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貨車司機「人在冏途」 每天運貨像「撞大運」

中國公路交通承擔全社會70%以上貨運量。(圖: AFP)
中國公路交通承擔全社會70%以上貨運量。(圖: AFP)

中國疫情爆發後,如何在防疫之際,做好保障供應,成為擺在各地政府和交通運輸部門面前的一道難題,這不僅僅涉及上海數千萬人的生活物資,也決定企業是否能在閉環中繼續運作。

中國公路交通承擔全社會 70% 以上貨運量,是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動脈」,但近期受疫情影響,很多貨車駕駛人員拉的貨物堵在跨省公路上。

第一財經報導,一家位於上海嘉定安亭的跨國汽車供應鏈企業負責人說:「因為疫情管控原因,大量外地車輛拿不到進上海的通行證,我們就安排一些運輸車輛到進上海的高速公路上去接應,但是每天接貨都像是『撞大運』,因為很可能發過來的好幾車貨,一車也運不到。」

這位企業負責人表示,這些從外省拉過來的貨之所以運不到,原因是一路上貨車會面臨多次攔截,「很多地方都設了道路關卡,要求核酸,要等結果出來才可以放行通過,這就耽誤了時間,我們經常派好車輛去接,結果空手而歸」。

這些風險都由企業承擔。這位企業負責人無奈地說:「運費已經是其次考慮的了問題了,每天都是好幾千的在漲,現在的運價是我們合同價的 10-15 倍,有些地方甚至 20 倍以上,每天還在漲,關鍵是這些錢最後還都打了水漂。」

目前全國各地提出各種花式政策,層層加碼,違規設置防疫檢查點,擅自阻斷運輸通道。

這些規定除了出示通行證、綠碼、行程碼、24 小時核酸報告,還包括提前申請各種當地碼,以及貼封條、不讓司機下車。很多貨車駕駛人員辦了通行證,但仍不能下高速公司,通行證形同虛設,各地互不承認。

這位企業負責人並表示,現在政策「一天三變」,每天各地交通通告上百條。他說:「長三角地區的道路和高速(公路)到處堵、到處卡。大部分高速(公路出)口滯留大量車輛和司機,由於各種原因而下不了高速。很多司機被封(在)車內,數日無水無口糧,連廁所都不敢,因為怕被扣、被拘。」

這家汽車供應鏈廠商生產車用連接器產品,供應國內外市場,超過 70% 上游供應商分布在長三角、深圳等地。

疫情初期,各地經聯防聯控機制批準設置一批公路防疫檢查站。交通運輸部的數據顯示,截至 4 月 10 日,全國總共設置 11,219 個公路防疫檢查站。

交通運輸部公路局長吳春耕在 4 月 12 日表示,按以往年份看,全國高速公路每天流量都在 3,000 萬輛左右,但受疫情影響,近一個月以來,全國高速公路流量明顯下降。以 4 月 11 日為例,全國高速公路的流量為 1,800 多萬輛,較去年同期銳減 40%。

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長荊林波說:「現在物流不暢通的根本原因,在於各地政府在防控政策上層層加碼,形成了目前各自封閉的情況;另一個問題是各地之間缺乏信息共享,無法形成物流的全國一盤棋。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在於建立標準統一的互認制度。」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19.82%

$11,982

原投組報酬率

+11.50%

$11,150

投組標的成分

  • 40%

    眾達-KY

    4977

  • 20%

    神準

    3558

  • 20%

    晶睿

    3454

  • 10%

    建碁

    3046

  • 10%

    摩根亞洲總合非投資等級債券基金-月配息型(人民幣)

延伸閱讀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