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普遍預期按兵不動 日本央行明日決議有哪些看點?
※來源:華爾街見聞

市場普遍預期日本央行將按兵不動。(圖:AFP)
市場普遍預期日本央行將按兵不動。(圖:AFP)

「東京鯨」日本央行一直是實行激進貨幣寬鬆政策的典型代表,在全球當前的緊縮浪潮中堅持「逆行」。

2013 年開啟大規模購債,旨在消除通縮壓力,刺激物價上升。2016 年 1 月底該行開啟了「負利率」時代,即以對銀行的對超額準備金實施 - 0.1% 利率為主,實施量化、質化和負利率三個維度的寬鬆政策。2016 年 9 月份,該行宣布放棄年增基礎貨幣目標值的框架,調整為控制長短端殖利率即維持短期利率 - 0.1% 和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控制在 0.0% 附近的政策框架。

9 月 19 日周三午間,日本央行將公布利率決議及政策聲明。由於 2% 的通膨目標仍遙遙無期,以及考慮到未來上調消費稅的影響,市場普遍預計該央行仍將按兵不動。

本次會議重點需關注日本央行是否會暗示未來調整貨幣政策的時點和路徑、如何評估 7 月政策「微調」、以及如何看待全球貿易摩擦對日本經濟的衝擊等。

回歸正常化貨幣政策?難…

據彭博近期的一次調查顯示,受訪經濟學家均預測日本央行將在 9 月 18 至 19 日的會議上保持貨幣政策不變。多數受訪者認為,日本央行將按兵不動直到明年上調消費稅之後。該調查於 9 月 5 日至 11 日進行。

也就是說,市場預期日本央行仍將維持政策利率 - 0.1% 不變,10 年期公債殖利率目標繼續維持在零附近,繼續延續 「QQE+YCC」(質化量化寬鬆 + 殖利率曲線控制)的政策框架。

在上述調查的 51 名受訪者中,約 57% 的人認為下一個轉變最可能的時間是 2020 年或更晚,且絕大多數人認為日本央行將收緊貨幣政策,而不是更加寬鬆。

路透社認為,日本央行可能重申 7 月做出的承諾,即在較長一段時間維持利率在非常低的水平,以便經濟穩步復甦,協助推動通膨率升至 2% 的目標。

丹麥銀行也預計日本央行將維持當前政策框架不變,且該行行長黑田東彥也將重申相對溫和的立場,暗示日本央行打算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將利率維持在當前水平。丹麥銀行預計,日本央行要保持當前政策不變至少至 2019 年底。

法興銀行認為,鑒於自上次議息會議以來,經濟數據並無較大變動,因此預計日本央行將維持其當前的前瞻指引和經濟評估不變。該行認為,日本央行料會非常謹慎地看待消費稅上調的影響,在完全評估其對經濟和物價的影響前不會採取行動。

該行還認為,日本央行在短期內進一步削減其購債規模的可能性仍然有限,並預計日本央行下一步行動是上調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目標 25 個基點,時間為 2020 年下半年。

是否會暗示退出 QE 信號?

上周五,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暗示央行寬鬆貨幣政策不應無限持續,不過信任行長黑田東彥,由他來決定何時結束寬鬆政策。

「日本央行的物價目標是引導經濟政策的指標之一,但創造就業才是核心。通膨尚未達到設定目標,希望日本央行繼續努力。不認為日本應當一直推行寬鬆政策,但退出時點應由日本央行決定。」

這一言論似乎暗示日本央行或在不久後調整貨幣政策,這與早前日本央行的言論以及當前市場預期相匹配(4 月日本央行在國會證詞時暗示或在 2019 年調整貨幣政策)。

分析認為,安倍晉三似乎對於通膨的關注度有所降低,而對於就業相關問題的關注度有所提高。不過,這也可能是安倍為了本周的黨內選舉和美國貿易磋商的戰術策略,把日本寬鬆政策歸為日本央行本身行為,以讓自身獲得較為有利的局面,將有助於其在內閣中獲得更多支持。

瑞穗證券首席市場經濟學家 Yasunari Ueno 表示,儘管目前日本通膨率低於 1%(遠低於 2% 的目標),但安倍晉三的講話中並沒有政治暗示。如果安倍晉三想要對日本央行施壓,他會敦促央行不顧任何副作用地採取更多寬鬆政策來儘快達到 2% 的通膨目標;然而,安倍晉三的言論只是表述了日本央行在達成物價目標方面的獨立性。

不過,Ueno 也認為,這並也並不意味著他可能對於 2% 通膨目標的態度更加靈活,因為要改變 2% 的目標可能引起日元走強,而日元走強對經濟的打壓是日本央行的主要擔憂。

「微調」會否延續?

有分析指出,央行政策委員會可能還將詳細分析,自 7 月決定放寬公債殖利率在零水平目標附近的波動區間以來,市場的波動情況。

鑒於日本通膨率距 2% 的目標仍然遙遠,央行 7 月採取了一些措施增強政策框架的可持續性,比如允許殖利率波動更具靈活性。

在 7 月的貨幣會議中,日本央行稱將允許 10 年期日本公債殖利率在正負 0.1% 的兩倍範圍內波動,被認為是日本央行對殖利率波動的容忍度有所提高。

這被認為是日本央行對貨幣政策做出微調,以減少其政策對市場和商業銀行的不利影響。自 2016 年 1 月份首次引入的負利率以來,雖然有效的限制了日元升值,但日本的低利率環境對銀行業的盈利造成了較大打擊。

不過此後,10 年期日本公債殖利率依舊遠低於 0.2% 的上限,卡在 0.1% 水平上下。

路透社分析認為,這暗示央行大規模購買導致流動性枯竭後,市場難以恢復。法興認為,這種情況還將持續一段時間,部分因為全球債券殖利率都在下降,也因為市場對日本央行稱要抑制殖利率的承諾缺乏信任。

路透社援引東短研究(Totan Research)首席經濟分析師 Izuru Kato 表示,「7 月的行動沒有解決央行政策的根本性問題,比方說低利率對銀行業的傷害。長期殖利率需要上漲更多,才能緩解銀行業的緊張狀況。」

上述媒體指出,如果殖利率未能上升,一種意見可能是進一步放寬該區間。但日本央行很多決策者認為,這種做法可能削弱將長期利率維持在零附近承諾的可信度。

如何評估全球貿易摩擦帶來的衝擊?

除了保持貨幣政策不變的預期之外,市場預計日本央行還將討論全球貿易摩擦升級對其信心的衝擊,是否仍相信日本出口型經濟將因為全球需求強勁而保持溫和擴張。

日本央行 7 月會議紀要提到,一名委員認為貿易摩擦是一種逐步增長的下行風險。

日本央行政策委員片岡剛士也在本月初表示,預計全球經濟擴張趨勢將從明年起開始減弱;全球貿易摩擦加劇,可能對經濟活動以及市場情緒產生巨大衝擊;鑒於全球不確定性,日本經濟前景存在下行風險,預計企業資本支出將放緩。

儘管日本當前沒有動機調整貨幣政策框架,但如果日本經濟增速和通膨預測中值的大幅下修,或邁向 2% 物價升幅目標的勢頭減弱,那麼日本央行就有調整貨幣政策框架或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的必要性。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