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美對陸投資〉限制對中投資如七傷拳 可能傷及美國金融開放自由度?

限制對中投資如七傷拳 可能傷及美國金融開放自由度? (圖:AFP)
限制對中投資如七傷拳 可能傷及美國金融開放自由度? (圖:AFP)

有報導指稱,白宮正在考慮對中國進行投資限制,例如將在美上市掛牌的中國股票退市以及限制政府退休基金對中國市場的投資。

清華大學金融學教授朱寧週日 (29 日) 指出,如果採取將中國股票在紐約下市等限制措施,可能會傳達出這樣的訊息:「美國不像以前那樣開放,這將產生相當深遠的影響。」

在《彭博》首次披露該消息後,美股週五 (27 日) 收低。追踪在紐約或香港上市的主要中國網路相關企司的 The KraneShares CSI China Internet ETF (KWEB-US) 下跌 3.8%。

美國財政部公共事務助理部長 Monica Crowley 在週末的一份聲明中說,「政府目前不打算阻止中國企業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未予回應。

美國以外的選擇

朱寧說,如果美國要進行此類投資限制,將難以實施,並將對美國資本市場產生負面影響,「金融不同於軍事或出口訂單或貿易。金融是非常難以追踪的。」

許多中國新創企業選擇在美國上市,以提升其品牌並獲得美元資金。

研究公司 Gavekal Dragonomics, Andrew Batson and  Lance Noble 分析師在 8 月的報告指出,包括阿里巴巴 (BABA-US) 這樣的大型中企在內的 200 多家中國企業已經透過上市或發行美國存託憑證 (ADR) 在美國資本市場籌集了數百億美元

但是,並非所有主要的中國企業都選擇在紐約上市。

騰訊 (0700-HK) 是微信 App 的母公司,也是手機遊戲的主要開發商,已在香港上市。智慧手機製造商小米和食品配送公司美團點評也於去年在香港上市。朱寧指出,倫敦是另一個選擇。

中國政府還希望將最大的企業留在國內,並於 7 月啟動了新的股份制董事會,以期為科技公司的上市創造更好的環境。

錯失良機

另一方面,即使北京試圖向海外投資者進一步開放市場,外國對在中國大陸上市的中國股票的投資仍然有限。由於國內股票市場主要由散戶投資人主導,因此當局正試圖吸引更穩定的機構投資資金流入。

全球股票指數提供商 MSCI 也一直在逐步將部分中國大陸 A 股加入其主要的新興市場指數,截至 2017 年底,超過 1.9 兆美元的資產被納入基準指數。

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 自 4 月起開始增加中國債券。摩根大通還宣布,明年初將把中國債券納入其基準債券指數。

將中國資產完全涵蓋在這些股票和債券指數中,意味著許多美國人將透過共同基金和其他廣泛持有的投資產品成為中國資本市場的間接投資人。

如果此類美國投資被禁止,美國投資人將錯過許多分析師預期的長期成長良機。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 Michael Pettis 表示:「儘管有其他政治原因限制美國向中國的資本流入,但華盛頓應該明白,貿易不平衡的影響與他們想要的相反。」

他解釋說:「如果本來可以流向中國的美國資本留在本國,那將不可避免地意味著,美國的淨資本進口將增加,隨之而來的是,美國的經常帳戶赤字也將增加,而不是對中國,而是整體上。」

除了鼓勵外國人更多地參與其資本市場外,中國還試圖增加外國人進入其金融服務業的機會。在過去 18 個月中,一些公告包括允許外國銀行獲得其當地證券合資企業的多數股權。

如果這種趨勢持續下去,即使速度緩慢,對中國說不都意味著「美國銀行、美國共同基金公司將明顯地相對其全球競爭對手處於不利地位。」

(圖: AFP)
(圖: AFP)
詐欺和透明度問題

根據報導,白宮可能考慮限制投資的原因之一是,由於缺乏對中國公司的監管,美國投資人可以免受過度風險的影響。

投資研究公司 Stansberry China CEO James Early 說:「這裡面含有法律層面的核心問題。」他指出,許多在 2010 年左右進入美國公開交易市場的中國企業都未曾被調查過是否有詐欺行為。

中國大陸資本市場是全球最大的資本市場之一,但往往達不到較發達市場的治理和流動性水平。

據《路透》報導,由於缺乏交易活動和結算期較長等問題,上週富時羅素決定不將中國加入其廣泛追踪的政府債券指數。

紐約研究提供商 Rhodium 於 2018 年秋季發布的分析還發現,當時納入 MSCI 新興市場指數的中國企業中有 65% 最終由國家控制。

當時,MSCI 發表聲明指出,它對該報告不予評論。聲明說:「國有企業的存在在中國不是獨特的現象,而是許多新興市場所共有的。所有企業、包括國有企業,只要符合指數資格標準,都將得到平等對待。」


相關個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