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降S&P 500目標 巴克萊:中國經濟放緩衝擊今年美股

圖:AFP
圖:AFP

巴克萊股票策略師因降低 S&P 500 指數 EPS 預估成長和預期的 P/E 率,已將 S&P 500 指數的目標價自 3000 調降至 2750。

巴克萊美股策略部門負責人 Maneesh Deshpande 研究報告指出,「我們對 2019 年由下而上 (bottom-up EPS) EPS 估計,自去年 11 月中旬以來就看到劇烈下滑。這部分係因共識 EPS 估計整體下滑,自 9.3% 下降至 7.9%」,但大部分是因為經濟諮商會 (Conference Board) 的領先經濟指標 3 個月變動的下降,該指數是巴克萊策略師用來調整 EPS 成長預期的工具之一。

與此同時,由於中國經濟放緩主導的宏觀經濟環境惡化,巴克萊調降了對 S&P 500 指數的 P/E 率估計,自 17 倍獲利降至 16 倍獲利。

Deshpande 表示,「 雖然美國經濟看起來相對健康,但非美國的全球經濟成長前景卻更加悲觀。」他補充道,非美國的經濟成長在去年 1 月達到頂峰,而 2017 年的經濟成長有很大部分來自中國政府為因應 2015 年至 2016 年經濟放緩而推行刺激計劃的結果

但因中國當局擔憂中國經濟失衡,以及債務和房地產市場的潛在泡沫,他們無法像 2017 年那樣積極地刺激中國經濟成長。

「作為經濟軟著陸的長期目標之一部分,中國決策者透過各種刺激措施,在信貸成長放緩接著寬鬆政策交替之間,取得了微妙的平衡,如今中國政府再次進入信貸放緩的階段。」

Deshpande 認為,由於美國經濟並非高度依賴外貿來促進成長,因此中國經濟放緩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有限。然而,「非美國的經濟放緩恐明顯衝擊美股,因為美股對國際市場大量曝險,我們估計 S&P 500 總營收 30% 來自海外,而單就科技股來說,占比甚至高達 60%。」

巴克萊分析師也指出其他縮限今年 S&P 500 估計的原因包括:日以劇增的負面情緒、資金流動和市場流動性貧乏。雖然市場在秋季開始踏入修正時,個人投資者情緒尚算強勁,但到了 12 月就發生變化,共同基金流量明顯轉向負面。

「12 月時 Google 搜尋『經濟衰退』和 Fed 升息的次數激增。」這樣的趨勢凸顯,在機構投資者自去年 10 月開始變得悲觀之後,獨立投資者如今情緒也變得跟機構投資者一樣了。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