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市違約潮來襲〉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亞洲美元債違約風險竄升

圖:AFP
圖:AFP

《彭博社》報導,因為亞洲地區政府允許更多違約,亞洲公司面臨越來越高的違約風險,在融資成本攀升之際增添壓力。

為了推動市場驅動的債市訂價,中國允許發生更多違約;印度改革破產法,也迫使大量拖欠債務的借款人上法院。摩根大通已將亞洲高收益債券的違約率預測上修至 2.8%,理由是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近日債務違約等負面意外消息頻傳。

中國垃圾級公司美元債平均殖利率已達到9%
中國垃圾級美元債平均殖利率已達到 9%

Linklaters 的合夥人 David Kidd 表示,「亞洲債市的違約情況顯然會增加,這似乎有允許違約的政治意願參雜其中。」

今年亞洲地區已有 5 家公司美元債券已經違約,較去年同期只有 2 家的情形,違約狀況可謂是大幅增加。中國國儲能源化工 5 月時債券違約,未能兌付 5 月 11 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債券的 3.5 億美元本金。香港開發商新昌集團也未能按期支付利息,導致違約。

再過兩年,亞洲 (除日本外) 創紀錄達 2820 億美元美元債券將在 2020 年到期,分析師預期,屆時 10 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將於 2020 年第一季上升至 3.56%。今年該殖利率已經上升超過 50 個基點, 5 月一度超過 3.1%,爾後下降。

Alvarez&Marsal 總監兼亞洲重組業務主管 Paul Forgue 表示,「大家將須以更高的利率再融資,所以這些公司會承受更高的壓力。隨著他們償債增加,接下來的違約風險肯定會上升。」

標普全球評等公司認為,東南亞選擇性違約,該地區企業也開始更積極進行併購,結果導致債務負擔增加。

標普分析師 Xavier Jean 指出,如果未來半年至一年間,印尼盾兌美元貶值到超過 15000 兌 1 美元,那麼印尼較疲弱的企業恐怕會面臨財務困難。

近期印尼盾兌美元在略低於 14000 的水準。本地貨幣貶值的話,就會推升清償外幣債務的成本。他稱,「現在幣值是要關切的大事。」

整體而言,穆迪分析師 Clara Lau 表示,該地區的流動性比去年更緊繃,中國正聚焦清理地方政府相關的實體債務,這恐怕會觸發今年的違約事件。

Linklaters 的 Kidd 表示,「不論規模大小,不該假設中國政府會支持企業違約,但現在普遍的想法是,我們將會看到一些大規模的違約。」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