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聯準會寧可被川普當蠢蛋 也不會實施負利率

〈分析〉聯準會寧可被川普當蠢蛋 也不會實施負利率(圖片:AFP)
〈分析〉聯準會寧可被川普當蠢蛋 也不會實施負利率(圖片:AFP)

美國總統川普週三 (11 日) 再度砲轟聯準會,認為聯準會應該將利率歸零甚至祭出負利率,但很明顯,無論美國經濟多糟糕,這都不在聯準會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 及其同事考量之中。

川普的推文發表在歐洲央行開會之前,市場預計歐洲央行還會再將存款利率下調 10 個基點,至 - 0.5%。在川普眼中,美國的利率才應該是全球最低的,卻因為聯準會這群笨蛋 (bonehead) 失去了「一生一次」的大好機會。

負利率可行性普遍受質疑

但聯準會幾乎沒有想過負利率的問題,聯準會理事 Lael Brainard 在 6 月被問及此事,他直接否決了這一想法,稱負利率不在聯準會的武器選項中。

據《彭博》報導,負利率最大的問題,在於對銀行及貨幣市場基金的潛在破壞力,而且也不清楚負利率是否真能刺激支出和通膨。

事實上,在 2010 年 8 月的一份備忘錄中,聯準員職員甚至質疑,是否央行具有設定負利率的法定權力。

嘉信理財交易及衍生品副總裁 Randy Frederick 說:「如果這樣做了,它甚至可能不會產生預期的效果。我們不能確定這是否可能發生,甚至可能不合法。」

達拉斯 Fed 分行總裁 Robert Kaplan,也對負利率的可行性持懷疑態度。他表示,這必然造成金融體系的重大憂慮,影響金融業健康與運作的能力。

效果有限而後患無窮

儘管人們普遍預計,由於通膨疲軟和全球增長放緩,聯準會下週將降息 1 碼,但在失業率來到半世紀的低點,而且經濟仍在擴張之時,將利率降為零甚至是負利率,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全球負利率情況 (圖表取自彭博)
全球負利率情況 (圖表取自彭博)

芝加哥 Grant Thornton 的首席經濟學家 Diane Swonk 認為,如果聯準會真的這樣做,市場必然猜測,經濟情況比目前看到的要壞得多,這可能造成經濟衰退。

分析師認為,聯準會將尋求其他工具,例如大規模債券購買和遠期利率指引 ,為經濟提供必要的推動力。

Johns Hopkins 大學教授及前 Fed 經濟學家 Jonathan Wright 表示,收效有限而政治衝擊力卻很大,負利率不會在聯準會的考量之列。光是在金融危機之後,長達 7 年 0-0.25% 的低利率,就已讓聯準會屢遭議員及銀行存戶的批評。

投資銀行 Keefe, Bruyette & Woods 研究主管 Fred Cannon 表示,負利率肯定會對銀行的獲利能力造成嚴重破壞。

貨幣市場基金也將受負利率的擠壓,一旦利率低於零,基金對投資人第一件會做的事,可能是減少基金的管理費用。

追踪貨幣市場基金的 Crane Data 公司總裁 Peter Crane 表示,如果利率像歐洲那麼低,基金必須設法吸收,並以更低的費用生存下來。

美國不會學習歐日的失敗

聯準會正進行一個廣泛研究,探討如何解決鮑爾所說的一個「關鍵問題」—如何在長期低利率的情況下,更好地管理經濟的起伏?

摩根大通 (JPMorgan Chase & Co.) 雖然先前已提醒人們,應做好零利率的準備,但是首席美國經濟學家 Michael Feroli 也指出,就連相關的研究報告,也不像會將低利率放入其中。

National securities 首席市場分析師 Art Hogan 表示,負利率實驗在歐洲央行和日本都被證明是有缺陷的,對美國來說,他們只會不惜一切代價避免此事發生。

Oakbrook Investments LLC. 共同投資長 Peter Jankovskis 指出,沒有歐洲人認為負利率是件好事,聯準會沒有理由仿效,聯準會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安靜,什麼也不做。

(本篇文章不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深度觀察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如何解讀新聞時事背後的意涵,就讓鉅亨網內部的記者、編輯團隊,提供讀者最深入的分析觀察,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