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德紹,一探影響蘋果、Ikea設計的反骨魂 走在包浩斯之城

※來源:商業周刊

文●張智強

包浩斯學校創立 100 年了,

它所在的德國城市德紹,沉寂多年又鮮活熱鬧起來,

不僅包浩斯博物館成立,校舍也重新包裝成旅店,

重新喚起全世界設計迷對於包浩斯主義的回憶與熱情。

深入德紹,也檢視生活周遭有哪些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

其實也是這主義不敗於潮流的延伸。

有百年歷史的包浩斯學校,校舍經改造後翻身為旅店。(攝影者.張智強)

軍醫院、屠房化身創意基地

東德小城 有機設計大展

沒有一個設計浪潮,能夠像包浩斯(Bauhaus)這樣,影響力如此無遠弗屆。

藝術與設計學校包浩斯僅生存 14 年,其教授藝術與設計的新形態,及對建築設計突破性的理念,卻隨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導師和學生,散布全球不同角落,並影響人們日常生活至深,從如今隨處可見的蘋果電腦、Ikea 等生活產品,到公共房屋和學校校舍設計等,都和包浩斯理念脫不了關係。

2019 年是包浩斯學校創立百年紀念,德國許多曾與包浩斯扯得上關係的城市無不大肆宣揚,從研討會、展覽和慶祝活動,當然曾為包浩斯學院所在地的柏林、威瑪(Weimar)和德紹(Dessau),更是競相博取「包浩斯之城」的印象。

然而,我認為包浩斯浪潮最影響深遠、最黃金的時代,仍是在德紹這個小城中發生的,1923 年學校在這裡開辦時,理念轉為將藝術與科技結合,追求和社會需求相結合,讓產品不但可以大量生產,還兼具美觀、便宜、以人為本的特質,這個當時看來離經叛道的主張,一直到現在,甚至未來都會是人類發展的主流。

若不是包浩斯學校,我不會到訪德紹 3 次之多,甚至將來都會一再造訪。這個人口只有 8 萬多的東德小城,在 20 年代曾是重要的工業重鎮,有著開明的政治家、發明家與企業家,包括擁有 300 多項專利產品的胡戈.容克斯(Hugo Junkers),這也是包浩斯學校後來選擇移居至此的因素。

然而,它也面對著許多東德城鎮所面臨的困境,隨著戰爭、工業化沒落、工廠蕭條和人口外流,城市逐漸凋零,人們也逐漸淡忘了這個不屬於一級城市的小地方。遊人們會去柏林、去萊比錫,輕易的忽略這個夾在中間、生氣薄弱的城市,就算為了包浩斯而來,也只會短短待個 2、3 個小時的時間。

我過去曾在 2010 年和 2015 年到德紹遊歷,當時除了包浩斯建築,市中心是完全平凡無奇的,人們臉上也不太有笑容,然而 2019 年 12 月,到訪這的第三趟之旅,卻開始有了變化。

年輕人回流,傳承反傳統精神

過去許多年輕人畢業後便會急於離開德紹到大城市,但現在有些人開始思考如何運用創意,傳承包浩斯反傳統的革命精神,重新賦予這裡新的生命。像是把一百多年的舊軍事醫院改造成新創意基地 VorOrt Haus(在地的家),不僅讓藝術設計工作者利用此地做為工作室,也舉辦許多表演與展覽活動,促進本地與遊客交流。

另外,也有個名為安德斯滑板公園(Andes Skatehalle)的地方,以前是充滿血腥氣味的屠房,現在則是年輕人經常聚集的室內滑板場,成為城內最受歡迎的娛樂場所之一。

現今的德紹,因近年積極從事城市改造,把土地還給大自然的工程,比起我 2010 年初到訪時,還要綠意盎然,處處都是大片草地,也有和包浩斯基金會合作的低度管理社區農場,鼓勵德紹成為在地生產、自給自足的可持續發展城市。

繼包浩斯學校風潮後,德紹正以自己的方式創造新局,其實這也是源自包浩斯的啟發,它不僅是某種簡約的幾何硬體風格,而是能夠隨著時代演變而不斷發展、擁抱大眾的精神。

雖然經歷戰火摧殘,德紹至今仍保存有相當完整的包浩斯建築,想要一次看過,從早上 10 點到下午 5 點還有從火車站出發的包浩斯公車貫穿包浩斯學校、穀倉(Kornhaus,包浩斯風格的遊客餐廳)等重要景點,值得包浩斯迷跳過柏林等大城市,專程走上一趟。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90 期。

來源:《商業周刊》 1690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