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憂全球經濟成長趨緩 當前原油竟出現「風險折價」?

擔憂全球經濟成長趨緩 當前原油竟出現「風險折價」?(圖:AFP)
擔憂全球經濟成長趨緩 當前原油竟出現「風險折價」?(圖:AFP)

原油交易員從來不會忽視中東政治面上之風險,但現在交易員們更擔心美國總統川普的貿易戰會導致經濟放緩,反而不是擔心中東緊張局勢可能導致供應中斷。

至少這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 9 月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加工設施遭導彈襲擊,導致超過每天 500 萬桶的石油產量暫時中斷後,石油期貨仍能快速由回落轉為飆升的原因。

儘管沙國很快就恢復了產量,但這個事件凸顯沙國失去提供緊急儲備、以備發生中斷時為全球供應提供緩衝的能力,更不用說事件也暴露出全球重要產油國遭攻擊的脆弱性。

事實上,自攻擊以來,缺乏更持久的風險溢價一直是個令交易員感到困惑的問題。調研公司凱頭宏觀 (Capital Economics) 首席商品經濟學家 Caroline Bain 努力鑽研數字,試圖將風險因素納入油價方式進行量化。

經風險量化試算後發現,根據市場基本面,油價應高於當前水平,Caroline Bain 在最新報告中表示,換句話說,原油目前是沒有獲得風險溢價,反而是以「風險折價」進行交易。

Caroline Bain 說道:「布蘭特原油的『折價』風險估計為每桶 7 美元,反映出人們對全球經濟成長前景的擔憂,絕大多數是受到持續的中美貿易爭端影響。」(見下表)

全球指標布蘭特原油在 9 月 16 日沙國遭攻擊後飆升近 20%,飆升至略低於每桶 72 美元的水平,但在月底​​前回吐更多漲幅。美國指標西德州中質原油 (WTI) 走勢也相同。在過去 12 個月中,布蘭特原油下跌 15.2%,而 WTI 下跌 11.8%。

Caroline Bain 在報告中對模型背後的方法進行了詳細的解釋。該模型需要三項數據:計算石油的固有風險溢價、根據供需關係成長估算石油的基本價格以及存儲費用。

Caroline Bain 以 2017 年 1 月為起點來計算固有風險溢價,因為當時市場接近供需平衡且地緣政治風險較低。當時的固有風險溢價為每桶 3.20 美元。同時也根據 2017 年 1 月來內部對供需成長的內部估計來確定石油的基本價格,同時將短期利差用作存儲成本的代表。

由於中東和其他全球石油產區大都容易發生衝突和混亂,石油價格歷來易對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做出反應。Caroline Bain 特別點出「阿拉伯之春」期間油價上漲,以及最近美國與伊朗之間緊張關係日益加劇的例子。

但是 Caroline Bain 指出,儘管在這樣的背景下,風險通常與地緣政治和供應中斷的威脅有關,但也有其他類型的風險會影響原油價格,包括經濟事件、政府政策和技術變革。

Caroline Bain 進一步說道,與此同時,風險溢價通常被描述為投資人願意支付的價格與如果價格不受風險影響而應該支付價格之間的差額。溢價不是直接可觀察的,因此分析人員須使用多種技巧對其進行估算。

Caroline Bain 認為,對全球經濟和中國的擔憂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維持風險折價,並指出,在當前投資情緒低迷的環境下,市場可能會繼續「無視」供應中斷。不過,由於主要央行寬鬆的貨幣狀況激發了經濟復甦的希望,折價可能會在 2020 年縮小。

的確,這種動態可能已經在週五 (1 日) 發揮作用,在公布強勁的美國 10 月就業報告後,油價強勁上漲,彌補部分當週跌幅,而且中國在貿易談判上發表了一些正面言論。

Caroline Bain 表示,從中期來看,油價仍可能維持在較低水平,由於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和電動車的普及,全球石油需求的成長預計仍將保持低迷。但與此同時,由於美國頁岩油產量的增加,供應量「更具彈性」。

但是 Caroline Bain 警告,「即使油價偏低或風險溢價持續為負值」,不要假設市場會出現「結構性變化」。

畢竟,近年來地緣政治風險有所上升,供應中斷已經開始加劇,美國頁岩油產量似乎正在放緩,這為將來更高的風險溢價奠定了基礎。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