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中間價報6.8894上調52點 結束連續6日調貶

人民幣中間價報6.8894上調52點(圖:AFP)
人民幣中間價報6.8894上調52點(圖:AFP)

    美元面臨嚴峻考驗,人民幣中間價報 6.8894,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 6.8946 ,上調 52 點,結束連續 6 日調貶,在岸人民幣上一交易日收報 6.8960。

      美元面臨嚴峻考驗 

  週四美元指數一度短線下挫逾 30 點,刷新日低至 96.32,歐元 (1.1385, 0.0011, 0.10%) 和人民幣等主要非美貨幣則全線反彈,不過由於中美貿易談判結果仍存在不確定性,市場風險並未從根本得到改善,隨後美元跌幅大幅縮減。同時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均發表了利好美元言論,但畢竟消息面整體利空,美元多頭面臨嚴峻考驗。

  人民幣匯率近 “7” 反轉恐難再次上演

  2016 年末、2017 年初,人民幣在將要 “破 7” 時上演反轉,很重要的一個背景是美元走勢出現反轉。

  美元指數在 2017 年 1 月 3 日創下 103.82 的十餘年新高之後,轉身下行,這輪跌勢一直持續到今年 2 月,美元指數在最低跌至 88.25 之後企穩。

  2018 年以來非美元貨幣對美元多有所貶值。上半年阿根廷比索、俄羅斯盧布、印度盧比、巴西雷亞爾、南非蘭特美元均出現較大幅度貶值。最近,土耳其里拉兌美元急跌,更一度震驚全球市場。

  這一輪新興市場貨幣貶值,既有個性因素,還有共性原因,美元再度走強令不少非美貨幣承壓。如果美元此時 “剎住車” 甚至“掉個頭”,對一眾新興市場貨幣來說,或可一解“燃眉之急”。

  目前市場對美元走勢存在一定分歧,主要在於 “還能漲多少”,而不是 “會跌多少”,大多數觀點不認為美元會立刻逆轉升勢,再度快速走弱。

  分析人士稱,2016 年美元大幅升值,靠的是預期;現在,靠的是事實。美國經濟表現較為強勁,美聯儲漸進加息、縮表,鞏固了美元相對利差優勢,一些原先流向新興市場的 “熱錢” 回流美國。美國減稅政策也在吸引海外美元回流。同時,美國縮減對外貿易逆差的訴求比較強烈。這些意味著全球美元流動性在趨勢性收縮,將支撐美元匯率。

  2016 年末,人民幣能夠在 7 元附近 “穩住”,原因還包括中國經濟穩中向好、貨幣政策回歸穩健中性、市場利率走高、外匯逆週期調控力度加大。在美元漲不動的同時,這些內部因素,也給予人民幣匯率企穩的支撐。

  央行 8 月 10 日發布的二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指出,未來一段時期,經濟保持平穩發展的有利因素仍然較多。也要看到,制約經濟持續向好的結構性、深層次問題依然存在,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高質量發展任務艱鉅繁重。

  針對當前經濟金融運行中出現的新情況、新變化,貨幣政策加強預調微調,經濟政策在邊際上有所放鬆。今年以來,央行 3 次實施定向降準。本月上旬,貨幣市場利率整體跌至 2015 年三季度低位水平,帶動短債利率走低,中美 3 個月期國債利率形成 “倒掛”。

  與此同時,央行已基本退出常態式外匯干預。這從官方外匯儲備和央行外匯占款變化上也能反映出來。在二季度以來,人民幣美元持續貶值的情況下,官方外匯儲備、央行外匯占款變化並不大,甚至有小幅上升。這說明,央行並沒有通過大量拋售外彙來抑制匯率貶值。

  這樣也使得這輪人民幣跌得比以往更快。統計顯示,今年在岸人民幣美元匯率從 6.28 跌到 6.90,用了 4 個半月。在 2015-2016 年那一輪,則用了 15 個月。正是因為央行減少了乾預,使得市場供求因素在匯率形成中起到更大作用,人民幣匯率彈性明顯增強。

  “本輪人民幣匯率走低速度較快,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匯率彈性的提升。” 招商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謝亞軒稱。

  央行二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明確表示,人民幣匯率主要由市場供求決定。不搞競爭性貶值,不會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