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印鈔資金湧入新興市場 推升新興債漲勢動能

聯準會。(圖:AFP)
聯準會。(圖:AFP)

美國聯準會大舉量化寬鬆促使資金大量流入新興市場,推升新興市債行情,安聯投信指出,新興債擁有量化寬鬆與高利差兩大利多加持,可望靠資金行情支撐收益,而現階段相對看好東北亞市場的新興貨幣,建議可透過強勢新興貨幣投資美元計價的新興債。

安聯新興債券收益組合基金經理人許家豪表示,2008 年聯準會第一次實施量化寬鬆,當時美國利率趨近於零,在市場流動性充沛的環境下,資金轉進新興市場債追求收益,新興債因此大漲 40%;今年 3 月,聯準會宣布無限量收購美國公債與房貸擔保證券 MBS,在資金行情簇擁下,可望再度推升新興債行情。

許家豪認為,不論是投資等級債或是高收益公司債的殖利率,新興市場均比美國更勝一籌,但要注意的是,新興債包含多種不同資產類別,像是新興主權債、新興投資級公司債、當地貨幣債等,全都統稱為「新興市場債」但內涵截然不同。

以新興國家發行的主權債為例,用美元歐元等強勢貨幣計價或是是採巴西幣、南非幣等新興國家當地貨幣計價,光是在匯率上就承擔了完全不一樣的風險。

以 2014 年 6 月底至 2016 年 12 月底為例,在此期間西德州原油價格由 1 桶超過 100 美元,甚至低於 30 美元,當時美元指數大漲逾 28%,當地貨幣主權債在油價下跌、美元強升的雙重利空下,跌幅一度超過 20%。

反觀強勢貨幣主權債,跌幅多控制在 5% 附近,且隨油價自 2016 年初落底反彈後,也很快的收復跌幅、績效翻正,由此可知,雖然都是新興債,但面對衝擊,強勢貨幣主權債及當地貨幣主權債績效表現卻是截然不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