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選舉前給油價降溫 美國政府考慮動用緊急原油儲備
※來源:華爾街見聞

(圖:AFP)
(圖:AFP)

據《華爾街日報》和彭博社等媒體援引多名知情人士稱,美國川普政府正在積極考慮動用美國戰略原油儲備,因為在 11 月國會中期選舉之前國內汽油價格飆升,對共和黨的政治壓力驟增。

目前,是否釋放美國 6.6 億桶原油戰略儲備的決定還沒有做出。據稱美國政府在考察一系列選項,包括先釋放 500 萬桶原油作為測試,或者進一步釋放 3000 萬桶原油;在有其他國家配合的情況下,不排除釋放更多戰略儲備。

總部位於法國巴黎的國際能源署(IEA)是為工業化國家提供能源政策諮詢,並協調這些會員國戰略石油儲備的國際組織。據稱其執行總裁 Fatih Birol 在 6 月某私人晚宴上稱,如果油市供應干擾惡化,釋放成員國的戰略儲備成為一個選項。

IEA 發言人雖沒有回答戰略儲備的問題,但表示「準備好了必要時有所行動」,確保市場保持充分供給(well supplied)。部分美國政府的高級顧問反對這個主意,因此美國政府初步考慮保持這一選項的開放性。也有知情人士稱,一個「溫和的」、規模不大的儲備釋放或勢在必行了。

美國戰略石油儲備是 1970 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的產物,目前約保持在 6.6 億桶,儲存在南部地區。IEA 規定,會員國(發達國家)持有 90 天的石油儲備來應急,每個國家都有權力選擇是否參加 IEA 組織的出售戰略石油儲備,各國也可應急來單邊行動。

例如,去年夏末的颶風哈維來襲,美國墨西哥灣的煉油廠設施遭遇損毀,美國就釋放了 500 萬桶的戰略原油儲備,用來緩解自然災害造成的煉油廠用油短缺。2011 年國際遭遇重大地緣政治變動時,IEA 也曾組織過全球釋放戰略儲備。歷史上這種協調只有過三次,因為被視為最後選項。

熟悉川普政府內部討論的人士表示,美國不會輕易動用戰略石油儲備,可能的情況是油價進一步從當前水平漲超 10%,即 WTI 油價接近 80 美元 / 桶時;或者是當以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為首的 OPEC + 無法有效增產,來彌補委內瑞拉和伊朗因經濟危機或制裁減少的石油供給時。

不過多位知情人士稱,美國顯然已討論了小規模的釋放測試,目的是在必要時加大釋放戰略儲備的規模,是宣稱「美國已經準備好了」的有力信號。如果川普政府選擇在 9 月或 10 月釋放戰略儲備,將有望在 11 月中期選舉之前降低汽油價格,美國也可藉此說服盟友國停止購買伊朗石油。

美國汽車協會 AAA 的最新統計顯示,周五美國無鉛零售汽油均價為 2.89 美元 / 加侖,較去年同期上漲了 63 美分,或近 28%。預計到 9 月美國勞動節前的汽油價格區間為 2.85 美元 - 3.05 美元 / 加侖,這代表整個北美夏季駕駛高峰期內,汽油價格都接近四年最高。

小布什政府的前能源顧問 Bob McNally 表示,除了汽油價格上漲,很少有事情能令一位美國總統如臨大敵,因為這將最直觀地影響美國選民情緒。Hedgeye Risk Management 高級能源分析師 Joe McMonigle 表示,釋放戰略原油儲備可能不會導致汽油價格走低,但會影響市場心理,令原油價格短線走低,達到川普上周發推特要求「現在就降油價」的目的。

但華爾街分析師對釋放戰略儲備的效果,以及應維持多長時間都存在分歧。華爾街見聞《主編精選》曾提到:

瑞銀 UBS 的分析師 Jon Rigby 指出,委內瑞拉和伊朗已被美國制裁影響了油產,美國在岸石油生產和出口暫時受基建限制,動用石油戰略儲備就成為一個最重要的市場槓桿。不過這一舉動只能在短期內壓低油價,因為主要突顯了市場結構趨緊和缺少常規選項來解決這個問題。

美國國會最近幾年的研究也發現,美國原油行業基建的瓶頸,可能為大規模釋放戰略原油儲備增添困難。由於金融危機後非常規開採的頁岩油產量暴增,一些管道營運商或缺乏運力將釋放的戰略原油儲備儘快送給美國精鍊廠商,也令美國總統最擔心的汽油價格不會立即下降。

雖然本周美油 WTI 累跌 3.8%,並已連跌兩周,國際布蘭特原油累跌近 3%,但兩種油價今年都漲超 11%,7 月初一度衝破了三年半高位,過去一年裡暴漲 60%。這使得川普 4-7 月幾乎每個月都要發一條推特批評 OPEC 人為抬高油價。

但分析指出,油價上漲或為結構性因素,全球意外的供給干擾頻發,對原油需求卻保持強勁。這表明,暫時動用戰略石油儲備只能解燃眉之急,不能解決供求失衡的更笨問題。IEA 本周最新月報警告稱,OPEC + 動用閒置產能增產後,全球石油供給緩衝能力吃緊,可能瀕臨極限,這將支撐油價,對石油需求增長構成威脅。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