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可能忽視了歐洲最大火藥桶:德國

※來源:華爾街見聞
歐洲市場最大最危險的火藥桶,可能是德國?(圖:AFP)
歐洲市場最大最危險的火藥桶,可能是德國?(圖:AFP)

歐洲市場最大最危險的火藥桶,可能不是義大利,也不是英國,而是歐洲核心德國。

德國長期以來扮演領袖角色,是歐洲的定海神針,但現在前有英國脫歐,後有義大利預算紛爭,關鍵時刻德國政壇出現分裂,未來將自顧不暇,目前市場可能對德國政治危機的風險茫然無知。

德國去年 9 月「沒有贏家」的大選後,正式拉開了這個國家政治亂局的帷幕,二戰以來德國政治的穩定閥——基民盟 / 基社盟(聯盟黨)、社民黨雙頭制搖搖欲墜,首當其衝的是德國議會第二大黨——社民黨。唇亡齒寒,默克爾所在的基民盟也正在被深淵凝視。

默克爾的「黃金配角」——社民黨在巴伐利亞州選舉遭遇 70 年來最大慘敗

本月在經濟重地、保守派大本營巴伐利亞州州議會選舉中,基社盟和社民黨均遭遇上世紀中葉以來最慘痛敗績。基社盟也無法再在該州維持長期單獨執政的格局,而社民黨更是日薄西山。

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在該州的姊妹黨基社盟遭受 1950 年以來最大慘敗,僅獲 37.2% 選票,較上屆選舉下降 10.4 個百分點。

更慘的是社民黨。社民黨本月在巴伐利亞州選舉中得票率為 9.7%,下降 10.9 個百分點,而且在全國民意調查中落後於民粹主義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和綠黨。

相比之下,綠黨以 20% 的得票率創下新高,圍繞難民等諸多議題與其立場針鋒相對的德國另類選擇黨也獲得 12% 的得票率。

隨著另一個重要的地方選舉黑森州(Hesse)臨近,民意調查顯示社民黨得票率也將大幅下滑,儘管不會像巴伐利亞州那麼慘。

社民黨 2005 年以來,三次作為少數黨加入聯合政府,更是 2018 年聯合政府成功組建的大功臣,但結果卻是政績不一定撈得着,它現在成了德國民眾對現狀不滿的「出氣筒」。

社民黨危機不是個案:德國將群龍無首

如今越來越搖搖欲墜,社民黨的生存危機再也不能被視為特有的政黨危機,唇亡齒寒,這意味著德國以及歐洲國家,可能正在走向癱瘓和不穩定的新時代。

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社民黨和聯盟黨一直德國政治的兩大支柱,但是隨著社民黨的衰落,德國正從事實上的兩黨制轉向多黨制,德國政治將進入群龍無首的狀態。

政局變化的實質是,德國社會的戰後共識正在關鍵領域崩解:歷史(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態度),地緣政治(對俄羅斯、歐盟的態度),經濟(對汽車業的態度)和道德(對難民的態度)。

德國選民厭倦了長期以來執政的聯盟黨 - 社民黨兩黨執政大聯盟,如今崛起的小黨派,雖然曾經只是兩大黨的附庸,現在卻大有長江前浪推後浪的趨勢。

社民黨的重要「據點」慕尼黑,如今正在被綠黨和其他小黨派慢慢「滲透」。更糟糕的是,社民黨的核心選民中,搞到 54% 的選民超過 60 歲,只有 8% 的選民未滿 30 歲。相比之下,綠黨的選民只有 24% 超過 60 歲。德國左翼黨 Die Linke 正在積聚年輕的新左派和來自東德的老齡化共產主義者的支持。

執政聯盟風光不再,人心浮動,有人已經「跳船投敵」了,擁抱民粹主義論述了,比如基社盟領導人 Horst Seehofer。內部分裂,這是崩潰的前兆。

歐盟正在反噬德國 埋伏着歐洲更大的混亂

首先,德國「借殼歐盟上市」,風險可能要超過收益。基民盟 / 基社盟通過推動歐洲一體化的政策,為德國帶來了和平、安全、繁榮與前進的方向(即歐洲統一),德國經濟再度成為世界一極,德國藉助歐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影響力,基民盟 / 基社盟也因此能夠在戰後近 70 年裡執政近 50 年。

但是,默克爾執政的十多年裡,歐盟頻頻出現重大危機(債務危機、英國脫歐等等),歐洲一體化出現停滯,一體化進程主要體現在吸納更多成員國上,在最核心的財政一體化方面舉步維艱。

同時,歐盟的負面影響正在顯現,反噬德國本身。恐怖襲擊市場見於報端,金融市場動盪不安,債務、難民危機嚴重撕裂各國社會,造成成員國之間嚴重對立,導致政治共識逐漸瓦解,極右翼實力上台執政。

其次,德國主導的歐盟在關鍵的地緣政治安全問題上,步步退讓。在烏克蘭問題上選擇和俄羅斯協調(妥協);在耶路撒冷、伊核協議問題上,完全被川普政府忽視。中東持續動盪不安,對於歐盟的能源安全、邊境安全影響深遠。

第三,面對日益尖銳的矛盾,德國的政治大環境已經漸漸失去模糊的空間,大黨派的政治綱領依然有市場,但是如果不能執行到底,其它能夠做到的小黨派,就會乘虛而入。

在這次巴伐利亞州選舉中,贏得 20% 選票的綠黨支持的開放的難民政策,實際上源自基民盟和社民黨。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從基社盟和該黨黨主席 Horst Seehofer 手中,奪走了反難民的大旗。Horst Seehofer 曾任德國內政部長,因和默克爾在難民問題上立場嚴重衝突,今年 7 月辭職。

最後,則是德國的多黨制度不適應政治亂局。多黨制度雖然保護了多元化,但是也給了極端思潮生存的政治土壤,通常不穩定而且難以預測,難以建立穩定的執政聯盟,而且還會孕育怪胎——極左和極右翼組建聯合政府,比如義大利和斯洛伐克,這種情況並不少見。

展望未來,德國可能最終出現多黨組成的輪值政府,比如基民盟、基社盟、自由民主黨和綠黨的組合——即所謂的牙買加聯盟,這種情況最有可能導致政治癱瘓,因為聯盟內存在競爭的各黨派領導人,為了迎合民意將會不斷地互相削弱,導致傳統上強勢的總理職位在政府中變得弱勢。

最有可能的一種場景,是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黨的兩黨制垮台,動搖德國在歐洲的霸權,而歐洲其它國家可能無法填補這一權力真空,更大的混亂將隨之而來。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