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拐點4大指標:重啟協議、戰略儲備、疫情受控、裂解價差

油價拐點4大指標:重啟協議、戰略儲備、疫情受控、裂解價差 (圖片:AFP)
油價拐點4大指標:重啟協議、戰略儲備、疫情受控、裂解價差 (圖片:AFP)

週一 (9 日) 油價在亞洲盤一度閃崩逾 30% 後,投資人第一時間的想法,油價何時能止跌?

資料來源: investing.com,WTI 期貨月線走勢
資料來源: investing.com,WTI 期貨月線走勢

期貨商進一步指出,從總體供需面來看,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有加速蔓延之勢,今年全球經濟成長減緩已漸漸確立,如果產油國還要在此時增產,那油價最悲觀的時候還沒到。即使原油短線會出現跌深反彈,但從中期的供需面來看,油價弱勢格局不會反轉。

至於,短線上油價底部可能範圍,分析師指出,可暫時從產油成本來看油價「短期底部」。因為由於美國頁岩油的成本在 40~45 美元間,因此,一旦油價「一直維持」在這個區間下,美國頁岩油減產是難以避免,到時原油供需數據會出現變化,將為油市帶來好消息,因此中長期油價要一直保持在每桶 40 美元之下的機會不大。

此外,各國央行頻降利率是否有利於油價,業內人士指出,原油價格漲跌的主導力量在供需,而今年以來油價持續走弱反映的是肺炎疫情恐衝擊全球經濟的預期。

即使各國央行開始降息,在一定程度上可減緩經濟走弱的壓力,但這波經濟下滑主因有別於金融海嘯,病毒還是需要用藥來解決,貨幣政策無法使民眾外出消費。當然,若這時全球肺炎疫情擴散能有效止住,這對於油價回穩是一大利多。

而也有交易員指出,油價崩跌重大因素就是 OPEC 與非 OPEC 減產協商破局,另一項因素就是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將衝擊各國經濟活動,影響能源需求。

不過肺炎疫情影響是中長期,短期止跌要看 OPEC 與非 OPEC 產油國之間角力。在減產破局後,沙、俄兩大主要產油國不但要增產,沙烏地阿拉伯更立即大幅調降銷售至歐洲、亞洲和美國等市場的原油價格,折扣幅度創 20 年來最大,每桶降 6 至 8 美元,原油價格戰一觸即發。

另外,目前 OPEC 與非 OPEC 產油國的減產協議到 3 月底,因此還是有繼續協商的可能性,只要一有重新協議的消息傳出,可預期油價將會大反彈。畢竟油價已經重挫反映增產利空,低油價可以逼使大家重回談判桌,畢竟油價大跌並不利於產油國的財政,何況各國還有肺炎疫情的不確定因素要面對。

同時,有市場分析師認為,油價在 40 美元以下,從歷史經驗來看,通常會有一波需求買盤投入,一方面原油是主要戰略儲備原物料,需求國可大量在低檔買進囤積,特別是中國;另一方面,石油貿易商也會伺機囤貨以等待未來的反彈,如 2015 年年初,油價跌破每桶 50 美元之際,瑞士 Vitol Group、Trafigura 等貿易商就預定超大型油輪在海上囤油。

而今年初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 年中國原油進口首度突破 5 億噸,達 5.06 億噸,年增 9.5%。從近幾年中國原油的進口量來看,雖然原油進口量連年增加,基期不斷上升,但年進口量年增率一直穩定在 10% 左右。

中國天風證券表示,考量到目前全球原油庫存水準並不高,油價後續若超跌,而石油裂解價差快速上升時,應該是油價築底的重要信號。

中國天風證券分析指出,依汽油裂解價差走勢的經驗來看會先於原油價格見低點。上一波油價第二次探低是在 2015 年下半年~2016 年初。隨著油價暴跌,裂解價差快速上升至 15 美元 / 桶左右,之後很快油價成功築底。

近期,在 2020 年 1 月初,亞太裂解價差出現過 - 4 美元 / 桶的低點。隨著油價快速下跌,目前已經恢復到 2~3 美元 / 桶。油價後勢若持續走弱,有機會看到裂解價差快速上升,這時應該是油價築底的重要訊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