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尼克森時代以來最難賺錢的市場 對沖基金大佬們集體虧損
※來源:華爾街見聞

這是尼克森時代以來最難賺錢的市場。(圖:AFP)
這是尼克森時代以來最難賺錢的市場。(圖:AFP)

2018 年似乎真的不一樣了。

「這是 1972 年尼克森時代以來最難賺錢的時期,」美國諮詢公司 Ned Davis Research 策略師 Ed Clissold 發出了振聾發聵的警告,「沒有一個資產類別今年有望給到投資者超過 5% 的回報率。」

投資者損失慘重,就連一些知名的對沖基金大佬們也難逃一劫,包括 Ken Griffin、Izzy Englander 和 Steve Cohen。

彭博社稱,Ken Griffin 執掌的對沖基金 Citadel 上個月浮虧 3%,是 2016 年第一季以來最慘烈的表現。Izzy Englander 的基金 Millennium 同期虧了 2.8%,是其史上第三大虧損記錄。「美國版徐翔」Steve Cohen 創建的 Point72 更是虧了 5%,今年的收益快要損失殆盡了。

Dmitry Balyasny 掌控的資管公司 Balyasny Asset Management 旗下的 Atlas 全球基金上個月虧了 3.9%,令其今年的虧損達到 5.3%。公司整體業績在 11 月下滑了 5.7%。

Balyasny 今年以來巨虧 40 億美元,投資者已撤出 40 億美元資金, 該基金的資管規模或將從今年初的 113 億美元大幅縮水至明年的 73 億美元,縮水幅度達到 35%。

這家資管公司目前正壓縮成本,裁減至少 125 名員工。公司砍掉了 13 隻股票團隊,占總投資團隊的 40% 左右,年底前還將裁減更多後台員工。

上述大佬們只是投資慘澹的其中一個組成部分。事實要比很多人想象的嚴峻得多——來自彭博社和德意志證券的數據顯示,過去四年間,多數對沖基金沒有產生任何 alpha 或者 beta:

40 多年來最慘澹的一年

通常而言,當某種資產價格下跌,會有另外的資產價格上漲,即使在最艱難的年份也是如此。比如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時期,美國公債表現出色。2002 年,REIT 是贏家。1974 年,大宗商品跑贏全球資產。

然而,2018 年卻是個例外。美國與全球股票、企業債、美債、黃金和現金這些資產年初至今的投資回報率幾乎為零,這表明,2018 年對於跨資產投資者來說完全是災難性的一年。

從美國公債到大宗商品,從股市到房地產,無論大盤股還是小盤股,都讓大部分投資者蒙受了多多少少的虧損,極少數的成功者獲利也不算很多。

本周二,就連過去兩年一直平穩上漲的標普 500 指數都發生了今年以來的第 5 次幅度超過 3% 的下跌。

即使高盛並不贊同 2018 年是災難性的一年這一觀點,但他們也認為,今年確實是過去 25 年危機時期之外風險調整後跨資產回報率最差的年份之一。

根據摩根士丹利 11 月 20 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這輪資產價格下跌主體上始於 10 月下旬。由於市場暴跌,傳統的多空策略基金在月內和年內都面臨虧損,他們開始削減多頭持倉,並回補空倉。

Instinent 交易業務負責人 Larry Weiss 表示,「現在是轉移到現金的時候了。很難說服任何人現在是把錢拿去投資的時機。」

主張持有現金的可不只是 Instinent。華爾街見聞提及,高盛、美銀美林、摩根大通資管團隊最近已先後提出「持有現金」的建議。

摩根大通全球多資產策略團隊近日表示,美國現金與公債的事前夏普比率(ex-ante Sharpe ratios)十年來第一次遠遠高於美股。這是十年以來,投資者從安全、具有流動性的資產中獲得的經波動性調整後收益第一次超過標普 500 指數的收益。

高盛認為,目前投資者對美股過度超配,接近過去 30 年曆史的第 89 個百分位之高,而今年投資者對現金的持有隻有第 1 個百分位這麼低,是時候扭轉投資思路了。

真兇究竟是誰?

每一年都會有資產變現不佳的時刻,為何今年這麼慘?答案可能與加槓桿交易有關。

為了控制風險,投資組合經理們通常在蒙受相對小的損失之後被迫拋售部位。為了在這些限制下賺到錢,他們動用了較多槓桿。比如,Citadel、Millennium 和 Point72 合計持有不到 1000 億美元凈資產,但在加槓桿之後,其合計資產規模暴增至近 5000 億美元

野村證券跨資產研究主管 Charlie McElligott 認為,隨著市場對經濟周期的預期急劇轉向,現在市場上最重要的交易策略是「去風險」模式。而風險主要來自於槓桿,換句話說,是去槓桿行為加劇了股市下跌。

更糟糕的還在前方?

更值得警惕的是,野村證券認為,從近期的股市風險平價去槓桿化來看,這一交易距離結束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摩根士丹利預計,未來四周,基金們對於其持有的美股多倉拋售幅度將是 08 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

高盛對於 2019 年立場偏悲觀,股票策略師 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 周一發報告稱,未來經濟增長放緩、聯準會縮表及波動性捲土重來,都將使得 2019 年經過風險調整後的投資回報率變得更糟糕,而且幾乎沒有明顯的避風港。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