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湧向債市避險 抗震首重利率風險

聚焦景氣敏感度較低、信用評等較高且體質健全的美國企業債,較能抗震、追求穩收益。(圖:AFP)
聚焦景氣敏感度較低、信用評等較高且體質健全的美國企業債,較能抗震、追求穩收益。(圖:AFP)

市場對肺炎疫情擔憂未減,美國聯準會(Fed)降息仍未阻止市場震盪態勢,資金主要湧向公債進行避險;根據美銀美林引述 EPFR 統計顯示,上周除投資級債仍有 1.98 億美元的微幅淨流入外,高收益債與新興債市皆面臨淨流出狀況,信用債市整體承壓。

資料來源:美銀美林、EPFR 截至 2020/3/4;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美銀美林、EPFR 截至 2020/3/4;單位:億美元

安聯投信指出,新冠肺炎在歐美疫情加重,市場擔憂情緒持續升溫,Fed 宣布緊急調降政策利率兩碼至 1.0-1.25%,然而投資人避險情緒未消,資金持續流入公債,唯因拜登在民主黨 3 日的超級星期二初選中領先為市場增添些許信心,風險性債券走勢震盪,包括美國與歐洲高收益債指數上周皆呈跌勢,市場風險指標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延續數周跌勢於 3 月 6 日收於 0.76% 再次創下歷史新低紀錄,公債明顯成為市場此時避險資金首選。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由於市場恐慌情緒上升,大量的資金持續流入公債避險,然而觀察過去市場走勢,可發現若在干擾市場的雜音出現和緩時,資金也往往會迅速離開公債轉進風險性資產,這也造成美國公債殖利率在過去一年來於 1.5 至 2.0% 間大幅擺盪,並使公債資產的價格波動加大。

謝佳伶指出,觀察各式債券資產,從 2008 年 6 月金融海嘯前股市高點至今,全球公債單月超過 1% 以上跌幅的次數來到約 28 次,雖低於新興當地債及全高收等風險較高資產,但也高於投資級債及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等信用債券,其中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於此期間更僅有 10 次單為跌幅超過 1%,成為信用債券中波動相對較低的少見資產。

謝佳伶進一步指出,隨著 Fed 為了提振市場而持續降息,以及公債殖利率因資金的快速流出流入而大幅甩動,債券的存續期長短成為該資產受到市場利率影響的關鍵因素。在各式風險債券中,美短高因其約 1.5 至 2 年的存續期,將會受到利率起伏的波動降低;此外,雖然全球此時皆受到肺炎疫情影響,但美國仍為各國中經濟基本面相對穩健者,故在選擇發債企業時若可聚焦於景氣敏感度較低、信用評等較高且體質健全的美國企業,較有機會在市場震盪的時期,以較低的波動度創造較佳的風險調整後報酬,抗震穩收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