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國家隊幕後 「憨慢」台灣人是亞洲第二大不織布供應商

南六企業董事長黃清山總說自己很「憨慢」,這個吃番薯籤長大的窮小孩,成為台灣防疫的重要後盾。
南六企業董事長黃清山總說自己很「憨慢」,這個吃番薯籤長大的窮小孩,成為台灣防疫的重要後盾。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意外讓外界看到台灣傳統產業的實力,例如生產醫療口罩與防護衣都需要用到的不織布,其亞洲第 2 大供應商其實就在南台灣的高雄。

創立南六企業的董事長黃清山是台南人,他因家裡太窮,從小只能吃番薯籤長大而立志創業。五專畢業他曾後進入飼料廠、汽車零件廠歷練,又轉行廚具業務磨口才,努力到老闆想把女兒嫁給他。

1978 年,他靠著一片薄薄的鋁箔瓦斯爐盤創業,賺進人生第一桶金,接著推出菜瓜布、抹布等廚房產品,並往上游發展,投入不織布產業,除了是台灣最大面膜製造商,還穩居亞洲第 2 大不織布供應商。

黃清山總說自己是個不會講話的「憨慢」鄉下人,但笨鳥先飛,也能飛出一片天。

採訪這天,南六企業董事長黃清山顯得有些疲憊,前一晚因班機延誤,他一路折騰,睡不到 2 個小時,「妳知道有多扯?本來晚上 7 點就要飛了,結果凌晨才飛,到台北 3 點多了,么壽啊!」

黃清山說話草根性十足,他形容自己是個不會講話的「憨慢」鄉下人。
黃清山說話草根性十足,他形容自己是個不會講話的「憨慢」鄉下人。
投資不歇 持續衝產能

黃清山說話草根性十足,可是一談到擴廠計畫,這位台灣面膜大王的精神都來了。帶我們走進 2018 年底投產的高雄燕巢廠,全球最大、2 條寬 6 米的水針不織布機台巨大無比,這是南六攻城掠地的新武器。

他細數,燕巢廠運轉後,南六在台灣的產能將提升 1.5 倍,加上年出貨 4 萬噸的浙江平湖廠,及明年第 4 季將助陣的印度廠,年營業額可望衝破 120 億元,穩居亞洲第 2 大不織布供應商。

「傳統產業的生命週期差不多就是十年,不懂得轉型升級,很快就會被淘汰。」黃清山說:「紡織業沒有投資就沒有產能,我們上市企業就像過河卒子,沒有後退的餘地;你不投資,股票整個挫屎,會被人家笑死。」

這是他的企業管理之道?黃清山大笑:「我不知道怎麼講,因為我是鄉下人,鄉下人就很笨,笨就用心做,我買德國、法國進口的機器唌(台語,引誘)客人、唌到他流口水、唌到他喜歡跟你買,客人認同我們,我們就感恩。」

把妹沒錢 憤燃創業魂

黃清山出生於台南六甲農村,父母靠種田維生,也在附近的瓦窯廠工作,但農夫看天吃飯,一家 7 口生活相當辛苦。

黃清山自嶺東商專畢業後,進入飼料廠工作。(黃清山提供)
黃清山自嶺東商專畢業後,進入飼料廠工作。(黃清山提供)

「我去嶺東商專念書時,交了女朋友,想跟家裡拿一點零用錢,但我爸媽叫我要節省一點,因為那年颱風多,稻榖又被老天收走了,全家縮衣節食供我去念書… 可是看到我家隔壁開輾米廠的同學,零用錢拿 500 元都沒問題,我那時很強烈地想,我一定要創業,我要脫離這樣的生活。」

貧窮激發黃清山向上流動,畢業後他先進入高雄一家飼料廠當管理員,把小職位當自己的事業經營。

「我真的很認真,三更半夜、下大雨都去巡廠。以前廁所都是一條溝,一次颱風來,那條溝堵住了,水會倒灌進工廠,我拿了一支竹竿就在那邊清,溢出來的都是蟲,吼,我整條腿都是蛆。」黃清山說:「我那時月薪才 800 元,我不是在替誰拚,我是為了自己,因為我想學。」

拚命三郎的個性讓黃清山一路升官成為組長,還管了十多名工人,老闆相當欣賞他,還想把女兒許配給他,「老闆跟我爸說,很希望我可以當他們家的女婿,可是跟他女兒不來電,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待,就去汽車零件廠上班。」

說起往事,黃清山有些害羞。事實上,命運造化總是弄人,20 多年前 2 人再度重逢,黃清山成了身價數十億元的大老闆,飼料廠老闆的女兒卻因工廠沒落,意外成了南六的便當供應商,或許是面子掛不住,一段時間後,對方來電說:「不好意思,不做了。」

黃清山(左 1)與公司幹部、日本客戶於公司前合影。(黃清山提供)
黃清山(左 1)與公司幹部、日本客戶於公司前合影。(黃清山提供)

在汽車零件廠磨了半年,想學行銷的黃清山決定轉行,成為天鵝牌廚具的業務員,「我國語說得比較靦腆,憨慢到連話都不會講,拜訪客戶常被罵出來,工作第 3 個月,才有第一筆業績。」

爐盤撈金 月收百萬元

為了開發新客戶,黃清山硬著頭皮從路邊的建案下手,他買菸送工地警衛,換得建商老闆的電話,又挨家挨戶推銷,並壓低自己的利潤,「因為我很憨慢賣,所以只賺老闆給我的最少利潤。」

一次黃清山到高雄幫客戶做廚具規劃,「人家太太拿了幾片錫箔做的瓦斯爐盤跟我炫耀,說這是從新加坡買回來的,台灣沒人做、很時髦,我跟她拿了一片回宿舍研究,後來在台灣鋁業公司找到這個原料。」

1978 年,黃清山靠著一片薄薄的「婦之友」瓦斯爐盤創業。
1978 年,黃清山靠著一片薄薄的「婦之友」瓦斯爐盤創業。

1978 年,黃清山向家人借了 5 萬元買沖床與機器,開模做瓦斯爐盤,「我是台南六甲人,所以公司取名南六企業,生產的瓦斯爐盤叫『婦之友』,就是婦女的朋友。」

創業一個月後,他相親結婚,太太黃謝梅雲與弟弟黃和村負責生產,他每天清晨則到高雄中學前的菜市場擺攤,小小的三人公司就這麼動了起來,「進口的瓦斯爐盤一包十片賣 50 元,我賣三包 100 元,大家都覺得很新鮮,後來開始有人跟我批發,從高雄、台中賣到台北。」

「以前很流行講百萬富翁,我們最好的時候,一個月營業額做到 100 萬元。」黃清山說得驕傲,「我小時候沒錢,人生賺到第一桶金,真的很高興。」

跨行慘虧 決心攻上游

早年支票、匯款不盛行,黃清山自己送貨、收款,「我老婆的嫁妝是一台鈴木 125,以前我一路騎到台北去收帳,3 年後才買貨車,晚上睡在車上,還被警察誤認為是小偷,我拿客戶名片給他看,他才讓我走。」

「那時我剛創業沒有錢,怎麼可能去睡飯店?」黃清山苦中作樂地說:「可能我從小比較純真,有時我睡在田旁邊,碰到下雨天,有蟲叫、鳥叫還有青蛙叫,這是田園交響曲,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快樂。」

黃清山的辦公室內掛著一幅兄背弟的油畫,提醒自己不忘本。
黃清山的辦公室內掛著一幅兄背弟的油畫,提醒自己不忘本。

小時候跟著堂弟們玩在工廠的長子、南六董事長特助黃世鐘回憶:「我爸以前就是校長兼撞鐘,他騎摩托車整個台灣跑,常出去一個禮拜才回來,所以我小時候很少看到爸爸。」

瓦斯爐盤的生意步上軌道,但黃清山危機意識強,又推出「潔利絨」菜瓜布、抹布,並從菜瓜布延伸至上游的不織布。不過,眼見台灣製鞋產業發達,黃清山一度跑去開人工皮革廠,卻大虧 3000 萬元,「25 年前的 3000 萬元,你可以想像嗎?」

「那不是我專業的東西,技術門檻也高,我敗得很慘、一敗塗地,差點把之前賺的全部虧掉,幸好家裡賣了一塊地幫我補貼,幸運之神也照顧我,有讓我轉過去。那時我很強烈地認為,我就是要往上游去做,所以後來我改做面膜,要賺錢就要慢慢往上游做大。」

雙管搶單 成面膜大王

1988 年,黃清山雙管齊下,一面壓低不織布原料的利潤搶單,一面買進高價機器,生產品質穩定的不織布,製作胸罩用襯棉品,成為台灣華歌爾、黛安芬的供應商。

「有的工廠是 1 億元以上的機器不買,我們是 1 億元以下的不買。」黃世鐘說:「碰上客訴,老闆馬上飛去處理,明天不能到、後天也會到,有什麼問題見面三分情,客人本來很氣,看到你人來了,就算了。」

2005 年,在品牌商邀約下,黃清山前進浙江平湖設廠,並交由弟弟黃和村坐鎮,今年則揮軍印度。考量印度宗教、文化問題複雜,他也和印度當地大學合作,邀請印度學生來台攻讀碩士,並當儲備幹部,目前南六的台灣廠內已有 5 位印度籍的種子教官。

黃清山之子黃世鐘(右)、弟弟黃和村之子黃尚原(左),近年也進入南六幫忙。
黃清山之子黃世鐘(右)、弟弟黃和村之子黃尚原(左),近年也進入南六幫忙。

十年前,黃清山結束高汙染的菜瓜布事業,全面進軍面膜、溼紙巾與衛生棉表材等領域,拿下聯合利華與多家日本大廠的訂單,晉升台灣最大面膜製造商,自有品牌詩柔面膜也賣進郵局。

那麼,身為台灣面膜大王的他,也敷面膜嗎?「我會啊,但我敷保溼就好,不用美白啦!」拿起一片面膜仔細端詳,看見鏡頭對著他,黃清山趕緊轉移話題:「你們不要一直拍我,你們有什麼企圖?我現在開發玉米澱粉,讓面膜布未來可以自然分解,我來看看這有什麼功效。」

後記:草根味配庶民語言 嘟嘟好

黃清山是急性子,說話快、吃飯快、走路更快,但受訪前他忍不住仔細叮嚀:「這次班機延誤,我本來想延後回台,但沒辦法,端午節前就答應妳,我也不好意思改,不然我已經停止被訪問了。」

國台語夾雜的他說:「我家以前很窮,就是光禿禿的沒東西,那叫家什麼壁的?」我答:「家徒四壁?」他說:「對啦!」很像你問我答的場景。說著說著,他緊張提醒:「我只會說庶民語言,不會轉換成教授級、老師級的話,妳要幫我稍微(修飾)一下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鏡週刊,不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面膜大王番外篇】吃番薯長大疼惜弱勢 年年捐 2 千萬助偏鄉

【你不知道的頭家】急性子董仔 草根味配庶民語言嘟嘟好

【面膜大王番外篇】他靠以夷制夷搶進印度 產能翻倍

【面膜大王番外篇】老董看趨勢:企業 10 年不轉型 只能等著被消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