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交易商越來越倚賴衛星來監測瞬息萬變的原油市場

原油交易商越來越倚賴衛星來監測瞬息萬變的原油市場(圖:AFP)
原油交易商越來越倚賴衛星來監測瞬息萬變的原油市場(圖:AFP)

在上月沙烏地阿拉伯的原油加工設施遭到嚴重破壞之後,石油交易商受惠於天眼的程度越來越高。

9 月 14 日週末的襲擊事件導致單日原油產量減少超過 500 萬桶,在次週油市開盤時,原油期貨飆升近 15%。

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將襲擊咎責於一直否認的伊朗,但隨後的幾週原油價格回落,部分原因是沙國官員強調他們有能力在月底前完全恢復生產。

在交易員和投資人試圖弄清事情發生之際,被通稱為「新太空革命」的衛星發射風起雲湧與人工智慧 (AI) 和機器學習的進步相結合,催生了一種專門的企業,準備對對沖基金、能源生產商和其他人推銷其原油市場基本面的分析。這是種快速發展的「替代數據」產業的一角。

Hedgeye Research 資深能源政策分析師 Joe McMonigle 說,「有些政府比較透明,善於公開,但有些就沒有。因此,確實需要這些替代數據來對地面上真實發生的事情展現某種透明度或洞察力。」 

在沙國遭襲之後,交易員和投資人關注沙烏地阿拉伯的原油庫存以及向世界市場提供不間斷供應的能力。

Ursa Space Systems 全球能源分析師 Geoffrey Craig 說,「一般而言,庫存對市場很重要,但沙國遇襲一事極大地提高了它們的重要性。」 該公司利用衛星追蹤全球的石油儲存和流動。

庫存難此扮演重要的角色,是因為恢復產能的任何延誤都將迫使沙烏地阿拉伯動用原油儲備來履行其出口承諾,Craig 解釋說。Ursa Space Systems 的分析顯示,襲擊事件發生後,沙國的原油庫存急劇下降,這是可以預期的。

隨後,新聞報導和沙國官員指出,該國原油產能的恢復快於預期,這種討論一開始引起懷疑。但隨後的庫存回升證實了國有的沙烏地阿拉伯國有石油公司 (Aramco) 官員的說法,即生產和產能已恢復到遇襲前的水平。

Ursa 說,它估計截至 10 月 3 日當週沙國原油庫存為 6410 萬桶,比前一週增加 250 萬桶。在此之前,截至 9 月 26 日當週,由於 Aramco 利用儲備來履行出口承諾,庫存下降 920 萬桶至 6170 萬桶(見下表)。

襲擊事件發生後,布蘭特原油期貨價格上漲至略低於每桶 72 美元,但到月底時已跌至每桶 60 美元以下,幾乎已抺去所有漲幅,這是因為對破壞的擔憂逐漸消退,投資人將注意力轉向了全球經濟活動放緩。

美國指標原油西德州中質原油 (WTI) 在襲擊事件後觸及每桶 62 美元以上的 4 個月高位,但之後也暴跌至 50 美元低位。

儘管美國能源信息署 (EIA) 每週提供有關國內原油庫存的數據,但有關全球其他地方的庫存的即時數據卻不太即時。分析師說,儘管沙烏地阿拉伯與石油輸出國家組織 (OPEC) 和全球 JODI 石油數據庫共享庫存數據,但這些數字往往更加落後。

即使在數據更即時的美國,替代數據企業也能利用各種方法來嘗試獲得有關石油庫存水平變化的最快資料。它們利用衛星觀測儲油槽的屋頂,因儲油槽的頂部會根據儲油量而上下浮動,數據公司可以藉此建立模型來計算存儲的原油量。

(圖: AFP)
(圖: AFP)

衛星也可用於協助追蹤油輪,這是對油輪回應器的數據的備用選擇,因為油輪可以關閉回應器以掩蓋其位置。

油田也是觀測焦點,衛星可用來監視火炬活動,作為生產變化的衡量標準。

同時,提供替代數據的企業真正的生財之道來自於它們使用技術來解釋圖像和其他資料的能力。

Kayrros 聯合創始人 Antoine Halff 說,「我們使用的是幾個月前才出現的不同類型衛星測量結果,因此這是個發展迅速的產業。」該公司使用衛星和其他科技進行追蹤石油儲存和生產。

對此類服務的需求正在快速增加,部分原因是像中國和其他快速成長的經濟體這樣的國家角色日益吃重,而這些國家幾乎無法提供有關石油生產或使用情況的最新數據。

Halff 說,「這不僅是大數據的功能,而且由於市場在某種程度上變得更加不透明,更加不可預測,因此對此類訊息的需求也在增加。」 

這樣的數據服務可能很昂貴,每月高達數千美元。雖並非所有石油交易商都相信它們有此需要,但是,它們認為期貨合約價格曲線的變化、不同等級原油之間的價差、運費和其他價格訊息,為精明的專業觀察員提供了很多幫助。

但是,此類數據在一系列對沖基金、其他交易員和資產管理人、石油公司和如航空公司等燃料大用戶以及該產業的其他參與者中很受歡迎。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