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暫時凍結利率 但可能再過不久就會轉變

Fed暫時凍結利率 但可能再過不久就會轉變(圖:AFP)
Fed暫時凍結利率 但可能再過不久就會轉變(圖:AFP)

聯準會 (Fed) 利率目前可能暫時處於穩定,而 Fed 官員也已經多次表達這種看法和立場,市場也相信這一點。但是,在一系列不斷變化的經濟條件下,情況可能會轉瞬變化。

目前市場幾乎所有人都相信,Fed 今年的工作已經結束了。2019 年,Fed 將基準利率調降 3 次至 1.5-1.75% 的目標範圍。不過,2020 年會發生什麼事情,有著各種不同的看法。

Fed 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 上週在國會證詞中表示,只要經濟繼續成長且通膨趨勢仍朝 2% 邁進,當前的政策「仍然十分適當」。

但部分華爾街專家認為,Fed 將不得不在 2020 年至少再降息 1 次,部分人士甚至預計降息幅度將多達 3 次各 25 基點。

瑞銀 (UBS) 經濟學家 Seth Carpenter 在最近給客戶的報告中表示:「我們認為,明年上半年 0.5% 的成長率將迫使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 (FOMC) 再次降息。」「的確,鑑於我們對第 4 季 GDP 成長的預測為 1.2%,我們認為,即使是在今年都可能出現憂慮情緒開始上升,但我們希望他們能夠將降息延後到明年年初。」

從市場角度來看,聯邦基金期貨交易員估計到 2020 年底的利率水準為 1.27%,代表著再降息 2 次的可能性約為 56%。

當然,所有這些還有太多變數要考慮。

「衰退說法」

在降息與否之間,Fed 將可充份地遊刃有餘,從經濟成長放緩到中美貿易談判不斷發展的狀態,尤其是 2020 年大選的複雜動力。美國總統川普一直是 Fed 的激烈批評者,要求降低利率和進一步寬鬆。他和鮑爾週一 (18 日) 共同開會討論了許多問題。

經濟預期至少已經有所好轉,這使得 Fed 的政策可能難以預測。

儘管史上最可靠的衰退訊號如債券殖利率曲線倒掛,在今年稍早時閃現紅燈,但之後情況已經逆轉,多數經濟學家預計至少會出現疲軟的成長。但這可能仍不足以讓 Fed 保持觀望。

Nordea Asset Management 資深宏觀策略師 Sebastien Galy 說:「這種經濟衰退的觀念仍未衰竭,因為它最終會打擊到消費者。」「我認為 Fed 最終還是會採取寬鬆的作法。」

他認為還有 2 次或 3 次降息的可能性,這可能不足以讓川普滿意。川普曾表示,他希望美國採取像是歐洲和日本的零利率和負利率制度。

Galy 說,「白宮主動引發這場對抗,但 Fed 實際上可能決定結束它。如果它們真想寬鬆,將不會太過積極。」他說,「與一個獨立的中央銀行對抗是個錯誤,因為它最終總是可以反擊。」

(圖: AFP)
(圖: AFP)

當制訂貨幣政策的 FOMC 在週三 (20 日) 公布其 10 月 29 日至 30 日會議的會議記錄時,投資人就會對決策者的思想有更多了解。FOMC 在那次會議上批准了降息 25 基點,但首度表明未來將暫停降息。

逆勢觀點:可能升息

Fed 官員一直對全球經濟放緩可能會影響美國以及通貨膨脹率仍低於 2% 目標表示擔憂。

降息的另一股推動力是,儘管殖利率曲線出現倒掛,但 10 年期美國國債和聯邦基金利率之間的差距仍然太窄。

Natixis 美洲首席經濟學家 Joe LaVorgna 在報告中表示:「除非殖利率曲線進一步陡峭,否則貨幣政策制訂者將需要在明年年初的某個時點再次降低利率。​​」

儘管主流想法是任何政策決定都是降低利率,但 Leuthold Group 首席投資策略師 Jim Paulsen 持相反立場,即高於預期的成長可能迫使 Fed 升息。

他談到低利率的傾向時說:「這端視每個人如何詮釋」,「但很快就會感覺到不需要再降息,債券市場會突然告訴 Fed 該提高利率了。」

他認為通貨膨脹率將繼續走高,而經濟成長將以某種方式讓 Fed 恢復緊縮。

Paulsen 說:「從某種意義上說,當 Fed 被夾在債券市場和川普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之間,任何舉動都極具冒險性。」「如果不是選舉年,我認為升息是還可以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