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美國中期選舉前瞻

我們仍預期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將符合歷史平均水平,民主黨有 60% 的機會獲得眾議院微弱多數席位,而共和黨仍將控制參議院。

總體而言,今年的政治氣氛持續對民主黨有利,而經濟因素則利好共和黨。採用多變量回歸模型綜合分析這些因素可看出,共和黨的情況比我們剛啟動此項分析時略有改善。該模型顯示共和黨在眾議院中將失去大約 13 個席位,降幅低於歷史平均水平,這會使共和黨在眾議院中的多數地位極為微弱。不過,上述估計可能存在較大的 “誤差範圍”,且沒有將其他因素考慮在內,例如共和黨即將退休的議員人數較多,導致其在職優勢低於平常水平;民主黨的籌資優勢;特殊選舉的基調等,這些都可能提高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大舉獲勝的概率。

基本盤是關鍵

當前選舉已進入衝刺階段,投票率是一個關鍵變量,而這是我們無法準確預測的一個指標。儘管選民在此次選舉前熱情高漲,但歷史告訴我們,2016 年以來投票率已大幅下降。中期選舉的平均投票率只有 39%,遠低於總統大選的 56%。但投票率下降在兩黨支持者中並非均勻分佈,因此關鍵問題在於哪個黨能提高基本盤的投票率。

情景推演

基於以上分析,我們維持情景概率不變。分裂的國會(民主黨控制眾議院、共和黨控制參議院)出現的可能性較高,概率為 20%,在此情景下,兩黨在兩院各自僅會佔非常微弱的多數。

需要提醒的是,我們估計 “民主黨控制國會” 的情景對於風險資產的影響將是中性甚至負面。這並不是對民主黨政策平臺的評判,而是因為在此情景下,國會與特朗普領導下的白宮更加對立,有可能導致政治運轉失靈,國會無法推進必要立法程序的風險升高。

民主黨獲勝會提振市場情緒嗎?

贏得選舉(以眾議院席位變化為衡量標準)似乎會提振選民對於經濟前景的樂觀情緒。從 10 月份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來看,民主黨的消費者預期指數位於 65.3,而共和黨的該項指數為 85.3。因此,如果民主黨在國會的席位增加(我們認為可能性很高),將會進一步提振原本就高企的經濟信心。

美國股票板塊分析

下一屆國會能通過的議案數將有限。共和黨在掌控國會兩院以及白宮的情況下,仍然未能廢除《平價醫保法案》,稅改法案是在採取所謂 “和解” 程序以避免“冗長演說”(filibuster)干擾的情況下才勉強獲得通過。

我們認為共和黨在未來兩年面臨更艱巨任務的概率高達 98%。即便民主黨能夠鎖定參眾兩院多數(有這種可能性但不大),其多數優勢也會極其微弱,若沒有特朗普的背書,將無法通過任何法案。

在關鍵的經濟議題上,例如貿易、移民、互聯網監管等,兩黨要麼需要跨黨派合作,將部分決定權交給行政部門,要麼保持現狀,直到 2020 年總統大選。這也是我們預期中期選舉對市場影響有限的原因之一,對於美國股票板塊的影響同樣也有限。

兩個 “搖擺行業”— 金融和工業,受今年中期選舉結果的影響較大。

金融 — 如果共和黨繼續掌控國會兩院,那麼金融股的變化將微乎其微。不過,如果民主黨控制眾院或參眾兩院,這可能會從兩方面產生負面影響。首先,對市場不太友好的國會可能放緩監管鬆綁的步伐,並澆滅對立法修訂《多德 - 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部分條款的期待。其次,在民主黨勝出的情景下,瑪克辛 • 沃特斯(Maxine Waters)和謝羅德 • 布朗(Sherrod Brown)可能會分別擔任眾議院金融服務和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他們對委員會議事日程的掌控及其意識形態和論調,至少會對金融業股價承受因消息面波動的壓力。

工業 — 就工業行業而言,共和黨控制國會(即維持現狀)是正面因素,因這有可能緩和兩黨相互掣肘的政治僵局。

目前共和黨選民基本支持特朗普的貿易談判,若要兩黨共同推動限制行政部門徵稅的權力,還需要足夠多的共和黨人改變心意。即便在民主黨掌控國會的情景下,他們也沒有足夠的選票來推翻總統的否決權,或者避免共和黨 “冗長演說” (filibuster)的阻撓。

結論

如果共和黨在 11 月 6 日中期選舉中的表現優於預期,我們對這兩個板塊的看法將更加正面。不過,影響市場走勢的還有更重要的因素,即便民主黨意外勝出,政治因素也不太可能逾越基本面的影響。

隨著 2020 年總統大選漸行漸近,一旦中期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市場揣測將迅速變化。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財富管理大中華區首席投資總監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在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