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鎖國時代來臨 花旗:新興市場離資本管制不遠了

新鎖國時代來臨 花旗:新興市場離資本管制不遠了  (圖:AFP)
新鎖國時代來臨 花旗:新興市場離資本管制不遠了 (圖:AFP)

隨著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大流行,全球多個國家採取封鎖措施,進入「新鎖國時代」,股票資金流出接近淨值的 4%,花旗集團認為,新興市場可能會實施資本管制。

在經濟學上,資本管制是一種貨幣政策工具,是國家政府用來掌控資本從國家資本帳戶等的流進和流出,以及定向投資金額從國家或貨幣中的進出。

Lubin 表示,現在我們正走向一個世界,主政者開始以限制人民和物品流動的相同方式來限制資本的流動,換言之,資本管制可能離我們更近了。

三月巴西、印尼、哥倫比亞、俄羅斯、墨西哥貨幣兌美元跌幅均超過 10%。Lubin 表示,過去兩周來,發展中國家債券和股票基金的資金流出已接近某些資產淨值的 4%,高於 2013 年 5 月緊縮恐慌 (taper tantrum) 和 2008 年 9 月雷曼兄弟倒閉的時期。

儘管在新興市場中,很少國家會採取資本管制在壓力時期外流,但阿根廷去年 9 月實施了資本管制,以阻止外匯存底和披索的暴跌;馬來西亞也曾在 1997 年時此舉導致估計達 180 億美元外資至少一年內無法匯出馬來西亞,避過亞洲金融風暴可能引發的更大動盪。

花旗銀行在報告中說,儘管大多數大型新興經濟體看起來都已做好應對一般性危機的準備,但經常帳赤字卻支配著大量外匯存底,在因應這次前所未見的病毒危機,現有能動用的貨幣工具可能還不夠。

通常促進國內經濟發展需要較低的利率,但防止大量資本外流則需要較高的利率以防止大量資本外流,特別是在債務負擔正在上升的情況下,目前的情形正讓政策決策者陷入兩難。

Lubin 認為,解決此一矛盾的唯一方法,原則上是關閉資本帳戶,疫情蔓延的時間拖得愈長,跨新興市場的資金流動性就可能受到更大的威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