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瘋狂合併潮後 華爾街預期迎來2年的「併購」空窗期

在2018瘋狂的合併案後 華爾街預期迎來2年的空窗期      (圖:AFP)
在2018瘋狂的合併案後 華爾街預期迎來2年的空窗期 (圖:AFP)

美股媒體和電信企業 2018 年大舉「併購」的理由很簡單:全球正在發生變化,該是整合的時候了。

今年 AT&T (T-US) 完成收購時代華納 (TWX-US)、Sprint (S-US) 和 T-Mobile (TMUX-US) 同意合併、迪士尼 (DIS-US) 買下福斯 (FOXA-US)、康卡斯特 (CMCSA-US) 買下英國天空電視。光是這 4 項交易的總金額就超過 2000 億美元

但據華爾街銀行家和併購律師的看法,在 2019 年到 2020 年間不要期待還會有這種收購案出現。

AT&T、Discovery 和其他企業的主管公開承認 Netflix (NFLX-US) 和其他科技企業正在威脅傳統媒體公司,迫使其進行整合。但安永 (EY) 媒體與娛樂全球領導人 John Harrison 說即使這種趨勢將持續下去,我們可能也不會在 2021 年前看到產業繼續轉型。

他指出,「情勢可能會暫停一下。」

「在出現一系列需要大規模整合的交易後,市場資本結構面臨一些需要解決的壓力。可能需要了解更多的監管要求才能知道未來可能結合的方式。有太多東西正在討論中,需要一些時間。」John Harrison 說道。

《CNBC》分析,至少有 4 個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這種大宗收購案會暫時停頓。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

還記得當川普在 2016 年總統競選活動中談到他將如何阻止 AT&T 為時代華納提供的 850 億美元交易嗎?撇開總統實際上無法阻止收購的事實,畢竟理論上這是司法部反壟斷部門的職責,一個重要原因是其他企業不希望成為川普和一大批潛在民主黨候選人 2020 年大選的競選金主。

據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 2 家華爾街諮詢公司專門計劃聘請專精媒體和電訊業的銀行家,重點關注在 2021 年。部分原因是公司不希望他們提出的交易陷入下次總統大選的政治火線中。

專注於反壟斷合併審查的 Hogan Lovells 合夥人 Logan Breed 說,「過大、複雜、可能有反托拉斯交易問題的交易在總統大選期間進行會更加危險。」

2016 年的總統選舉年是併購的代表性年份,但也是敲定交易的重要一年。正如《紐約時報》的報導,當年有價值 7972 億美元的 1009 筆收購案被迫喊停,是自同為總統大選年的 2008 年金融風暴以來的最大金額。由於監管方面的阻力,許多交易都被取消。

川普政府監管機構因其阻止科技、媒體和電訊交易而出名。司法部阻止了 AT&T 對時代華納的收購,然後上訴法官 Richard Leon 決定放行,全案仍未最後拍板。在達成協議之前,財政部阻止了 Broadcom (AVGO-US) 以 1170 億美元收購高通 (QCOM-US) 的收購要約。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 (FCC) 取消 Sinclair Broadcast (SBGI-US) 試圖以 39 億美元收購 Tribune Media (TRCO-US)。市場仍在等待 T-Mobile 與 Sprint 的 265 億美元合併案結果。

股票研究公司 MoffettNathanson 聯合創始人 Craig Moffett 說,對谷歌 (GOOG-US)、亞馬遜 (AMZN-US) 或臉書 (FB-US) 試圖收購大型媒體或電訊購買的大環境而言非常不佳。科技業正面臨著來自總統陣營和國會兩黨的前所未有的審查,他們提出了從外國選舉干涉到反保守派偏見的一切問題。

Moffett 說,「科技企業現在非常害怕接受反壟斷審查。」「打開潘多拉的盒子似乎是完全錯誤的事。」

已經出現的大宗交易需要時間消化

當然,明年可能還能看到 CBS (CBS-US) 和維亞康姆 (VIAB-US) 合併。但是其他就再也沒有太多明顯的交易。

媒體和電訊世界有兩種主要方式可以在未來幾年內發生變化。首先,一家大型科技企業可能收購一家大型媒體。但同樣地,這種情況不可能在 2020 年之前發生。

第二個可能的轉變是無線和有線電視的融合,例如 Verizon 或 T-Mobile 與康卡斯特或 Charter 等大型有線電視公司合併。

這種類型的交易可能與 5G 在未來幾年內的表現有關。雖然有些人認為 5G 將為電訊商提供一個與寬頻有線電視在巨大的網路到戶市場競爭的機會,但其他人則更加懷疑這項技術能否在未來幾年快速推出。

Moffett 表示,如果這種情形出現的話,環繞 5G 的問題可能在多年內不會出現電訊商與網路商的合併案。這將使 Verizon 失去買家的地位;同時 AT&T 仍在消化收購時代華納的業務,而 Sprint 和 T-Mobile 方交易若獲准可能仍在整合中。

小型媒體企業如獅門影業 (LGF.A-US)、米高梅 (MGM-US) 和 iHeartRadio (CCO-US) 可能會在 2021 年之前被收購,但這些企業收購案都不會像 2018 年那麼可觀。在市值超過 100 億美元的企業中,西班牙語媒體公司 Univision 和 Discovery 是可能的目標。據《彭博》3 月報導,Univision 去年拒絕了 Discovery 的 130 億美元收購要約。

Harrison 表示,即便知道 AT&T、康卡斯特和迪士尼仍須整合他們的大筆交易,但這些企業也可能還會期待有更多的潛在買家。此外,大型媒體企業正在改變其業務計劃,從成熟和垂死的授權內容結構,也就是傳統的有線電視授權套餐,轉變為直接面向消費者的模式。這種演變「將改變整個產業的經濟模式」,並且必須在收購案出現前大幅轉型。

如果監管機構拒絕接受 T-Mobile 與 Sprint 的合併交易,那麼在 2021 年之前可能會出現更多檯面下活動。這可能會讓兩家公司重新陷入困境,並導致與另一家公司合作情形出現,例如 Dish Network,該公司曾試圖在 2013 年收購 Sprint,並與 T-Mobile 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談判。

已經談成的交易可能不夠好

2018 年的大宗交易也有可能破壞市值而非提振。

Moffett 說,「對於這些交易是否是好的交易,市場仍然沒有定論。」「目前產業垂直整合的戰略理由看來相當令人懷疑。我不認為那些旁觀 AT&T 和康卡斯特合併案的企業有跟進的緊迫感。」

他表示,自從 2015 年以 490 億美元收購 DirecTV 之後,AT&T 已經降低了至少一半的 DirecTV 市值,類似的情況可能會在收購時代華納後出現。

在讓迪士尼為福斯的資產支付比原先計劃多近 200 億美元之後,康卡斯特被迫支付更高的價格才能將天空電視從迪士尼手中奪走。

Moffett 說,無論如何,媒體和電訊業將在未來兩年內觀察今年發生的交易會如何實現的。結果可能會在未來嚇跑它們更久。

市場不確定性

低利率和不斷上漲的股價使得多年來債務融資變得容易。Breed 表示,如果美國陷入衰退,或者利率不斷上升,企業可能不會願意承擔大量債務來為大宗交易提供資金。

他表示,波動性通常是大型併購案的詛咒。如果過去幾個月的股市大幅波動一直持續到 2019 年,那麼企業可能會對所有產業的收購情況重新進行盤算。

Breed 指出,「我認為明年的宏觀經濟環境可能不那麼友好。」「目前的市場已現顛簸,對未來會產生影響。」

AT&T 股價走勢
AT&T 股價走勢

相關個股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