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險需求靠攏美元資產 美元平衡債表現居前

市場仍持謹慎態度,配置側重美元資產。(圖:AFP)
市場仍持謹慎態度,配置側重美元資產。(圖:AFP)

美歐國家雖然加大購債力度與範圍,不過,市場仍持謹慎態度,配置側重美元資產,在策略偏保守操作之下,統計 4 月以來,債券型基金中,美國美元平衡混合型基金績效居冠,另類資產則是墊底。

理柏資訊顯示,統計至 4 月 27 日止,證期局核備的 238 檔債券型基金平均上漲 1.52%。其中,在避險需求驅動美元資產買盤,策略偏保守操作之下,美國美元平衡混合型基金表現居前,4 月上漲 5.29%。新興市場債券型 (強勢貨幣) 及新興市場債券型 (當地貨幣) 基金,則受油價重挫、全球需求疲弱以及美元走強壓抑,4 月分別僅上漲 0.65%、0.03%,而另類資產型基金受到市場震盪、部份資產定價失衡以及贖回壓力衝擊,4 月下跌 0.55%,於同類型基金中表現最差。

雖然美歐央行將非投資等級債納入購買範圍,支撐投資人風險偏好回彈,不過,油價崩跌,原油期貨收於負值,需求前景黯淡加大能源債下行風險,信用市場壓力傳導至高評等債種,引發債市降評擔憂,因此,市場態度仍謹慎,投資配置較為側重美元資產。

富蘭克林坦伯頓美國政府基金經理人保羅 ‧ 維克表示,疫情擴散、多數經濟活動被迫停擺,部分固定收益市場因為流動性及市場壓力而受到嚴重衝擊,但儘管利差已經擴大,尚未充分反映其債信品質惡化的基本面,目前公債及房地產抵押債市逐漸趨穩,惟短線市場震盪幅度預期仍大,建議可適度納入高信評的美國政府 GNMA 債,降低整體投資組合波動,降低尾端風險。

此外,在公債外,信用債市中除了走勢相對穩健的投資級債,能在當前低利時代提供較佳的息收報酬的便屬高收益債。以全球高收益債來說,納入風險較高的新興市場公司債,殖利率雖然相對吸引人,但在市場震盪或是重挫時,跌幅也不小,進而造成資產減損。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認為,與全高收相較,專注於美國企業所發公司債,且到期殖利率較短(約 2 年左右)的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除了有高收益債吸引人的殖利率外,在市場震盪時也有更佳的穩定性。自 2008 年中金融海嘯前高點至今,美短高在年化報酬率緊貼全高收逾九成幅度,同時卻僅有全高收約六成的波動度,接近高品質的投資級債;而在同期間內全高收出現下跌時,美短高的平均跌幅也僅有全高收的三分之一,在擁有高收益債的報酬時,卻有接近保守債券的波動表現。

雖然肺炎疫情在歐美逐漸有趨緩跡象,但謝佳伶指出,疫苗尚未研發、全球石油過剩壓抑油價等變數未除,市場仍有可能再起波動,而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因鎖定體質評級較佳的美國企業,加上較多數債券平均更短的存續期,降低了可能發生的利率及違約風險,成為市場上具有不俗報酬,走勢卻相對穩健的少見優質資產,值得追求更佳風險調整後報酬的投資人關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