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義的軟銀遠景基金投資策略 與公開市場格格不入

孫正義的軟銀遠景基金投資策略 與公開市場格格不入(圖:AFP)
孫正義的軟銀遠景基金投資策略 與公開市場格格不入(圖:AFP)

軟銀 (SoftBank) (9984-JP) 逐漸了解其 1000 億美元遠景基金 (Vision Fund) 成功的最大障礙是在公開市場。這也正是創始人兼 CEO 孫正義 (Masayoshi Son) 的長期抱負與華爾街短期預期直接衝突的地方。

已在私營科技企業中入資逾 700 億美元的孫正義遠景基金,其投資的方法是投入大量資金並迅速調整。在該基金一開始發布的新聞稿中有一份提到,軟銀的目的是為了加快成立使下階段工業革命可能出現的業務,因此需要「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長期投資」。

這些科技企業創始人一直滔滔不絕地強調孫正義的重點是不計成本、透過擴張努力加快行動,並在其核心業務領域成為第一。孫正義鼓勵他的投資以盡可能搶下市佔率,將企業規模作為應對競爭威脅的護城河。

但是,如果那些科技企業沒有季報預測和來自大眾投資人的壓力,以顯示持續的獲利成長,那麼對這些發展中科技企業的長期投資或許會更輕鬆一點。本週消息指出,在軟銀公司 1 月的最新投資給予 WeWork 470 億美元的估值後,大眾投資人卻只給予該公司不到 250 億美元的估值,這應該讓孫正義暫時停下腳步,也許公開上市並不盡然與遠景基金的目標相符。

當然,遠景基金不是慈善事業。它是個後期風險投資 / 私募股權基金,其投資來自軟銀、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主權財富基金以及其他科技公司,包括蘋果 (AAPL-US)、高通 (QCOM-US),富士康 (2354-TW) 和夏普 (6753-JP)。基金中的每個成員都想賺錢,為了賺錢,投資需要流動。上市仍然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最佳方式。

儘管如此,公開上市以獲利似乎是軟銀長期戰略中的最大麻煩。軟銀對 Uber (UBER-US) 巨額投資 76 億美元,最近卻出現令人失望的結果。目前軟銀對該公司投資虧損超過 6 億美元

它對 Slack (WORK-US) 的投資表現相對較佳:從 2017 年到 2018 年對 Slack 投資了 3.35 億美元,每股投資額在 8.70 美元至 11.91 美元間。截至週五 (6 日) 收盤,其股權價值僅剛超過 10 億美元。即便如此,自 Slack IPO 以來,該股權價值已下跌近 30%,股價週五下跌 8.8% 至每股 27.38 美元,這是該公司 6 月 IPO 以來的最低價,僅略高於 26 美元的上市「參考價」。

但軟銀的作法可能仍然是正確的。

今天部分科技巨頭,如亞馬遜 (AMZN-US) 和 Netflix (NFLX-US),歷史上受到大眾投資人的長期牽引,他們看著這些企業虧損多年,但也同時證明了其商業模式可行。也許它們虧損只是一時,Uber、Slack 和 WeWork 在未來幾年都可能成為非凡的成功故事。而且 Uber、Slack 和 WeWork 在軟銀投資的所有企業中也只佔一小部分,並且還處於其公開估值的初期。在 WeWork 的案例中,甚至可視為還在嬰兒期。

即便如此,投資科技基礎設施冀望改變世界和馬上滿足股東需求間,放遠存在固有的目標衝突。這也是為什麼即使在去年推特風暴中公開市場給予支持後,特斯拉 CEO 馬斯克 (Elon Musk) 仍想將該公司私有化的部分原因。Twitter (TWTR-US) 一直是改變生活的發明,但直到最近,它的股價已經低迷多年。

當有問題的企業需要數十億資金來實現孫正義想要的競爭護城河時,這種緊張局勢就會被放大。簡而言之,企業在未上市前會獲得更多資源。

接下來觀察孫正義是否將未來的大型遠景基金股份、包括二代基金在內,投資於不像 Uber、Slack 和 WeWork 那樣很快上市的公司,將會是個有趣的過程。如果該基金決定跨入前期投資,它不盡然會找到能主導市場贏家,但它可能會有更多的估值緩衝。軟銀也可以透過出售二級私募市場的股票來滿足部分投資人的需求,就像它在 Uber 增加持股而非冒著較低的公開估值風險。

也有可能軟銀將開始更加努力地要求投資標的保持私有,直到它們幾乎肯定會達到某些估值目標。如果企業成長只迎仰賴軟銀願意提供的資本,那麼孫正義可能就不會在成本刺激成長上施壓過度。

投資主導性科技企業顯然是過去 20 年來最好的投資策略之一。 但大多數這些主導性科技企業並不是財務負擔複雜的資本密集型公司,像是 WeWork 和 Uber。也許孫正義的改變將是避開可能改變全球發展的基礎設施骨幹型企業,轉而投資更依賴基礎設施的產品。

這可能是願景的改變,也可能是社會進步的惡化。但對投資人的錢包來說可能更好,包括最重要的投資人孫正義在內。

軟銀股價走勢
軟銀股價走勢

 


相關個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