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成貨幣唯一王者 新興市場面臨資本外流難題

美元成貨幣唯一王者 新興市場面臨資本外流難題 (圖:AFP)
美元成貨幣唯一王者 新興市場面臨資本外流難題 (圖:AFP)

美元為王成為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下的新趨勢,不過這同時也為全球經濟帶來了新的麻煩,對正全力應對貨幣貶值的新興市場來說,他們當前的處境尤其艱難。

《彭博》報導,投資人正以創紀錄的數量逃離新興市場,湧入避險美元。即使美國聯準會 (Fed) 1 個月內兩度緊急降息,減幅共高達 6 碼,都沒有動搖美元的吸引力。

對美國以外市場,美元的上漲讓原本就身負巨額美元債務的企業和政府,面臨更進一步的壓力,對新興市場國家央行來說,如果他們也大幅降息,以提供經濟成長所需支持的話,本國貨幣可能也會失去穩定。

多倫多道明證券駐新加坡資深新興市場策略師 Mitul Kotecha 表示,美元升值對新興市場是又一次打擊,美元的需求強勁,高過了聯準會降息的任何衝擊,也代表新興市場資產將繼續陷於掙扎。

美元成為避風港 (圖表取自彭博)
美元成為避風港 (圖表取自彭博)

土耳其央行是最新緊急降息的新興市場。本週南韓、智利、越南、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都推出了寬鬆政策,預計南非、印尼及巴西,也會很快宣布降息。

國際清算銀行的最新研究表明,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意料之外的美元升值,抑制了世界貿易的增長。研究認為,這可能是由於向新興市場的美元貸款放緩,導致金融狀況趨緊。

國際金融協會 (IIF) 數據顯示,新興市場的流出量已經達到創紀錄的水準,在病毒爆發後的 45 天內達到 300 億美元,彭博追蹤的所有主要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都已貶值,其中,俄羅斯盧布及墨西哥披索貶幅已近 20%。

新興亞洲國家同樣感受到壓力,其中印尼盾今年表現最差,貶幅已達 8.9%,韓元跌至接近自 2010 年以來最低,印度盧比則在上週創下歷史新低。

澳盛集團 (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td.) 駐新加坡的亞洲研究主管 Khoon Goh 認為,新興亞洲國家現在小心翼翼,必須在降息同時留意貨幣匯率。

Goh 認為,他們將繼續利用外匯儲備來緩解匯率波動,但不會試圖遏制趨勢或捍衛任何特定水準,在當前外部需求非常疲軟的環境中,允許一些貨幣疲軟並降低利率,是緩解整體金融狀況的最佳方法。

(本文不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