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花費了十年 希臘終於走出了衰退
※來源:華爾街見聞

希臘經濟逐漸復甦。(圖:AFP)
希臘經濟逐漸復甦。(圖:AFP)

在結構性改革、外部經濟環境好轉等因素助推下,希臘經濟也逐漸復甦。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對希臘經濟的最新評估中表示: 「經歷了一次深度而持久的萎縮之後,經濟增長終於回到了希臘」。

GDP 數據表明,希臘可能已經走出了衰退。2017 年,希臘經濟增長 1.4%,IMF 預計,2018 年希臘 GDP 增長率將上升至 2%,2019 年將增長 2.4%。

同時,希臘的第三輪也是最後一輪救助計劃也將在今年 8 月退出。第三輪救助協議於 2015 年由希臘政府與國際債權人簽訂,債權方同意在希臘履行一系列改革承諾的基礎上,向其提供 860 億歐元救助資金。

在一定程度上,希臘的復甦受益於外部環境好轉,尤其是歐元區經濟普遍強勁增長。2017 年歐元區經濟增長十年來最快。但 IMF 表示,這也歸功於希臘自身痛苦的結構性改革,大規模宏觀經濟穩定的努力。

那麼,希臘經濟是柳暗花明了嗎?

悲觀的觀點認為,考慮到國際貿易局勢惡化、失業率居高不下、希臘財政將被迫長期維持緊縮、聯準會引領國際金融緊縮等幾方面看,希臘經濟前景依舊不容樂觀。

希臘經濟只是緩刑 而非赦免

IMF 通過將希臘經濟蕭條與其他和平時期的主要經濟蕭條對比發現:希臘過去十年經歷的經濟蕭條,深度和 1929 年爆發的經濟大蕭條相當,持續時間還要更長。它現在是和平時期最大的蕭條。

希臘經濟蕭條與其他主要和平時期經濟蕭條對比 (圖源:IMF)

事實上,長達十年的經濟蕭條使得希臘經濟依舊是千瘡百孔、遍體鱗傷。高失業率依舊困擾着希臘。希臘 25 歲及以上成人失業率在衰退最嚴重時,達到 25%以上,目前仍然超過 20%,而青年失業率則高出兩倍。

IMF 還稱,2016 年結構性失業(商業周期中平均超過工作崗位數量的人數)比例為 15%,預計將在未來二十年內逐漸下降。希臘許多年輕人找到工作時,可能已經步入中年。換句話說,經濟蕭條毀了希臘整整一代人。

同時,目前國際貿易環境逐漸惡化,出口下滑導致 2018 年歐元區 GDP 連續兩個季度下滑,第二季 GDP 季環比初值 0.3%,創兩年最低,希臘經濟也難免受到波及。

而且,希臘的財政狀況仍然極不穩定。IMF 預測顯示,希臘絕對沒有財政擴張的空間,儘管有迫切的需要,尤其是為了緩解極高的貧困率。希臘仍有四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但是,希臘政府被迫接受嚴格的財政目標的束縛,幾乎要無限期地維持財政盈餘,以換取歐元區債權人一攬子債務減免。

歐元集團 2018 年 6 月 22 日的聲明顯示:歐元集團歡迎希臘承諾在 2022 年之前保持 GDP3.5%的財政盈餘,未來繼續確保其財政承諾符合歐盟財政框架。歐盟委員會分析表明,這意味著在 2023 年至 2060 年期間,平均主要盈餘占希臘 GDP 的 2.2%。

實現這一比例的財政盈餘,不僅取決於保持財政審慎,還依賴強勁的 GDP 增長。福布斯作者 Frances Coppola 表示,如果希臘經濟增長步履蹣跚,那麼主要盈餘目標將不達標,希臘政府將被迫加稅和削減公共開支,這又將進一步加劇經濟下行趨勢,陷入惡性循環;下一次經濟衰退不可避免會到來,而主要財政盈餘卻需要維持四十多年,希臘將再次通往大蕭條之路。

實際上,IMF 也不認為歐元集團設想的財政盈餘遠期是可以實現的。它表示,在這麼長時間內實際可維持的最大盈餘為 GDP 的 1.5%。如果它是正確的,那麼希臘的財政可能很快就會出現重大惡化。

風險還不止於此。希臘目前的債務利率非常低。但當歐元區債權人持有的債券到期時,它必須在金融市場上再融資,如果可以的話。Frances Coppola 稱,可以肯定的是,希臘再融資將需要支付更高的利率,這將對希臘償債能力構成威脅。實際上,聯準會引領的全球金融緊縮,對於希臘沉重的債務而言,也絕非是好消息。

IMF 駐希臘代表團團長 Peter Dohlman 說:「希臘需要同時實現高 GDP 增長,並在多年內實現大規模的初級財政盈餘,使公共債務處於下行軌道。」

Frances Coppola 表示,由於 IMF 評估人員堅持認為大規模的初級財政盈餘會拖累希臘經濟增長,因此不難推斷出 IMF 認為希臘最終需要更多的債務減免;雖然歐元區對此不會喜聞樂見,但 IMF 可能是對的,這也意味著希臘只有緩刑,而不是赦免。Frances Coppola 說:

在幾年後,當希臘再次面臨債務違約和退出歐元的選擇時,債務減免的代價幾何?

除非歐元區各國政府改變主意,否則要價會更高,或許還會出現另一次大蕭條,希臘確實將要承受更多痛苦。

「一帶一路」為希臘經濟注入新活力

長期以來,希臘經濟的重要支柱是旅遊業,每年來希臘的外國遊客約 1600 萬人次,超過希臘的總人口數。旅遊業每年為希臘帶來約 140 億美元的收入。

但有分析認為,隨著越來越多的項目在巴爾乾地區落地,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正為希臘經濟注入新活力,希臘也將成為「海上絲綢之路」中關鍵的一環,成為歐亞非運輸的樞紐,吸引更多的投資。

對於前往歐洲的中國船隻,通常在穿越蘇伊士運河之後,再開往鹿特丹或漢堡等歐洲北部港口,但希臘比雷埃夫斯港(下稱比港)地理位置相對接近亞洲,如果巴爾乾地區能夠提供現代化的公路和鐵路,將是一個更具吸引力的選擇。

2013 年 2 月底,希臘政府將比港的鐵路站連接上了歐洲鐵路網路,並已經開始了實際營運。2014 年 12 月,中國、匈牙利、塞爾維亞、馬其頓和希臘共同宣布,將匈塞鐵路南延,將一同建設「中歐陸海快線」。這條快線南起希臘比港,經馬其頓斯科普里和塞爾維亞的貝爾格萊德,北至匈牙利布達佩斯,其中塞爾維亞段已於 2017 年 11 月開工建設。

這條線路比中歐之間傳統的經過直布羅陀海峽繞道大西洋,在鹿特丹港或者德國漢堡港上岸,再經鐵路運輸到歐洲腹地的路線,大約要節約 8-12 天左右的時間;比先海運至斯洛文尼亞科佩爾港,再經公路運至布達佩斯節省了 5 至 6 天。中國的貨物可以經過希臘進入歐洲腹地,同樣的,歐洲的貨物也可以經希臘出口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地區。

這項計劃已經吸引了華為、惠普、現代和索尼等大型公司在比港開設物流中心,並將該港口作為其在中歐、東歐以及北非的主要配送中心。

根據希臘經濟和工業研究基金會報告顯示,單單是比港這一個項目帶來的產業聯動效應,未來每年將為希臘經濟帶來額外 51 億歐元的長期收入,到 2052 年前將累計增加 12.5 萬個就業機會。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