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與通膨走升成長股一定衰?華爾街: 產生現金流能力是抗跌關鍵

利率與通膨走升成長股一定衰?華爾街: 產生現金流能力是抗跌關鍵(圖:AFP)
利率與通膨走升成長股一定衰?華爾街: 產生現金流能力是抗跌關鍵(圖:AFP)

在殖利率飆升與科技股高估值的環境下,今年至今價值股可謂股市中的亮眼新星,隨著利率、通膨走升,華爾街認為金融股與硬資產後市展望優異,而足以產生現金流的高估值成長股才是此階段抗跌的關鍵

Invenomic fund 的投資組合主管 Ali Motamed 表示,今年羅素 1000、2000 價值股指數報酬較羅素成長股指數高出 10% 以上,類股輪動已成既定事實。

羅素 1000 價值股與成長股指數日報酬變化 (圖: Marketwatch)
羅素 1000 價值股與成長股指數日報酬變化 (圖: Marketwatch)

此外,隨著利率上升,價指股中的金融股可以透過收取更多利息費用來提高放貸利潤,而通膨也將使硬資產如能源、黃金與房地產的價格走高。

Motamed 表示,目前價值股和成長股的估值差距仍然很大,以股價淨值比 (PB Ratio) 來看,1 月底羅素 3000 成長股指數為 11.1,而羅素 3000 價值股指數僅 2.5。

Research Affiliates 創辦人 Rob Arnott 表示,目前兩種估值差距處於「2000 年網路泡沫的最高峰」,現階段僅是價值股長征的開始。

若以席勒本益比 (Shiller PE) 來看,美國權值股 Shiller PE 達 35.5,是 1999 至 2000 年科技泡沫以來最高水準 (當時為 44 ),而美國價值股 Shiller  PE 為 21.6,成長股為 46.8。

Shiller PE 是經通貨膨脹調整後 10 年平均獲利所計算的調整後本益比,可以克服通膨或利潤出現泡沫的偏誤。

Arnott 表示:「 Shiller PE 數據顯示,目前成長股非常昂貴、而價值股卻相對便宜。不過以歷史平均水準而言, 價值股現在也處於高檔,價值股需要下跌 5%,成長股要修正 50%,才能符合歷史平均。」

不過,Davis Advisors 董事長 Chris Davis 認為成長股不能一概而論,諸如谷歌 (GOOGL-US) 這類成長股中流砥柱與較為投機性的成長股仍有所區別,以谷歌為例,他認為谷歌擁有產生龐大現金流的能力,且在搜尋引擎中具主導地位,幾乎不太可能易主。

Davis 表示,成長股當中能實際產生現金流量能力的企業,勝過基於未來以產生現金流的企業,因為此關鍵是利率上升以及刺激政策推出期間,高估值成長股抗跌的保證。

不過,RiverPark Funds 經理人 Mitch Rubin 表示,類股輪動僅是暫時現象,目前利率自歷史低檔上揚僅是利率正常化的時期,只要償債殖利率低於 5% ,通常都有利於成長股借貸與投資。


延伸閱讀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