元

蘋果銷量大規模增長的日子似乎已經結束,但平均售價(ASP)的上升或許能幫助蘋果獲取更多利潤。

以下為電話會議摘要:

BofA(Bank of America,美銀美林) 分析師:管理層可否分享一下公司在部分新興市場面臨的挑戰?

庫克:目前新興市場的壓力主要來源於土耳其、印度、巴西和俄羅斯,這些地區的貨幣在近幾個季度里存在不同程度的貶值,這也導致蘋果產品定價的相對「升高」。蘋果在這些地區的發展態勢近期呈現出我們不願看到的走向。第四財季印度的業績幾乎保持不變,這與我們的對這個市場的預期大相徑庭,因為我們預計印度在這個季度可以迎來一個迅猛的增長。巴西業務與之前相比某種程度上有下滑。我想每個新興市場都有自己不同的故事。

提及中國,我不想把它放到剛才的分類里,因為在上個季度我們在中國的業績表現十分積極,有了 16% 的增長。尤其是 iPhone 的銷售額增長率達兩位數,其他品類的也都表現優異,並且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公司的整體表現。

對於 Apple store,這裡主要有兩類重要利益群體,一個是用戶一個是開發者。蘋果為用戶群體創造了最好最安全的渠道來獲取應用程序,為了實現這個我們會經過嚴格的審核流程,每周要檢查數十萬的新應用以及已有應用的更新。一旦發現問題,我們就會去及時溝通解決。除此之外,我們還為每位用戶創造了安全的支付模式,保證用戶在支付應用程序和訂閱時個人資訊得以保護。對於開發者,我們為他們提供了大量開發工具、程序、軟體包等,並成立了一個開發者關係團隊。幾個月前我們開始進行與開發者之間的市場營銷活動。之前盧卡也提到,這些開發者貢獻了將近 0.3% 的服務營收。在 Apple Store 目前有上百萬的應用程序和 4.5 萬訂閱應用,因此,訂閱業務也是很可觀的業務板塊。

BofA(Bank of America,美銀美林) 分析師:關於蘋果醫療,自從蘋果手錶推出後,公司就開始大力推行醫療健康業務,管理層怎麼看待蘋果在這個領域的未來發展?從蘋果手錶延伸出的醫療健康會成為下一個訂閱服務嗎?

庫克:蘋果在醫療健康領域有很大的機會。縱觀蘋果這幾年在該領域的發展軌跡,我們可以看到蘋果在不斷推出新產品的同時也在推出非商業化的服務內容。我在這裡不想過多的探討未來,因為這樣你們就會知道我們正在做什麼。但是可以說的是醫療健康行業是我們目前最感興趣的板塊。

Cross Research 分析師香農 - 克羅斯(Shannon Cross):我注意到財報上營收額有大約 40 億美元的浮動區間,管理層可否分享一下主要原因?

盧卡:當大家看這個財季的報告時要注意以下幾點。首先,新 iPhone 的發布時間。今年我們的新 iPhone 是在第四財季開始出售,而去年的 iPhoneX 則是在第一財季,這一時間上的差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們財報上收入的數字。第二,在過去的 12 個月裡,其他國家的貨幣較美元相比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貶值,因此在匯率換算的時候會造成一些影響。在今年第一財季,由於外匯疲軟為我們帶來了將近 20 億美元的損失。第三,六個星期前我們發布了眾多新產品,到目前為止收穫了大量積極的評論,但是對於市場需求量還並不確定。最後一點,剛才庫克也提到了,在一些新興市場由於受到宏觀因素的影響,導致我們業務的表現充滿了不確定性。這些是我們營收區間的主要原因。

Cross Research 分析師香農 - 克羅斯(Shannon Cross):我注意到財報上營收額有大約 40 億美元的浮動區間,管理層可否分享一下主要原因?

盧卡:當大家看這個財季的報告時要注意以下幾點。首先,新 iPhone 的發布時間。今年我們的新 iPhone 是在第四財季開始出售,而去年的 iPhoneX 則是在第一財季,這一時間上的差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們財報上收入的數字。第二,在過去的 12 個月裡,其他國家的貨幣較美元相比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貶值,因此在匯率換算的時候會造成一些影響。今年第一財季,由於外匯疲軟為我們帶來了將近 20 億美元的損失。第三,六個星期前我們發布了眾多新產品,到目前為止收穫了大量積極的評論,但是對於市場需求量還並不確定。最後一點,剛才庫克也提到了,在一些新興市場由於受到宏觀因素的影響,導致我們業務的表現充滿了不確定性。這些是我們營收區間的主要原因。

Cross Research 分析師香農 - 克羅斯(Shannon Cross):之前管理層提到會對財報上的數字作出一些定性評論,請問會是怎樣的評論?

盧卡:我們今年取得了很多可喜的進步,比如可以為用戶提供更好的使用體驗,讓他們可以更加滿意我們的產品與服務。縱觀公司近三年的財務表現,就會發現收入、利潤和股價的波動其實如季度銷量並沒有太大關係。正如剛才所提到的,蘋果產品的平均定價是在不斷上升的,如果就只關注每個季度的銷量其實並不能完全反映出公司業務的具體情況。我們在這裡無法給出具體的銷量數據,當然其他的競爭對手也不會公開具體的季度銷量。之後我們會對銷量做出一些定性評論,為投資者公布更多相關數據。

庫克:補充一點,盧卡剛才說到會站在公司的層面上作出一些評論的補充,但是我們的財務報告數據及展望是並沒有改變的。

Piper Jaffray 分析師邁克爾 - 奧爾森(Michael Olson):管理層可否透露一下對 iPhone XS、iPhone XS Max 和 iPhone XR 需求量的預測?

盧卡:iPhone XS 和 iPhone XS Max 目前受到了市場十分積極的響應,iPhone XR 在五天前剛剛開售,所以我們幾乎沒有相關數據可以進行分析預測。

Piper Jaffray 分析師邁克爾 - 奧爾森(Michael Olson):管理層剛才提到蘋果服務業務這個財季貢獻了很可觀的營收額,並且增長十分迅猛,管理層可否做進一步分析主要的積極帶動因素有哪些?

盧卡:正如剛才所提到的,第四財季蘋果在服務業務上取得了許多歷史突破:蘋果音樂、雲運算、Apple Store、醫療健康以及蘋果支付等業務均有十分優異的表現。在未來這些業務板塊預計還會有更大的商業化空間。當然,我們也在不斷的提升產品質量、增加產品品類。預計到 2020 年,蘋果服務產品營收將會翻一倍。

庫克:就在一年前,我們推出了 ARKit 1,之後又升級推出了 ARKit 2,這些為蘋果帶來了更多的開發者。當然我們目前還處於較為初期的階段,之後我們有信心會越來越好。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凱瑟琳 - 休伯蒂(Kathryn Lynn Huberty):對於剛才提到的這些宏觀因素對蘋果業務的影響,公司是否會因此對供應鏈進行整改?如果這樣去做了,是否會對公司的整體業務和營收造成重大的影響?

盧卡:實際上我們的產品是在世界各地進行生產的,比如美國、日本、韓國和中國。所以一件產品實際上背後是有「很多雙手」在支持的。我對全球供應鏈是持有十分積極的態度的,儘管隨著一些外界因素的影響,溝通變得更加複雜,但是我想,通過大家的共同的努力我們的業務不會受影響,大家都會從中獲益。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