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想讓伊朗原油零出口 但油價飆漲讓他騎虎難下

(圖:AFP)
(圖:AFP)

不過一個月前,美國總統川普的伊朗高級特使在一次重要的能源會議上表示,當時的石油市場狀況更容易扼止伊朗原油出口而不會導致油價飆升。

美國伊朗特別代表 Brian Hook 在休斯頓舉行的 IHS Markit  CERAWeek 上說,「當油市的供應面良好時,就能讓我們加速讓伊朗出口降至零。」

但從那時起,美國原油價格上漲了 12%,國際布蘭特原油交易價格超過每桶 70 美元,全美平均汽油價格每加侖上漲 30 美分。

油價上揚的主要原因很簡單:市場緊縮。這意味著全球原油過度供應情形正在枯竭,供需逐漸趨於平衡,而且市場開始面臨短缺的風險。

國際能源署 (IEA) 週四 (11 日) 表示,由於 OPEC 及其盟國削減產量,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看來逐漸收效,全球石油供應在第 2 季將趨緊。

IEA 指出,「然而,油市的緊張不僅僅是供應面的問題。近幾個月來,對需求彈性的關注程度低於生產的興衰,雖然它也非常重要。」

這種緊縮將使川普更難以證明下月起大幅削減伊朗原油出貨的作法具合理性。再過幾週,他必須決定是否延長允許幾個國家繼續豁免於從伊朗進口石油的制裁。

可以肯定的是,儘管政府官員一再強調美國將伊朗石油出口降至零的目標,但分析師懷疑川普真能拒絕延長豁免。

川普在去年 11 月同意 8 個國家獲得豁免,以防止油價飆升。這些豁免也被視為經營與外國關係的一種方式,其中大多數國家反對川普的伊朗政策。

在他宣布下次豁免之前,布蘭特原油和美國原油分別上漲了 32% 和 40%,而且石油市場狀況趨勢持續向上。

OPEC 的石油產量在 3 月跌至 4 年來的最低水平,與去年不同,這個 14 國集團無視川普提高產量和壓低價格的呼籲。最大出口國沙烏地阿拉伯表示,它的產量將繼續遠低於每天 1000 萬桶,低於 11 月創紀錄的 1110 萬桶。

與此同時,主要產油國正在出現新的威脅。在持續的政治和經濟危機、美國制裁和大規模停電的壓力下,委內瑞拉的產出在 3 月暴跌至 74 年來的最低點。利比亞處於全面內戰的邊緣,政治動盪使鄰國阿爾及利亞陷入困境。

這些因素和其他因素促使 RBC Capital Markets 將其對布蘭特原油的 2019 年目標價上調至每桶 75 美元。該投行指出,來自北海和西非的主要油產相對容易找到買家。

RBC 分析師在研究報告中表示,「這是最重要的指標,可以作為市場蕭條或趨緊的主要指引。」

風險諮詢公司 Eurasia Group 認為,川普將延長過去 6 個月進口伊朗原油的 5 個國家的豁免權。另外停止 3 個這段時間內沒有採購伊朗原油國家的豁免權。

在未來 6 個月的豁免期內,伊朗原油出貨量可能會降至每天約 90 萬桶至 110 萬桶。

布蘭特原油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