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股唱「冰與火之歌」 美債殖利率飆升三大主因?

金融、科技股唱「冰與火之歌」 美債殖利率飆升三大主因? (圖片:AFP)
金融、科技股唱「冰與火之歌」 美債殖利率飆升三大主因? (圖片:AFP)

聯準會 (Fed) 發布三月利率決策結果後,週四 (18 日) 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飆升,金融股熱漲,科技股凍跌,投資者現在正爭先恐後地了解促使美債重新波動的真正因素?

聯準會主席鮑爾週三於利率會議後的記者會中指出,目前諸如資產購買等貨幣政策都是適當的,Fed 無須對近月美債殖利率大漲做出反應。

週四 10 年美債殖利率觸及 1.75%,創下自 2020 年 1 月以來新高,30 年期美債殖利率來到 2.51,為 2019 年 8 月以來首見。

細究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飆升有三大主因,包括鮑爾鴿派訊息、華爾街對 Fed 較長期內保持寬鬆貨幣政策的承諾表示懷疑,以及市場對他國央行的反應。

鮑爾鴿派訊息

鮑爾週三提到,Fed 需要看到實際的通膨「實質性且持續超過 2% 目標」,而不是「預期將超過 2%」,之後才會開始緊縮貨幣政策。

鮑爾強調 Fed 將堅持其新的平均通膨目標框架,即使通膨暫時飆升至超過 2%,投資者也可以提高經濟在未來幾年內將變得炙手可熱的可能性,而不必擔心政策立即轉向的麻煩。在這種情況下,長天期美債殖利率將無法抵禦通膨激增的風險。

John Hancock Investment Management 聯合首席投資策略師 Matthew Miskin 受訪時提到:「這個新的通膨框架注定會導致陡峭的殖利率曲線。」

市場懷疑論

週四美債拋售潮中,5 年期、7 年期等中期債券殖利率的漲幅最大。

華爾街分析師認為,殖利率的飆升也可能表明,投資者可能在懷疑 Fed 在一段時間內保持寬鬆政策的承諾。隨著經濟全面恢復開放,新刺激方案開始紓困家庭,圍繞通膨和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巨大,在經濟成長和通膨前景同樣不明朗的情況下,很難知道 Fed 在一年後會採取何種政策。

Inverness Counsel 首席投資策略師 Tim Ghriskey 稱:「聯準會只是說他們要在 2024 年才會升息,這的確沒有任何意義,但美債殖利率持續上漲,而 Fed 持觀望態度,那才是將真正損害經濟。」

他國央行的反應

一些分析師在全球央行的反應中尋找答案。

《日本經濟新聞》18 日 (週四) 報導,日本央行將把長期公債 YCC 殖利率曲線控制的變動幅度放寬為正負 0.25%,在維持當前低利環境、方便市場機能運作的同時,也改善金融機構的獲利。

華爾街分析師表示,日本公債殖利率的上升可能會擴大歐美債券價格的普遍疲軟,因為日本投資者會重新評估,持有國內債券比持有海外債券的收益。

金融、科技唱「冰與火之歌」

債市引爆的拋售潮導致殖利率曲線趨於陡峭,週四金融股成為最大受益的板塊。美國銀行 (BAC-US)、高盛 (GS-US)、摩根大通 (JPM-US) 漲幅介於 1%-4% 間。

美債殖利率的急劇上升,卻拖累科技股,包含特斯拉 (TSLA-US)、蘋果 (AAPL-US) 和微軟 (MSFT-US) 等科技股表現不佳。


相關個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