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金融市場最重要的轉變:容易獲得的廉價資金時代結束了!
※來源:華爾街見聞

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不約而同地發出「容易錢的時代結束了」的感嘆。(圖:AFP)
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不約而同地發出「容易錢的時代結束了」的感嘆。(圖:AFP)

「容易錢的時代結束了,」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如此感嘆。

「貨幣超發的時代結束了,」海通證券也這麼說。

換句話說,這些分析師和策略師們認為,投資者享受了十年的好日子最終還是到頭了。

發生了什麼?

在中國,海通證券研究所副所長姜超表示,資管新規的出台,確認了中國貨幣超發的時代正式結束了!

姜超的邏輯是:過去兩年,中國的財富創造來源就是漲價,無論是茅台也好,煤炭、粗鋼等大宗商品也好,亦或是房地產,無一例外。

他認為,資產漲價的根本原因,是國內貨幣超發,錢不值錢了:

房子還是那個房子,房子本身其實還有折舊,十年後的質量肯定跟以前沒法比,但價格反而貴了好幾倍,說明房價上漲跟房子本身沒有多大關係。

十年以前,中國的廣義貨幣 M2 總量只有 47 兆,而現在的貨幣總量已經達到了 174 兆,貨幣總量就增加了近 3 倍,這也是過去 10 年全國房價實際漲幅平均達到 3 倍以上的主要原因。

回顧美國的貨幣史,充分證明了一個結論:貨幣超發除了漲價, 不創造任何價值。

在海外,摩根士丹利首席交叉資產策略師 Andrew Sheets 和摩根大通首席交叉資產基本面策略師 John Normand 近日也異口同聲高呼:容易錢、廉價錢的時代快要終結了。

兩位策略師的邏輯也很清晰:作為全球最重要央行之一的聯準會正逐步退出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不斷升息,同時縮減資產負債表,使得以往很容易獲得的廉價資金不再那麼容易、也不再那麼廉價了。

歷史性的低利率與聯準會的 QE 購債計劃,普遍被認為是過去十年股市大幅上漲的主要推手。

「過去九年支撐市場的各種利多因素正在減弱,現在的『緊縮』 政策意味著反作用,」Andrew Sheets 團隊這樣寫道。他們認為,增長勢頭、通膨、資產負債表規模、盈利修正、股票與債券相關性,以及美國政策利率都在轉變。

意味著什麼?

接下來的十年裡,你可能很難再像過去十年那樣輕鬆容易地賺到錢了。

按照姜超的說法:「我們的財富創造模式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靠漲價賺錢將成為過去,靠買房發財的時代就要結束了」:

觀察美國過去 30 年,在聯準會下定決心抑制貨幣超發之後,我們可以發現,靠漲價其實幾乎不賺錢。無論是商品、還是房子,長期看,每年平均漲幅都非常有限。

摩根士丹利更是直接了當地預測,股市將走向另一個方向:

周期性和結構性的不利因素對股市相當於兩面夾擊。利率上調和經濟周期的潛在變化都增加了股市拐點風險,這意味著投資回報或將低迷。

Andrew Sheets 團隊認為,金融危機之後的漫長美股牛市快要走到盡頭,雖然可能不會馬上就結束,但或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遠去。未來的股市回報率將回落至十一年來的最低水平,或者說,將是金融危機爆發之前的最低水平。

該團隊將全球股市的評級下調至觀望,預計股市可能窄幅震盪, 未來 12 個月的上行空間將非常有限,平均漲幅可能是 2%,此前為 4%。

摩根大通 John Normand 團隊稱,當前美股對上市公司強勁的盈利表現如此溫和令人擔憂。隨著現金利率預計在 2019 年底或 2020 年初升至可被視為限制性政策的高水平,股市目前是在為容易錢時代終結而定價嗎?在經濟周期的後市階段,股市如此快速地觸頂沒有先例,所以我們才感到震驚。

需要做什麼?

既然如此,人們的投資方式和策略需要作出哪些調整呢?

姜超建議,在貨幣低增長時代,創新和債券為王:

美國過去 30 年真正創造財富的是兩類資產,一類是創新類資產,那斯達克指數過去 30 年漲了 30 倍;另一類是固定收益類資產,因為在控制了貨幣增速之後,美國利率出現了持續的下降。

未來只有創造實際增長才能創造財富,創新才能創造價值。與此同時,貨幣低增將抑制通膨預期,那麼債市也會充滿機會。

摩根士丹利 Andrew Sheets 團隊建議投資者增加現金持有。過去八年投資容易,是因為所有的投資品回報率都超過現金。如今局勢翻轉,應當現金為王。

巧合的是,這種觀點與高盛不謀而合。高盛股票策略師 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 在不久前發布研報,也建議投資者至少在短期內增加現金敞口,以此降低投資風險。「儘管市場波動從年初高點回落,但鑒於經濟擴張、通膨和政策等不確定性攀升,市場的短期信心程度依然處於低位。」

Andrew Sheets 團隊認為,投資者還可以將資金調轉至資質優良的新興市場債券。

摩根大通團隊表示,2019 年可能是經濟周期真正的最後階段,屆時幾乎每一種資產的表現都將比不過現金。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