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關鍵主導2020年 特別股、新興市場債收益看俏

宏利投資管理資本市場資深總體經濟策略師Sue Trinh。(鉅亨網記者陳蕙綾攝)
宏利投資管理資本市場資深總體經濟策略師Sue Trinh。(鉅亨網記者陳蕙綾攝)

風險資產波動劇烈的一年即將步入尾聲,宏利投資管理資本市場資深總體經濟策略師 Sue Trinh 指出,回顧 2019 年,總體經濟環境受四個關鍵主題所主導,並且這些主題的主導力將延續至 2020 年,包括:低通膨、全球收益率將長期走低、中國刺激政策為亞洲與全球經濟成長帶來的動能不再,以及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 -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

亞洲經濟成長恐受限 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仍為主要風險

Sue 指出,在這些主題影響下,已開發國家經濟成長趨緩,至於成長率相對已開發國家出色的亞洲,短期內經濟成長恐受限,見不到明顯復甦,原因主要來自兩方面:其一是已開發國家對亞洲出口的需求仍然低迷,而被寄予「救援」期望的中國,由於憂心推動大規模融資計劃恐再度衝擊其金融環境,此波推出的刺激政策影響範圍與規模相當有限。

另一個原因是政策空間的限制。Sue 進一步指出,與全球央行全面寬鬆狀況一致,亞洲許多央行已將利率降至接近歷史低位,在貨幣政策空間有限下,不得不將刺激經濟的指望轉向財政政策;例如印度和泰國對企業減稅,印尼進行勞動法改革,中國決定為基礎建設支出提供特定目的債券等。

Sue 指出,儘管亞洲大部份國家還有實施財政刺激政策的空間,但隨著預算赤字的擴大,赤字融資、流動性和政府預算限制等問題浮現,都為亞洲要在短期內恢復增長的能力造成一定限制。

中美間的貿易戰是另一個延續至 2020 年的關鍵主題。Sue 認為,從長遠角度來看,美國和中國的長期路線終將走向分歧。因此,儘管當前的貿易緊張略趨緩和,但應不會長久持續。亦即,階段性的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仍然是來年的主要風險,特別是隨著談判的重點擴大到包括知識產權保護等更複雜的議題,可能會使本已艱難的談判變得更加微妙。

然而,亞洲 2019 年整體經濟成長率有望達 5.1%,而與新興市場其他地區相比,產出缺口縮小,通膨相對穩定,市場波動率較低,仍相對具有投資吸引力。其中,尤以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較小的亞洲國家經濟前景相對看好。

Sue 認為,隨著美國企業持續在亞洲尋找足以替代中國進口地位的市場,馬來西亞可能會在短期內成為其首選,其次為泰國與菲律賓。但從長遠的角度來看,若全球製造業和供應鏈將永久自中國移出,越南則將是主要的受益者,其次是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度。

美國經濟維持成長有利特別股 多元投資策略發揮防禦作用

隨著聯準會暫停升息,美國經濟仍處於成長軌道上,加上預期全球利率將維持低水準,在尋求優於全球公司債券市場收益率的需求持續下,宏利投信指出,2020 年特別股的投資環境看來將相對有利。

根據過往市場表現,特別股在貨幣寬鬆時期或聯準會暫停干預市場時表現良好。而美國經濟維持成長,亦為計畫減少負債以改善財務的企業提供了良好的環境,有助於相關特別股的信評獲得提升機會。

特別股投資主要以金融、公用、電信等防禦型產業為主要標的,宏利投信指出,金融機構是特別股主要發行者,其中以全球保險公司相對看好;然而,公用事業與電信亦都提供具潛力的投資機會。

以北美地區之電力和天然氣公司為例,其資本支出水準持續上升,且北美的監管環境使這些企業能夠在未來支出中獲得不錯的回報;除了產業高度穩定和對未來年度經營現金流的可預期性,在關稅上升,全球貿易風險的環境下,以多元策略投資特別股將能發揮防禦市場波動作用。

追求收益首選 新興債市著重拉美、亞洲地區

全球收益率將長期走低是延續至 2020 年的關鍵主題,加上目前全球超過 12 兆美金的債券處於負利率的環境下,宏利投信認為,仍有較高收益率的新興市場債券依舊是尋求收益的投資者的焦點。

宏利投信指出,隨著中產階級擴張,新興市場經濟由出口導向轉向消費能力增加帶動,將有利擴大內需,支撐經濟維持穩定成長;在新興市場經濟成長將持續超越成熟國家的預期下,可望持續推動資本流入新興市場。

宏利投信認為,儘管存在地緣政治問題和持續的貿易爭端,新興債仍有基本的利差空間與息收。若中美貿易談判能趨和緩、通膨受到控制,以及各國央行能在全球經濟成長不確定下持續展現寬鬆的政策態度,結合新興市場國家的良好基本面,則將更有利於明年新興債市。

其中,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違約率仍繼續維持低檔,在此環境下投資新興市場高收益債仍是有利選擇,建議投資持債國家宜多分散,可關注受惠於美國移轉貿易至其他拉美、亞洲等地區。

至於新興債市信用風險,宏利投信指出,新興市場雖難免於受全球總體經濟環境增長放緩影響,不過主權債國家信評展望多數仍維持穩定,隨著越來越多國家獲納入新興市場指數,代表更多債券發行人加入新興債市,不僅債市發債量持續上揚,可以選擇的標的越來越多元,風險分散效果提升。即使地區風險仍須留意,然新興國家高收益債券違約率仍繼續維持低檔。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