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大貶 日本、歐盟最受傷?

人民幣大貶 日本、歐盟最受傷?(圖:AFP)
人民幣大貶 日本、歐盟最受傷?(圖:AFP)

當中國人民幣本週貶破 7 元兌 1 美元的心理門檻時,股市對 2015-2016 年無序貶值的重現感到擔憂,並擔心人民幣已成為北京在貿易戰中的報復武器之一。

但這兩個問題可能都被誇大了。

一派經濟學家認為,,由於對歐盟和日本反應的擔憂,將讓中國決策者表現出自制,因此人民幣美元匯率不太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出現類似自由落體的情況。

大規模破壞穩定的資本外流可能會限制人民幣貶值,但這次,對人民幣貶值進行更有意義的檢視,是人民幣貶值可能對歐盟和日本出口造成多大影響,這反過來可能促使這兩個強大的經濟體在與中國的持續貿易戰中與美國站在一起。北京非常清楚,它無法在多邊貿易戰獲勝,也會努力防止這種情況發生。

有幾個原因導致資本外流可能不足以阻止北京企圖大幅貶值人民幣,首先,雖然北京肯定會考慮中國投資人將資金轉移到國外的影響,但這次壓力將更易於控制,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民幣估值低於 2015 年。

當時,人民幣在 2014 年中期至 2015 年 8 月間出現意外升值,升值幅度超過 10%。這令市場感到震驚,認為人民幣被大幅高估,導致隨後的貶值和資本外流壓力加劇。相比之下,這次北京一直允許人民幣自貿易戰開始以來逐漸貶值,因此貨幣可能比前一時期更接近其真正的市場價值。

此外,北京現在較少依靠信貸成長來刺激經濟,而適度的信貸成長意味著更少的資本外流壓力。最後,北京現在擁有更多管理壓力的經驗和工具,例如關閉一個主要的漏洞,即資本外流被偽裝成海外投資。

人民幣大幅貶值的全球影響力是北京方面的合理擔憂,特別是涉及歐盟和日本經濟時。任何人民幣美元的貶值都可能轉化為對歐元日圓的更大貶值。這是因為不像聯準會 (Fed) 仍然可以降息並削弱美元,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幾乎沒有降息的餘地,因為它們已經處於負利率。

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未能降息意味著,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歐元日圓美元匯率將升值,這將使它兌人民幣升值幅度更大。這正是本週以來人民幣貶值時發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由於人民幣自 5 月以來已經貶值,歐元日圓現在已經接近自 2019 年以來兌人民幣匯率的最高水平。

因此,這意味著任何進一步的人民幣貶值都可能摧毀歐盟和日本的出口部門,並在這些經濟體看來疲軟的時候對其整體成長產生負面影響。

歐盟、日本這二大經濟體也可能因為人民幣貶值,而感受到更強烈的出口壓力,因為與美國相比,歐盟、日本對中國的貿易風險更高。例如,以佔 GDP 的百分比來看,歐盟和日本對中國的出口分別比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高出 1 到 5 倍。

鑑於歐盟和日本經濟體與美國的相對弱勢,以及用於抵銷貨幣壓力的貨幣工具較少,這些經濟體將難以應對任何大幅度的人民幣貶值。這與布魯塞爾和東京的情況不太一樣,日本由於與鄰國南韓的貿易爭端加劇,這已經讓人感到額外的經濟痛苦,而且這種情形很容易被政治化。

屆時,北京就要擔心歐盟和日本可能會在更激烈的貿易戰中加入美國陣容。

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潛在後果,就是對中國的經濟和心理產生壓力,那麼這就可能足以扼止北京別玩貨幣貶值這把火。

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走勢
美元人民幣匯率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