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意外的國會格局對美國經濟意味著什麼?看高盛全方位解讀
※來源:華爾街見聞

高盛認為美國期中選舉結果,可用「僵局」來形容。(圖:AFP)
高盛認為美國期中選舉結果,可用「僵局」來形容。(圖:AFP)

經過 11 月 6 日一役,美國民主黨人拿下了眾議院,共和黨人不但保持了參議院多數,席位還稍有增加。

對這種分裂的國會格局,高盛政治經濟學家 Alec Philips 認為,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未來數年它對美國經濟和政策的影響:僵局(gridlock)。

首先,Philips 認為,總體結果符合共識預期,只是共和黨人奪得的參議院席位比預期的多。對於 Philips 報告的主要觀點,華爾街見聞有如下歸納:

川普稅改不會有大變動

對於稅改,高盛預計,在分裂的國會背景下,不會有重大的稅改議案能成為立法。民主黨人可能試圖通過立法重新分配,將減稅更傾向於低收入家庭,同時推翻對州和地方政府稅收扣除的限制,也可能部分修改企業減稅,但大幅修改 2017 年稅改案的可能性很小,因為即使能進入投票程序,也要在參議院拿到 60 票的絕對多數票支持。

高盛預期財政政策給經濟增長帶來的刺激是基於稅改未來幾年不會有任何大變動,現在的國會格局應該不會改變這種預期的假設依據。

政府支出可能有所增加

高盛預計,政府支出可能較當前水平擴大。國會將通過,2020 和 2021 財年的國防與非國防自主支出預算上限大致與今年早些時候國會通過的 2019 年上限相當。雖然川普呼籲讓自主支出減少 5%、相當於減少 650 億美元、約占 GDP 的 0.3%,但眾議院的民主黨領袖會堅持更高的水平、更接近當前水平。但無論如何決定,都不可能影響截至 2020 年的支出趨勢,因為今年已經確定了 2019 財年的支出上限。現在的立法格局支持高盛對美國政府支出的預期。

川普也許看不到美版「四兆」落地

高盛預計,國會不可能就基礎設施達成一致,不可能拿出重大的基礎設施項目。川普和國會民主黨人都支持基建項目,但雙方在細節上的分歧很大,更重要的是,民主黨人可能沒有在 2020 年總統選舉以前與白宮達成一致的動力。

醫療健康成焦點問題

高盛認為,醫療健康將是大問題。出口民調顯示,將醫療健康列為首要問題的選民最多。民主黨占多數的眾議院可能通過藥品定價法案,但可能在參議院受挫。川普也公開支持改變藥品定價,因此參議院的共和黨人可能在這個問題上面臨妥協的壓力。

對貿易政策並無直接影響

對於貿易政策,高盛認為應該不會受到直接影響。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給通過實行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USMCA 帶來了一定的風險,但最終會得到批准。如果可能遭到反對,將促使川普啟動退出當前北美自貿協定 NAFTA 的流程,迫使眾議院在新協定和毫無協議之間做出選擇。高盛還預計,國會格局也不會改變美國對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貿易政策,預計 2019 年更有可能加征關稅。

監管法規計劃不變

高盛預計,監管法規的日程幾乎不會受影響,因為 1、大部分眾議院通過的法案可能都會在參議院遇阻,2、大多數川普政府主持的修改監管舉措根據現有的權限已經可以推行,無需國會批准。不過,一些眾議院委員會對醫療健康、金融服務等某些領域的監管審查可能增加。

明年政府關門風險高

高盛預計,財政支出截止期變得更危險。下一個截止期是在今年 12 月 7 日,雖然是在新國會格局生效以前,但可能推遲到明年第一季或者 9 月 30 日,這要取決於國會怎麼決定。在分裂的歌據下,在明年截止期到來時,存在很大的政府關門風險。債務上限將在明年 3 月 1 日到來,預計國會需要 8 月以前調升上限。高盛指出,近些年兩次最動盪的債務上限之爭分別發生在 2011 年和 2013 年,都是在國會被兩黨分而治之的背景下。

無法據此預測 2020 年大選

對於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前景,高盛認為,新的國會格局沒有提供任何重大的預示信號。此前有過某個黨在奪得眾議院多數兩年後贏得大選的先例,比如 2006 年民主黨拿下眾議院,2008 年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但也有過反例,比如 1994 年和 2010 年都是共和黨人獲得眾議院多數,但 1996 年和 2012 年都是民主黨人成為總統。更明確的一點也許是,共和黨人得到的參議院席位比此前多兩三個,這會讓民主黨人在 2020 年更難以控制參議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