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制裁伊朗 美國對歐洲也要「大義滅親」了
※來源:華爾街見聞

川普在5月8日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圖:AFP)
川普在5月8日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圖:AFP)

美國進一步推開對伊朗的制裁部署,已經開始瞄準歐洲公司。

周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對 CNN 稱,歐洲政府「有可能」會受到美國的制裁,這取決於歐洲政府的舉動。「我想歐洲人會發現,和我們站在一起是符合他們的利益的。」波頓稱。

川普在 5 月 8 日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將尋求對伊朗採取「最高級別」的經濟制裁,任何幫助伊朗獲得核武器的國家都將面臨制裁。

新上任的美國駐德大使已經在 8 日就職當天,發推要求在伊朗開展業務的德國企業「應當立即停止經營」。

5 月 10 日,美國財政部周四追加制裁 6 名個人和 3 家實體,懷疑他們作為掩護公司向伊朗革命衛隊輸送了數億美元的資金。

目前,英國、法國和德國都相繼表態,將留在伊核協議中。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正在前往伊核協議的締約國進行外訪,伊朗新聞電視台稱,扎里夫希望通過此訪了解各方對留在協議內的態度是否堅定與嚴肅,伊朗將據此決定最終去留。

美方若對伊制裁 歐洲企業更受傷

如果美國正式開啟制裁,歐洲公司會受到的影響會比美國公司要更大。傳統上歐洲公司就和伊朗結交更為密切 2016 年對伊朗的制裁逐漸接觸後,歐洲公司是最主要的回歸與伊朗合作的群體。

法國外交部長上周五稱,已經為法國企業申請更長的制裁豁免期。2017 年,法國原油公司道達爾(Total)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簽訂了長達 20 年的合作協議。

2016 年,法國汽車製造商標緻雪鐵龍和伊朗第一汽車製造商成立合資公司,計劃年產 20 萬輛汽車。德國西門子公司同年也和伊朗簽署了關於發展伊朗鐵路的多項協議。

德國外交部長此前也承認,保護歐洲企業免受美國的潛在制裁或許很難。

要避免大規模的制裁重現,美國方面的訴求是讓伊朗重新談判協議。

美國敦促伊朗方面停止對黎巴嫩真主黨的支持(該黨派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停止向也門胡塞武裝組織提供武器(該組織不時對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發布導彈攻擊,而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結束對美國及其盟國的網路攻擊、停止在波斯灣對美國軍艦的威脅,不再威脅要摧毀以色列。

儘管美國國務卿釋放了積極信號,稱有希望在未來幾天、幾周內,達成一個真正有效的協議,「保護世界免受伊朗不良行為的影響,不僅是他們的和計劃,還有他們的導彈和惡劣行為」。

但美國的上述要求過於強硬,從目前伊方的表態來看,伊朗對於拒絕修改協議的態度並未鬆動。

中國的角色

中國是伊朗核協議的六個締約國之一。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上周訪華,開啟「挽救伊核協議之旅」第一站。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與伊朗外長會談時稱,中國將與有關各方保持溝通協調,本着客觀、公正和負責任態度,繼續努力維護全面協議。

美國退出伊朗和協議後,對於中國可能受益於此的觀點就紛紛不絕。原油重地伊朗失去與美國的合作,可能是人民幣計價原油的好機會;路透社還報導稱,道達爾如果被迫退出伊朗,此前在伊合作項目的第三方合作者中石油,可能會接手道達爾的股份。

同樣地,更多的歐洲公司不得不在制裁壓力下退出伊朗,也會是中國企業的機遇。新華社英文報導提到,上周四,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至伊朗首都德黑蘭的貨運專列開通,首列列車當日運載 1150 噸葵花籽發往德黑蘭。

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中國開通這條火車路線,引發各方對中伊經貿關係的積極解讀。

不過,《環球時報》援引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所研究員、中國中東學會常務理事殷罡觀點稱,此次美國政府表現得相當強硬,透露出會對所有與伊朗進行經貿往來的企業實施制裁的信號;在當前複雜的國際形勢下,中國會慎重選擇,顧全大局。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