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紀來最嚴重騷亂 法國人親手埋葬經濟轉型良機
※來源:華爾街見聞

法國人親手埋葬經濟轉型良機。(圖:AFP)
法國人親手埋葬經濟轉型良機。(圖:AFP)

1789 年法國大革命影響了世界,1968 年的「五月風暴」配合了世界左派運動,而 2018 年的「黃馬甲」運動可能只是加劇了歐洲亂局,在大國競爭日趨白熱化的階段,揮霍着法國為數不多的轉型良機,斷送了法國的前途。

在這次席捲法國的強大反燃油稅示威活動中,最直接相關的議題是能源和稅收。

能源是工業的「血液」,稅收是政府的「母親」。前者涉及法國的產業升級,後者則關係法國財政健康和歐盟財政一體化。換言之,從經濟角度看,這場示威運動嚴重干擾着法國(歐盟)的產業政策和財政政策,在內耗中加劇着法國的衰退。

法國經濟在風中搖曳

不少媒體將這場持續超三周的騷亂和 1968 年的「五月風暴」進行對比,稱眼下這場暴力示威活動是半世紀以來法國爆發的最激烈的抗議活動。

1968 年「五月風暴」的總罷工使整個法國的經濟生活處於混亂狀態,引發嚴重的政治危機,但戴高樂提出的改革計劃卻被全民公投否決,戴高樂忠於承諾,宣布辭職。

眼下這場席捲法國的騷亂爆發的更深層次原因,是長期「悲劇」的經濟和不可持續的社會福利。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以美元計價的法國 GDP 是負增長的。法國 2008 年 GDP 為 2.918 兆美元,這一數值到 2017 年下降到 2.583 兆美元,降幅約為 11.55%,等同於「失去的十年」。

經濟負增長的背後,是法國不但在網路等新經濟領域幾乎毫無作為,傳統的優勢產業如高鐵、大飛機、核電和軍工等行業,也逐漸被新興國家蠶食,奢侈品反而成了法國的象徵。

經濟蛋糕越來越小的同時,法國的貧富差距還在不斷擴大,這是社會矛盾激化的最好土壤。中低收入者年收入增長率不到 1%,而高收入者年收入增長率約為 3%;最富裕的 20%人口的收入,幾乎是最貧困的 20% 人口的五倍。

更可怕的是,在 36 個 OECD 國家中,2017 年法國稅收占 GDP 比達到 46.2%,遠超平均水平的 34.2%,位居第一。這背後就是近十年來,法國陡增的老年人口比例(2017 年 65 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約 20%),以及龐大的社會福利支出。

高額的社會福利支出,已經讓法國財政不堪重負。2009 年以來,赤字占 GDP 比重雖然連續連續 9 年下降,但 2017 年依然達到 2.6%,遠超歐盟規定的標準;債務占 GDP 比重已經接近 100%。

高稅收、低增長、高債務和懸殊的貧富差距,法國已經是一台生鏽的機器,雖然外表依舊光鮮靚麗,但已經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法國確實到了需要變革的時候,過往數屆法國總統上台無不高喊改革的口號,也採取過一些措施,但旋即遭遇強烈的社會反彈,無果而終。前總統薩科齊和奧朗德都只幹了一屆,無法連任。

法國政府現在是被動的,騷亂必須平息,但如果讓步過多,很可能被貼上弱勢無能政府的標籤,不但對手方可能變本加厲繼續要價,也可能被支持者迅速拋棄,馬克龍任期雖然還有三年多,但可能提前「跛腳」,將來政令難出愛麗舍宮。

實際上,持續的騷亂和法國政府的政策急轉彎式的應對(如取消上調徵收燃油稅等),已經對總統馬克龍的政治威信造成重大打擊。周二,民調機構 Ifop 的調查數據顯示,馬克龍的支持率已經下降了 6 個百分點,降到 23% 的任內新低。

馬克龍如果不能快刀斬亂麻,騷亂持續無疑是法國經濟的噩耗,無休止的政治動亂可能隨之而來,法國的經濟可能永遠不會有春天了。

法國政府現在遞出了橄欖枝,宣布暫停包括上調燃油稅在內的三種財政措施 6 個月,但「黃馬甲」運動領導人沒有就坡下驢接受談判,法國教育界和醫療界也乘勢而起,局勢繼續朝失控的方向發展。

這場強大的反燃油稅示威活動,已經對法國經濟造成嚴重傷害。法國作為旅遊業大國,騷亂對經濟的直接衝擊顯而易見。

12 月 4 日,彭博社援引法國財長 Bruno Le Maire 表示,法國的酒店預訂下滑 25%,零售業尤其是中小型零售商更是經營慘澹,交通運輸流量明顯減少,汽車製造商雷諾、標誌和雪鐵龍訂單增長放緩。股市也如驚弓之鳥,相關行業的股票不同程度下挫。

能源產業升級遭遇攔路虎

騷亂對法國經濟更深層次的打擊,是將法國能源產業升級的僅剩的一片彈藥——財政政策,當煙花給放了。「金字塔」社會結構的法國,無力推動社會改革,產業升級幾乎成了法國「續命」的唯一選擇。法國政府相中的是新能源產業。

首先,發展新能源是化石燃料匱乏國家實現彎道超車,對抗傳統能源強國的奇兵,控制了能源也意味著控制了世界工業發展。

法國石油匱乏,依賴從中東等地進口石油。但二戰之後,法國在中東的影響力逐漸被美蘇取代,因此對油價沒有話語權。歐盟 80% 的進口燃料,都是以美元定價和結算,而不是歐元

同時,中東地區局勢日漸失控,未來石油供應穩定性堪憂,即使美國增產,也意味著法國在能源更加依賴美國,這和法國傳統的獨立外交背道而馳。

因此,法國有計劃地加大了核能在能源構成中的比重,目前約為 70%。但福島核電站事故之後,全球都掀起了反核電的浪潮,包括德國也在去核電,法國也提出了將比例降低至 50% 左右的目標。

法國的另一手策略是大力發展新能源,巴黎氣候協定正是這一策略的上層建築,以氣候保護為名,進行國際聯合遏制傳統能源的發展,也斷了後發國家的前進之路。

而且,法國通過財政政策,以對傳統能源的稅收補貼成本高昂的新能源,以高稅收(燃油稅)引導資本和消費者轉向新能源。三管齊下,為法國能源產業升級保駕護航。

但是,法國的新能源發展戰略現在遭遇內外夾擊。

一方面,油價持續走低,使得新能源(包括新能源汽車)在價格上失去吸引力。川普政府上台後,大力支持發展油氣產業,並施壓沙烏地阿拉伯等 OPEC 國家增產降油價,再度將油價逼回 60 美元 / 桶的水平。

低油價雖然對能源進口國有直接的好處,但對這些國家投入巨資發展的新能源產業來說,則是釜底抽薪。

同時,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號稱世界第一的「雷諾 - 日產 - 三菱」汽車聯盟瀕臨瓦解,法國苦心經營的新能源產業發展「左右護法」不堪一擊。

在接連失去價格優勢和產業聯盟優勢之後,如果再沒有財政政策支持,在傳統能源強國如美國的競爭壓力下,法國能源產業升級只有自生自滅了。實際上,法國能源產業升級遇到的問題,也是包括中國在內的能源進口國發展新能源產業時,面對的共同挑戰。

歐盟財政一體化這條「大腿」還指望法國接上

這次騷亂背後的另一大問題是稅收。稅收背後,是歐債危機和歐洲財政一體化。歐盟不能接上財政一體化這條「大腿」,僅靠着貨幣一體化這一條腿走不遠,也難以從根本上化解歐元區面臨的債務危機。

歐盟要在大國競爭中勝出,完成內部整合是必要的前提。李光耀曾一針見血地指出,如果歐盟無法完成經濟一體化,尤其是財政一體化,那麼歐洲只是二十幾個無法掌握各自命運的經濟體,無法與中美等大國相提並論。

德法聯盟力推的歐盟財政改革,要求成員國大幅度降低債務占 GDP 比和預算赤字占 GDP 比。而法國現在債務占 GDP 比重接近 100%,遠高於歐盟規定的 60%。

如果法國政府要兼顧減稅和預算平衡,減少財政支出是必然選擇。但是,在法國經濟疲軟的情況下,這將損害經濟增長。

歐央行年底將進入貨幣政策正常化,結束資產購買計劃,同時,在美國、英國、日本和中國等主要經濟體都準備或正採取積極財政政策時,如果法國逆勢而動縮減開支,屆時法國經濟可能雪上加霜,進而拖累整個歐元區經濟。

其次,暫停徵收燃油稅將進一步惡化法國財政狀況。如果法國暫停甚至減少徵收燃油稅,在不修改福利政策的情況下,隨著老齡化進一步加重,法國預算赤字必然進一步攀升。

這將威脅法國推動歐盟財政改革的公信力,尤其是在歐盟和正在和義大利就預算赤字水平進行拉鋸戰的當口。歐盟已經表示,法國的財政預算存在違法歐盟規定的風險。

年輕的馬克龍總統,左手是民眾福利,右手是財政赤字紅線,頭上頂着大國競爭,腳下踩着的是國內「左右」互搏的政治鋼絲,稍有不慎,可能摔得粉身碎骨。

馬克龍個人命運事小,真正可嘆的是法國的命運。

在國內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中,法國國力漸衰,格局越做越小:從和英國爭奪世界霸主,到淪為「高利貸帝國」;從叱咤歐陸的拿破崙帝國,跌落至色當兵敗皇帝被俘;七十年裡被德國擊敗兩次,成了德國身邊永遠的「男二號」。如今國際競爭日趨白熱化,法國國內騷亂仍在持續,留給法國人的時間不多了。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