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為何「放過」沙烏地阿拉伯?錢只是一方面 伊朗才是關鍵
※來源:華爾街見聞

川普為何「放過」沙烏地阿拉伯?(圖:AFP)
川普為何「放過」沙烏地阿拉伯?(圖:AFP)

由於本國異見記者、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沙烏地阿拉伯使領館人間蒸發且迄今案件仍撲朔迷離,沙烏地阿拉伯備受國際社會的廣泛指責。

批評人士認為,儘管目前尚無直接證據,但此事很可能與 33 歲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儲默罕穆德(Mohammed bin Salman)脫不開干係。畢竟,15 名沙烏地阿拉伯特工飛往伊斯坦布爾參與殺害卡舒吉的行動,王儲不可能不知情。

然而,美國總統川普及其內閣卻在這件事上對沙烏地阿拉伯這個傳統中東盟友態度曖昧。在西方社會普遍對沙烏地阿拉伯給出的解釋不滿意之際,美國媒體 Axios 稱,川普在亞利桑那州一次會議上說。沙烏地阿拉伯的說法是「可信的」。

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大臣 Adel bin Ahmed Al-Jubeir 周末稱,殺害卡舒吉的兇手是「越權」,「這是一起沒有接受監管的行動。這起行動中,個別人超越了權限,犯下錯誤,而後還試圖掩蓋。」很明顯,此話暗指王儲乃至王室事先並不知情,更非他們所指使。

對此,川普評價稱沙烏地阿拉伯這是「邁出了一大步」。同時,川普重申,沙烏地阿拉伯一直是個「偉大的」盟友,相信他們是可以信任的。他表示,他打算同沙烏地阿拉伯官員就此事展開討論,並讚揚了對方對此事迅速開展調查的行為。更早些時候,他在推文中稱,沙烏地阿拉伯王儲向自己表示對此事不知情。

沙烏地阿拉伯當局於上周五態度大變,一改此前兩周的否認態度,稱根據初步調查結果,卡舒吉確係沙烏地阿拉伯使領館內死亡。對此川普表示,國會將參與決定如何對沙烏地阿拉伯採取適當措施。當被問及是否會因此事考慮制裁沙烏地阿拉伯,川普回答:「有可能。」

但美國財長姆努欽周日在訪問耶路撒冷期間接受路透社採訪時卻表示, 現在討論是否因沙烏地阿拉伯記者死亡案而制裁沙烏地阿拉伯為時過早,「在我們進一步調查並查明真相之前,談論制裁問題還太早。」

為何川普選擇相信沙烏地阿拉伯?

德國、法國、英國就卡舒吉死亡事件發表聯合聲明,要求徹查,直到明確所有罪行的責任方,並對責任方進行「適當處置」。土耳其已經放話,周二(23 日)將公布卡舒吉死亡事件的「全部真相」,進一步施壓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

川普為何頂着重重壓力不願站在質疑沙烏地阿拉伯甚至制裁沙烏地阿拉伯的陣營里呢?

軍售大單

或許,川普說過的幾句話能給出答案:「即使調查結果證明卡舒吉確被沙烏地阿拉伯當局殺害,美國也不應該停止對沙烏地阿拉伯的軍售,因為沙烏地阿拉伯會轉而向俄羅斯等其他國家購買武器。」

去年,川普宣布了可能向沙烏地阿拉伯出售 1100 億美元武器的計劃。他說:「這是歷史上最大的武器訂單。如果放棄,對我們的損害將遠遠超過對他們。他們將做的是向俄羅斯等國家購買。那樣做會傷害我們。」

近期已經有美國議員呼籲川普停止對沙烏地阿拉伯出售軍火。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已經表態,將暫停向沙烏地阿拉伯出售武器。

遏制伊朗

武器出口訂單只是川普政府力保與沙烏地阿拉伯的戰略盟友關係的其中一個小方面,影響更大更重要的是:美國對其在中東地緣政治格局上的力量部署。

無論是從軍事戰略角度還是從國際能源角度,沙烏地阿拉伯都是美國無法輕易拋棄的盟友,可以說,他們扮演着無可替代的角色。

在政治軍事上,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政府推進中東議程以牽制伊朗的重要盟友;在能源市場上,美國需要沙烏地阿拉伯填補伊朗原油出口被禁之後的供應缺口。

姆努欽在本周出訪中東之前對華爾街日報等一眾美國媒體表示,華盛頓與利雅得的關係至關重要,因為它關繫到美國反對伊朗成為中東地區的主導力量。

Axios 更是援引一位共和黨知情人士直白地稱:「遏制伊朗是川普政府的優先事項。在這件事上,沙烏地阿拉伯是一個重要的盟友。」

姆努欽稱,他本次出訪中東、會見沙烏地阿拉伯官員,主要是因為雙方有一些重要議題需要繼續保持關注,這包括聯合打擊恐怖主義融資行為和對抗伊朗。

原本美國就在原油問題上讓沙烏地阿拉伯左右為難,因為制裁伊朗、禁止伊朗原油出口理論上將使得供應出現缺口,繼而導致油價向着 100 美元進一步走高,這原本有利於石油生產大國沙烏地阿拉伯。但顯著上漲的油價卻帶動美國的汽油價格明顯攀升,不利於川普和共和黨的中期選舉,因此川普多次施壓沙烏地阿拉伯要求他們增加產量以打壓油價。

現在,土耳其又挑起事端,通過逐步釋放相關證據來不斷煽動卡舒吉在伊朗境內的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被害事件持續發酵,以此讓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都騎虎難下。這使得本就複雜的局勢變得更加複雜。

按照川普政府之前宣布的計劃,伊朗原油出口禁令將從 11 月 5 日起生效。

「如果美國下個月開始嚴格執行對伊制裁措施,他們就需要沙烏地阿拉伯彌補供應缺口。」前高級 CIA 官員、現任布魯金斯學會智庫項目主任 Bruce Riedel 分析稱。

「如果沙烏地阿拉伯原油產出放慢或者在填補供應缺口上表現遲疑,那麼油價將會進一步上漲,川普政府將陷入經濟困境——沒什麼比汽油漲價更讓美國人惱火的了,尤其是在年底多個假日即將臨近的時候。」Bruce Riedel 說。

沙烏地阿拉伯的麻煩

受此案影響,沙烏地阿拉伯原計劃於本月底舉辦的未來投資倡議( 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峰會將受到明顯影響,甚至可能會泡湯。

這個會議被外界稱為「沙漠達沃斯」,是沙烏地阿拉伯吸引海外投資者的重要窗口,主持者正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這位年輕的王儲一直致力於為沙烏地阿拉伯吸引外資、並開放經濟。

黑石 (Blackstone) 董事長 Stephen Schwarzman、新西蘭政府、澳洲政府等眾多華爾街頂級金融家和西方政府官員已紛紛退出此次會議。姆努欽上周也確認將不會出席,他還暗示沙烏地阿拉伯取消這次會議。

BBC 評論稱,沙烏地阿拉伯在卡舒吉被殺事件上只有一兩個可能的選項,要麼是承認王儲穆罕穆德與此事相關,要麼就是這位王儲已經喪失了對手下的掌控,那將會是一些讓絕大多數外部觀察者們感到難以置信的事情。

華爾街見聞此前提及,卡舒吉死亡事件究竟會給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穆德招來多少批評和指責,已經成為決定這位王子在西方社會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眼中的地位的決定性因素。

穆罕默德一貫把自己打造成一個致力於開放沙烏地阿拉伯的經濟和文化的改革者,並利用這個形象試圖影響白宮在中東地區的政策,並吸引西方投資者來幫助沙烏地阿拉伯實現經濟多樣化。如果最終被證實他與此案相關,那麼其形象將受到的玷污和負面影響將比沙烏地阿拉伯對也門開戰更加糟糕。

頗為反常的是,伊朗對被殺事件一直不作反應,就連該國的重要媒體伊朗國家電視台、Tasnim 新聞社、Javan 報等都罕見地保持沉默。

德黑蘭原本可以輕易地利用這樣一個備受關注的國際大事件興風作浪,站上輿論高地狠狠地打擊死敵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今日的默不作聲與 2016 年其利用什葉派穆斯林、反對者謝赫 · 尼姆被沙烏地阿拉伯處決的宣傳噱頭形成了鮮明對比。當年,伊朗不僅全力以赴高聲反對利雅得,還允許反對分子攻擊並燒毀沙烏地阿拉伯駐德黑蘭大使館。

對此,一家接受美國官方資助、專門針對伊朗廣播的電台法爾達電台(radiofarda)分析稱,或許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領導人都認為,他們有權在世界上任何地方謀殺反對政府的國內異見者。有可能是伊朗不喜歡引火燒身,讓國際社會聯想起德黑蘭的類似行為,轉頭關注伊朗在其他國家暗殺反對派人物的事件和政策。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