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性時刻:GE資本徹底告別商業票據市場

※來源:華爾街見聞
標普在10月初下調了GE的評級。(圖:AFP)
標普在10月初下調了GE的評級。(圖:AFP)

曾經的商業票據市場(Commercial Paper,CP)最大發行方、通用電氣 GE 的金融服務子公司 GE 資本(GE Capital)宣告徹底離開 CP 市場。

當然這並不是主動謝幕,上周,繼標普在 10 月初下調了 GE 的評級後,穆迪也「補刀」下調了 GE 的評級,導致 GE 資本不再有資格在 CP 的高等級信用主體市場繼續融資,而 CP 的對信用要求更低的資金方體量相對 GE 資本太小,且成本更高。

CP 市場提供 270 天以內的短期融資,是金融市場中利息最優惠的資金募集渠道。GE 資本在 CP 市場的平均利息成本一度只有 0.59%(2016 年)。

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以前,GE 資本一度是全球 CP 市場最大的發行方。2007 年,GE 資本的未償 CP 餘額為 1060 億美元

GE 資本艱難

自 2008 年金融危機以來,GE 資本就一直在縮減自己在 CP 市場的部位。到 2015 年時,其當年未償 CP 餘額僅為 50 億美元。本來其原計劃今年底將這個餘額減到 0。

GE 資本 2017 年的 CP 融資費用就已經攀升到了 1.45%,其銀行渠道的融資費用只會更貴。研究機構 Gordon Haskett 的諮詢師 John Inch 就提到,鑒於一家金融服務機構的盈利能力主要靠利差的把控,融資成本端的上升對 GE 不是好消息。

Melius Research 的分析師 Scott Davis 則表示,成本端更高後,GE 是否還要繼續保住金融服務業務就更值得商榷了,

我認為評級下降會加速 GE 完全退出金融行業。

作為傳奇 CEO 傑克韋爾奇 (Jack Welch) 時代和 Jeff Immelt 時代的重要遺產,曾今給 GE 貢獻過一半利潤的 GE 資本自金融危機後持續表現欠佳,越來越被視為是 GE 內部一個「大而不能倒」的拖後腿份子。早在金融危機時,GE 資本的天量負債就給 GE 惹過大麻煩:隔離拆借市場因金融危機暫時崩掉後,GE 被 GE 資本拖累竟然籌不到短期資金,最後不得不接受巴菲特的緊急資金支援「被投資」。

百年老店步履蹣跚

曾被巴菲特高度讚揚,譽為美國商業界典範的百年老店 GE,今年來一直跌跌撞撞流年不利:作為 19 世紀來就在的百年成分股、竟然被踢出道瓊斯工業指數,董事會炒掉了上任剛一年的 CEO 換帥,被評級機構大幅下調評級、引以為豪的分紅傳統今年不得不以「1 美分」的尷尬金額維持。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GE 今日之困局部分是由前兩位傳奇 CEO 的戰略失誤造成。作為一家製造企業,一度竟然靠金融部門來貢獻一半的利潤,短期雖然財報風光,但長期無疑是埋下了打雷。

而數個當時鮮花着錦、其實踩錯了時間點的收購也是 GE 今日步履蹣跚、債台高築的原因。比如,2015 年,GE 還是 Jeff Immelt 掌舵時,在能源市場的高點買入了阿爾斯通的能源部門,直接帶來了 230 億美金的減損。

2017 年,Jeff Immelt 還未離任時,一度信心滿滿宣稱 GE2018 年分紅可達 2 美元。儘管接任 CEO 宣稱 2 美元不現實,應該是 1-1.07 美元,目前看這個預期依然是過於樂觀。

GE 最新宣布的 2018 年分紅預期是,1 美分。GE 股價目前處於年度新低以及 23 年來的低位。

GE 的首席財務官 Jamie Miller 在上周的電話會上告訴分析師,稱 GE 在削減債務上預計將有「極大的進步」,包括出售價值 200 億美元的資產來補充資金。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