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高收益債危機正蔓延 當心歐美零售與能源業

高收益債風險漸增 歐洲零售商和美國能源業違約率正在攀升 (圖片:AFP)
高收益債風險漸增 歐洲零售商和美國能源業違約率正在攀升 (圖片:AFP)

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對於高收益投資人而言,2019 年是個很不錯的旅程。統計過去 9 個月,全球高收益市場的總報酬率為 10.9%,超額報酬率為 6.4%。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主要國家央行齊放水。

不過,最近幾件事情提醒了高收益投資人,投資並非沒有風險的。

2019 年前三季高收益債違約案例 左: 歐洲 右: 美國 (來源: M&G Investments,Zerohedge)
2019 年前三季高收益債違約案例 左: 歐洲 右: 美國 (來源: M&G Investments,Zerohedge)
歐洲經濟放緩 零售業壓力爆棚

有著 178 年歷史的英國旅行社湯瑪斯庫克集團(Thomas Cook)上個月宣布倒閉。旅遊業近來一直處於結構性挑戰當中,長期下來,已將財務狀況逼向極限。

去年,湯瑪斯庫克集團的財報就出現警訊,2018 年自由現金流為 -1.48 億英鎊,2019 年上半年更糟,達 -8.39 億英鎊。償付能力出現嚴重警訊,最終無法挽回。顯示若消費者對企業一旦失去信任,事情會比預期的還要快崩潰。

此外,今年在歐洲也看到了數個違約案件,尤其在零售業。近來英國街上的商店、餐廳及酒吧,關閉數量正在飆升,時裝連鎖店打擊最嚴重,New Look、LK Bennett 及 Greenwoods 等連鎖店申請重組或破產,另一個英國著名的老字號零售業巨頭:百貨公司德本漢姆 (Debenhams) 2019 年也申請了破產保護,資產重組。

法國連鎖超市 Casino Guichard-Perrachon SA 的母公司 Rallye SA 也貢獻了違約率,正在重組債務。Sona Asset Management 認為,隨著歐洲經濟放緩,越來越多的公司面臨壓力,以後肯定還有更多。

美國能源業現破產潮 高收益債利差急擴大

在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正面臨破產潮的衝擊,也是 2019 年高收益債違約的主要來源,佔總違約數的一半以上,為 2017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2019 年前三季,能源高收益債不計息的報酬率為 -2.9%,是美國高收益市場表現最差的。

同時,近期能源高收益債的利差也已經大幅攀高,但奇怪的是,同時間 WTI 西德州原油價格卻是上漲了 17%。那麼造成違約率上升的背後原因在哪呢?

利差: 綠: 美高收債能源類 藍: 美高收債 黃: WTI 價格 (來源: M&G Investments,Zerohedge)
利差: 綠: 美高收債能源類 藍: 美高收債 黃: WTI 價格 (來源: M&G Investments,Zerohedge)

主要的原因之一在執行面的風險上。包括 Sanchez Energy Corp. 和 Halcon Resources Corp. 在內的 26 家美國油氣生產商今年已申請破產,頁岩油勘探公司阿爾塔梅薩(Alta Mesa Resources Inc.)也因企業難以償債、籌資及對現有債務再融資,整個行業的違約率正在上升。

儘管目前,在低利率環境中,無論歐洲或美國的高收益債違約率,仍相對很低,但違約率的領先指標之一:賤售比率 (Distressed Ratio) 卻已經明顯攀升,若市場再度出現如英國旅行社湯瑪斯庫克集團這類衝擊的例子,可能預示著未來高收益債違約率的前景堪憂。

左: 歐高收 右: 美高收 藍: 賤售比率 黃: 違約率 (來源: M&G Investments,Zerohedge)
左: 歐高收 右: 美高收 藍: 賤售比率 黃: 違約率 (來源: M&G Investments,Zerohedge)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