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MCO:週期不同以往 美元易跌難升

PIMCO:週期不同以往 美元易跌難升。(圖:業者提供)
PIMCO:週期不同以往 美元易跌難升。(圖:業者提供)

受到新冠疫情的衝擊及貨幣政策寬鬆的影響,美元呈貶值趨勢。我們在 PIMCO(品浩) 的研究指出,美元趨勢易跌難升,加上此次疫情的衝擊具有獨特性,且貶值週期與以往不同,貶勢將充滿波折,不過疫情仍會限制美元下跌的幅度與速度。但若疫苗愈早問世,愈利於全球經濟成長,美元反而可能加速走貶。

美元歷經長達近 10 年的升值週期後,近期霸主地位似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且未來將面臨嚴峻考驗。美元在疫情初期升值,仍是全球最重要的避風港貨幣,走勢符合其歷史地位。但隨著美國政府祭出空前規模的財政紓困方案、聯準會期望彌補過去未能達標的通膨缺口,再加上美國經濟復甦之路崎嶇不平,在 PIMCO,我們認為美元趨勢易跌難升,除非發生異常極端的景氣情景。

貨幣寬鬆政策壓縮殖利率與美元價值

過去多年的升息週期讓美元逐漸累積殖利率優勢,但在聯準會推出高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後,殖利率優勢已經鈍化,短期恐怕難以恢復。我們預估聯準會將維持寬鬆政策,直到「平均」通膨率達到目標值為止。

考量勞動市場在 2024 年中前不易達到充分就業水準,聯準會可能會在未來幾年將政策利率維持在極低檔,並持續購債。聯準會也明確表示偏好透過與其他主要央行建立美元互換機制,來降低美元資金壓力,壓抑美元在承壓期間的走升幅度。

美元跌勢可能有限且不均

在先前的貶值週期中,實質貿易加權美元的跌幅達 15%至 20%不等。即使如此,根據我們在 PIMCO 的估計,美元將只有小幅貶值而已。但此次疫情的衝擊具有獨特性且週期不同,美元的下行之路將充滿波折,不過預計不太可能跌至往年低點。

然而,只要疫情相關的變數仍在,全球經濟成長力道受到拖累,亦將限制美元跌勢的幅度與廣度。新興市場貨幣目前占貿易加權美元指數約一半,部分新興市場貨幣的發展將因此受影響。

美元貶值速度與幅度取決於替代貨幣 (Alternative Currencies)

替代貨幣升貶力道受到多項經濟變數的交互影響:

歐元美元全面走貶,歐元將很有可能升值。考量歐盟理事會 (European Council) 近期通過歐盟復甦基金(EU Recovery Fund),加上歐洲央行已推出大規模的流行病緊急資產收購計畫 (Pandemic Emergency Purchase Program),我們認為歐元吸引力逐漸浮現,適合做為美元的替代貨幣。

過去幾年,歐元區解體的隱憂增加,導致歐洲債市頻頻面臨壓力。歐盟復甦基金預計會催生出大量的歐盟共同主權債,且允許區域內財政移轉,因此即使不同國家面臨不對稱衝擊,歐元區解體風險預計亦會降低。

日圓日圓亦是潛在替代貨幣。日本身為全球第一大債權國,遇到經濟成長強勁與投資氣氛轉佳的時候,日圓往往走貶。但相較於其他貨幣,日圓亦高度受到美債實質殖利率變動所影響。隨著美債實質殖利率目前跌至歷史低檔,突顯日圓的風險承受力,得以參與美元的拋售潮。在 PIMCO,我們認為倘若聯準會持續將利率維持在低檔,且讓通膨部分超標,上述趨勢將會持續。

其他已開發國家:已開發市場貨幣如澳洲、加拿大與挪威,亦可望受惠於美元跌勢。上述國家目前防疫相對有成,在原物料出口需求改善的情況下,國內經濟可望與全球經濟共同成長。儘管各國央行積極降息,但並未將利率降到負值。此外,這些經濟體的財務狀況優異,可擴大財政政策,挹注國內經濟成長。

新興市場:重啟邊境的快慢、防疫工作是否奏效、是否再度推出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來增加財政能力等,將是決定新興市場貨幣升貶的關鍵。有鑑於北亞國家成功防堵疫情,預計其貨幣將受惠於經濟復甦與科技出口週期強勁回溫,其中以人民幣韓圜最為明顯。

儘管聯準會的寬鬆貨幣政策有利於所有經濟體,但預料於拉丁美洲、歐洲與非洲內等的高風險新興市場貨幣短期難以大幅走升。在美元貶值趨勢的背景下,必須等到全球經濟大規模復甦或疫苗成功問世之後,部分高風險新興市場貨幣才得以升值。

疫苗並非萬靈丹

我們在 PIMCO 的基本預測是:美元將進一步走跌,雖然帶動美元上漲的極端情況沒有消失,但因為全世界正採取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措施,因此可以說美元走強的機率很低。此外,疫苗問世時程的快慢也將影響美元進一步貶值的速度:疫苗愈早問世,將愈能驅動全球經濟成長,但相反地,美元亦可能反而加速走貶。

延伸閱讀 >> 主動投資與被動投資:債券為何不一樣

本篇作者:
Gene Frieda 先生駐 PIMCO 倫敦辦公室,現任執行副總裁暨全球策略師,並擔任外匯策略共同主管及新興市場投資組合委員會共同主管。

Sachin Gupta 先生駐 PIMCO 美國加州新港灘辦公室,為董事總經理,並擔任全球投資組合經理人暨全球交易室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