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推遲做出汽車關稅決定 歐洲汽車股跳漲
※來源:華爾街見聞

歐洲汽車股跳漲。(圖:AFP)
歐洲汽車股跳漲。(圖:AFP)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表示,川普周二(11 月 13 日)與白宮貿易團隊會面討論對歐洲汽車加征關稅的報告草案後,白宮決定暫時推遲決定是否將進口汽車及汽車零部件列為國家安全威脅,報告將面臨進一步修改。

消息過後,日本汽車製造商股價周三上漲,豐田漲近 2%,斯巴魯漲近 3%,日產漲近 1.5%。歐洲股市方面,Stoxx 600 Automobile & Parts Index 一度漲近 2%,寶馬漲超 2%,戴姆勒漲超 1%,大眾微漲 0.5%。

但值得注意的是,周一,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在德國柏林的一場演講中暗示,歐美 7 月就汽車關稅達成的「停戰狀態」可能只能持續到年底。

「幾周前還可以說這種威脅已經消退了,好像一切都已『走上正軌』,但現在看起來並不那樣」,一位密切跟蹤此次談判的商業說客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上述媒體還稱,歐盟貿易專員 Cecilia Malmstrom 與美國貿易代表 Robert Lighthizer 周三在華盛頓的會談將對美國對外國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徵稅的前景預期起到關鍵作用。一位外交官表示,雙方一直在努力協調監管標準,但如果美國一意孤行推進對進口汽車加征關稅的計劃,那麼這種所謂的「進展」將會停止。

雖然結果仍然不確定,但川普確實引發了市場對其繼續推進汽車徵稅計劃的擔憂和不安。有分析稱,若加征汽車關稅的措施落地,美國汽車行業將承受巨大壓力。

儘管加征進口汽車關稅遭到不少業界人士的反對,但事實上,「汽車關稅」確實是今年以來川普與貿易夥伴進行談判的最大籌碼之一。

據美國新聞網站 Axios 報導,一名歐洲高級官員甚至稱:「川普興高采烈地表示,當他開始談論可能對汽車徵收關稅的時候,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會立刻登機,火速趕往華盛頓,並開始討論交易。

今年,美國已經激怒了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及歐盟和日本在內的主要盟國,並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鋁和鋼等進口金屬徵收關稅。而在上個月結束的美墨加三方談判中,川普政府就曾用汽車關稅給加拿大施壓,迫使加拿大最終作出妥協,最終達成《美墨加協定》(USMCA),替代了 20 多年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新協定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汽車行業實行配額制度;享受關稅豁免的北美自製率,上漲至 75%,即 75% 的汽車零部件須產自北美。

鑒於目前北美自貿區已經「塵埃落定」,剩下主要就是日韓和歐盟——美國在亞太和歐洲最為倚重的兩個盟友,也是全球經濟中重要的「兩級」。

一旦美國實施汽車關稅,對日韓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華爾街見聞會員專享文章《又要征汽車關稅? 川普「真敢」麼》提及,根據韓國國際貿易協會測算,如果美國對日韓徵收 25% 的汽車進口關稅,預計日本對美出口量將下降 42 萬輛,韓國下降 16 萬輛。韓國對美汽車和零部件出口將下降 22.7%,日本下降 21.3%。從數字上看,這對日韓的 GDP 衝擊分別在 0.2% 和 0.3% 左右,仿佛「尚可消化。而德國方面也表現得相當淡定。

雖然日韓德仿佛都「不怕」美國的汽車關稅,但汽車關稅不同與鋼鋁——汽車的產業鏈非常長且涵蓋範圍廣,裡面蘊含了眾多中小企業供應商和大量就業人員,而鋼鋁只是產業鏈上的一環,相對汽車的經濟和就業帶動作用就非常有限了。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調查發現,25% 稅率的汽車關稅將在一到三年內讓美國喪失 20 萬個就業崗位。

而股票研究機構 Morningstar 的高級股票分析師 Richard Hilgert 也稱,「如果貿易摩擦加劇,我們的預期也會根據關稅的具體徵收情況加以調整。我們認為,美國經濟會逐漸降溫,到 2020 年,汽車銷量預計減少至 1490 萬輛。」

所以雖然表面上各國對美汽車出口直接占 GDP 的比例看起來尚且可控,但真的實施起汽車關稅,對各出口國經濟的實際打擊會成倍增加。

有分析稱,這種關稅政策將不僅造成美國和盟友國家的「分裂」,還會對現有供應鏈格局造成衝擊,增加美國市場的汽車售價,減少汽車行業的就業機會,給行業造成沉重打擊。

會員專享文章還提及,雖然汽車關稅不能像鋼鋁關稅那麼用,但在一定程度上確實可以認為其是鋼鋁關稅的「升級版」,這主要體現在其逼盟友「就範」的作用。

就連川普自己也「承認」:美國之所以能在和加拿大的貿易談判上獲得優勢,是因為他用汽車關稅作為籌碼,向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施壓。對於歐洲來說,汽車關稅也是一個好籌碼。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