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景不明 原油市場面臨三大風險指標事件

原油市場面臨三大風險指標事件。(圖:AFP)
原油市場面臨三大風險指標事件。(圖:AFP)

隨著全球供應存貨的減少,石油產業專家們一致認為原油市場對突然或意外的干擾因素變得越來越敏感。然而,大家對目前最大的風險實際上似乎仍然莫衷一是。

由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 (OPEC) 持續減產,利比亞戰爭升級以及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油價自年初以來不斷飆升,國際指標布蘭特原油和美國西德州中質原油 (WTI) 分別上漲約 30% 和 40%。

基本原因很簡單:市場正在緊縮。這意味著全球原油供過於求正在耗盡,供需正在趨於平衡,且可能反使市場面臨陷入短缺的風險。

能源分析師傾向認為,加劇石油市場風險的指標事件是令人擔憂的原因。包括下列這幾件大事:

利比亞騷亂

PVM Oil Associates 石油分析師 Stephen Brennock 指出,「對我而言,目前石油市場面臨的主要風險事件是利比亞的動盪。」「該國的石油生產尚未中斷,但我懷疑這只是時間而非是否問題。Haftar 將軍和他的東利比亞部隊打算攻下的黎波里,一旦成真,伴之而來的是無可避免的供應中斷風險。」

2 週前利比亞東部軍事領導人 Khalifa Haftar 將軍進攻受國際承認的的黎波里政府,增加了 2011 年以來困擾 OPEC 國家的混亂局面。持續不斷的衝突加劇了對這個主要產油國政治派系間可能很快爆發公開戰爭的擔憂。

利比亞戰事是否影響原油產出,讓人擔憂。(圖: AFP)
利比亞戰事是否影響原油產出,讓人擔憂。(圖: AFP)
伊朗制裁

花旗集團全球商品研究主管 Edward Morse 本月稍早時表示,「市場後勢非常看好,供應緊張,我們相信第 2 季和第 3 季將會出現 70 美元上下價格,具體取決於發生的情況,畢竟從現在開始有很多變數。」

一個變數是美國總統川普是否會延長對進口伊朗石油的 8 個國家制裁豁免,他將在 5 月 2 日前做出決定。Morse 認為,美國的重點將是制裁和委內瑞拉,這可能會對那些進口伊朗石油的國家形成「更加友善」的行動。

經濟學人智庫 (Global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全球經濟學家 Cailin Birch 則指出,「我最擔心的是美國制裁將對伊朗發揮的作用,這是供應面最重要的問題,當然也是異加複雜的問題。」

Birch 表示,美國外交政策的「不可預測性」意味著川普政府下月取消對伊朗的豁免「存在重大風險」。5 月 2 日川普總統必須決定是否延長允許幾個國家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豁免權,而伊朗正受到廣泛的美國經濟制裁。

雖然川普政府對伊朗採取「最大壓力」政策,但川普在 11 月向 8 個國家發放了豁免,以防止油價飆升。這些豁免也被視為管理與外國關係的一種方式,其中大多數人反對川普的伊朗政策。

可以肯定的是,儘管政府官員一再強調美國政府將降低伊朗石油出口至零的目標,但分析師不認為川普會拒絕延長豁免。

黑天鵝事件

PVM Oil Associates 的 Brennock 表示,「人們普遍認為華盛頓將收緊 OPEC 國家的制裁螺絲,以符合其將伊朗石油出口減少到零的終極目標。毋庸置疑的是,石油市場目前正出現供應短缺,利比亞和伊朗的供應量進一步減少將導致市場過度緊張和油價超漲。」

他說,「這可能會成為一場黑天鵝事件,因為它會迫使 OPEC+ 聯盟重新恢復生產。」

OPEC+ 聯盟指的是 OPEC 與非 OPEC 成員國間的能源聯盟,該組織在 2018 年底原油價格暴跌後,試圖在 6 月前每日減產 120 萬桶。

高盛商品研究負責人 Jeff Currie 指出,「當你考慮我們去年就知道的事情時,OPEC 已經展示過其提高產量和大幅減產的能力,其中具有很大的彈性。」

他說,「我們對中國又了解多少?它可以推出刺激措施,也可以去槓桿化。我們在 1 月見到大手筆的刺激措施,但去年又去槓桿化。我們在美國又看到了什麼?它曾經十分強硬,但現在變得溫和。」

Currie 繼續說,「要開始著手就是先解除上行和下行的尾部風險,」「那麼,你的問題會是:系統中的風險在哪裡? 如果我們開始思考,如果政策制訂者搖擺不定,那就是風險真正開始產生的地方,並直接影響主權資產負債表。所以,依我看來,黑天鵝事件較有可能的是會在其中一個主權國家產生。」

布蘭特原油價格走勢
布蘭特原油價格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