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首次向媒體「哭訴」:被空頭折磨得痛苦不堪
※來源:華爾街見聞

(圖片:AFP)
(圖片:AFP)

10 天前突然用推文宣布考慮將特斯拉私有化,並引發軒然大波後,特斯拉董事長兼 CEO 馬斯克首次接受了媒體採訪。

在《紐約時報》採訪中,馬斯克還原了當時發布這條推文的情景,聲淚俱下回顧了過去所面臨的巨大壓力,及他的工作對他個人身體狀況的影響。在他看來,過去這一年是他職業生涯中面臨的「最艱難、最痛苦的一年」,而背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特斯拉空頭。

開車路上發的推文

美國當地時間 8 月 7 日,馬斯克在 Twitter 上表示,他在考慮以每股 420 美元的價格將公司私有化,而且融資也搞定了。

這條消息發布於美股正常交易時段,或許馬斯克當時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推文對於市場來說有多重要。在消息發布 1 個小時 20 分鐘後,特斯拉股價便飆漲 7%,隨後特斯拉股票交易暫停了一個半小時,當日收漲 11%。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馬斯克透露,他當天起床工作一段時間後,便駕駛自己的特斯拉 Model S 去機場,準備前往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而上述推文,就是在去機場的路上發布的。

馬斯克表示,他發出這條消息是出於資訊透明的考慮,並稱在發布之前,沒有任何人看過。

至於 420 美元的價格是怎麼得出的,馬斯克在採訪中也做了解釋,稱他希望開出的價格較特斯拉當時股價溢價 20%,也就是大約 419 美元。但他覺得 419 不太好看,因此湊整就變成了 420 美元

有意思的事,4 月 20 日是美國所謂的「大麻日」,因此 420 這個數字一度讓不少人以為馬斯克的推文是不是他在吸毒後說的胡話。對此,他在採訪中也做了解釋:明確說明,我當時並未吸食大麻。大麻無助於提高工作效率。

特斯拉董事會慌了

一般而言,對於上市公司來說,類似這種重大消息必須要經過周密的內部討論,在得出共識後再通過官方渠道發布。

馬斯克上述消息不僅沒有通過特斯拉官方發出來,而且發布時間也是在股票交易時段,導致股價急速飆升,空頭損失慘重。於是,第二天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調查就來了。

特斯拉的董事會更是一臉懵,《紐約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稱,對於馬斯克在沒有提前和董事會通氣就發出這一重大消息的做法,董事會成員非常生氣。

不過在上述採訪中,馬斯克表示,董事會成員並未就此向他進行抱怨:我不記得與董事會就此有過任何溝通。

的確沒有接到過董事會成員生氣的電話。

在《紐約時報》上述採訪刊發後,馬斯克通過特斯拉發言人表示,當時的確有一名獨立董事就此與他溝通,並且他同意以後不會在沒有和董事會溝通的情況下發布和私有化相關的資訊。

此外,《紐約時報》還援引知情人士稱,部分董事會成員近期要求馬斯克戒掉 Twitter,並專注於造車和發射火箭。

一把辛酸淚

在上述採訪中,《紐約時報》還刻畫了「鋼鐵俠」馬斯克軟弱的一面。「過去這一年,是我職業生涯中最艱難和最痛苦的一年,」他稱。

他在回顧過去的辛酸時稱,近期他每周的工作時長達到 120 小時,自 2001 年來也從未再休過超過一周時間的假期。2001 年他之所以有過一段時間的休息,是因為去南非得了瘧疾而住院。

有時候我三四天都不會離開工廠,這背後的代價就是沒法去看孩子及見朋友。

6 月 28 日馬斯克剛過了 47 歲生日,在上述採訪中,他表示生日那天 24 小時都在工作。「整夜都是,沒有朋友陪伴,啥都沒有。」

而這種工作強度當然是有代價的。馬斯克表示,他經常需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經常我只有兩個選擇,失眠,或者吃安眠藥。」

這種情況特斯拉其他高管也看在眼裡,《紐約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稱,多年來特斯拉也一直希望給他配備一名副手,去分擔一些日常工作。

馬斯克表示,幾年前特斯拉曾經就此接觸過 Facebook 二號人物 Sheryl Sandberg,現在已經沒有積極推進這件事了。不過《紐約時報》稱這項工作還在進行,而且在馬斯克上述推文事件出現後被提上了更高的日程。

馬斯克目前身兼特斯拉董事長和 CEO 職位,這是他工作負擔重的來源,也為不少投資者詬病。他在採訪中表示,目前並無計劃放棄其中一個角色,不過也表示,「如果你知道誰能做的更好,請告訴我,他們可以來做這個工作。」

空頭的折磨

財務狀況不佳導致不少投資者盯着特斯拉做空而不鬆手,這也讓馬斯克苦惱不已。

在上述採訪中他又一次提到特斯拉空頭給他帶來的痛苦:做空者給他帶來了至少幾個月的極度折磨,這些人極力推行自己的理念,而那有可能最終導致特斯拉的覆滅。

他還提到,他之所以因此而痛苦,是因為這些做空者不是傻子,而是「極度聰明的人」。特斯拉股價再度下跌,周五美股盤初,特斯拉大跌 6%。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